切换到宽版
VIP权限升级!可看下载记录(送点券)-淘宝捡漏群!白嫖VIP、点券
  • 4阅读
  • 4回复

[小说]【匿龙密语同人】水与沙之漏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 发表于: 2019-02-17 23:38:11
\lC   
开篇: c|62jY"$-2  
  漏壶一般用水从一个容器漏到另一个容器的数量来计时, *2Ht &  
因北方天寒地冻,故以沙代水,制成沙漏。——选自《咬文嚼字》 C #6dC0  
序言: C@W"yYt  
  在进入满月之丘时,澜迷失在了时之沙漏中。未来和过去的交错重叠,真相与谎言的盘绞厮杀,不见天日的永夜里,茫然起伏的大海。 xs:n\N  
  引潮之月何在? yi%-7[*]=  
   9Z'8!$LYg  
1、苹果 J@X'PG< 6B  
  “咔嚓,咔嚓……” e\JojaV  
  风弦黑线:喂,吃个苹果至于这么大声吗? *nsAgGKKM^  
  抱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偷)来的苹果,澜漫不经心的跟在风弦身后,大嚼着脆爽的红苹果。 fKeT~z{~  
  凭借龙的大嘴和大胃口,满怀的苹果不一会就踪影全无,澜撇嘴:还想吃怎么办? EC8b=B<DE  
  咦?澜的独眼亮了——苹果! 78OIUNm`  
  澜走到苹果(……)旁边:“唔,这位小姐看来需要帮忙?如果你愿意分几个苹果作为酬谢,我也许可以……” /_Z652@  
  黑发女孩瞥了他一眼。 Zx  bq  
  “修好了!”风弦不动声色的修好了自行车的铰链,拍拍裤子站起来:“你试试看。” j;3[KLmuK%  
  女孩看着风弦漂亮(可以吧……)的脸,从自行车篮筐里掏出两个苹果:“谢谢。这是给你,最为答谢。” ;Uu(zhbj  
     “两个都是给你的!那油嘴滑舌的没份!” +g]yA3  
     “呵……” :!b'Vk  
      澜的独眼充满杀气的瞪过来。 '-b*EZU8t  
      转身的瞬间,黑发艺人忍不住偷瞟一眼那个温柔的男孩,突发奇想:下次送你一个吻,你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sHl>$Qevz  
      阴云笼罩的内心,透过一缕金色的阳光。女孩不自觉弯起了嘴角:忍不住就期待起来了。 5~WGZc  
ehG/zVgn  
  “又是苹果……” Y=n4K<  
  “果然,美女送的苹果,味道就是不一样。” sWblFvHqrU  
  风弦瞬间回神,扭头就看见澜吐了核,正准备把他的那个苹果送进血盆大口。 C[Dav&=^F  
  (澜,你把苹果君吓得浑身冷汗,你爸爸知道吗?) XW s"jt  
  “澜,那是我的苹果!” lBFMwJU)  
  澜不在乎风弦的龙口夺食(遥想当年,某条因为毁了澜的下午茶而被冰冻的可怜龙):“反正也不是很好吃。” e `,ds~  
  风弦看着苹果:这苹果是有多难吃,才能让大胃王说它难吃? )Ocl=H|=  
  (苹果君泪目) %\r!7@Q  
  感觉手里的苹果手感不对,风弦把苹果翻个个:“上面有字。”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0oUS+lU  
  苹果上有字?很少关注吃食的澜悟了:“难怪这么难吃。” J8)#PY[i4  
      早晚有一天你会伤在吃食上。风弦无奈的想。 <_Q:'cx'  
*9c!^ $V  
  “叮!”小小的飞镖钉在澜身后的墙上。 h!:~f-@j4  
  气势汹汹的黑发艺人,从墙角的黑影走出,指尖小巧的暗器流动着黯哑的乌光。 e=;AfK  
  “喂,你们俩——究竟是干什么的?” Xo*%/0q'  
  澜一副油盐不进的无赖样:“没跟着你,只是随便走走。” eT8}  
  怎么办?女孩有一瞬间的无措。 Nn"+w|v[ev  
  她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在满月之丘,不会让你们为所欲为的。 IGFR4+  
  少女掌间的沙漏亮了。 K/=_b<  
  沙化的土地,缓缓流动。风弦咬牙把脚从沙中拔出,向伙伴伸出了手:“澜!” e-*.Ca  
  风弦。澜真的想这样回答,然而…… )V:]g\t  
  漫天的黄沙,掩埋了一切。 *`Yv.=cd  
   i?:_:"^x  
  飒——风吹动浮沙,飒飒有声。 d[^~'V  
  凭空而立的澜猛然惊醒。 e|D ;OM  
  澜面前的虚空中,一堆被装在无形漏斗中的沙子,缓缓流转,中心是呈顺时针方向的漩涡。 -!L"')  
  两人(?)默默对视,相对无言。 -O!Zxg5x  
  沙堆最后一点沙子漏光,猝不及防的,天地颠倒,黄沙铺天盖地地撒落。 `zt_7MD  
      身陷流沙、动弹不得的澜攥紧了手中的木勺:“名字,告诉我你的名字!” 'X !?vK^]p  
  “Wu名……” mzc 4/<th  
—————————— TO BE CONTINUED—————————— 6 ]pX>Xho  
2、小岚 H0R&2#YD  
[本章时间轴为小澜遇见大风弦之前,并未正式长居光龙族。] FEW_bP/4  
  澜是在风中醒来的。 ku a) K!  
  祂站起来,走出树荫张望一圈:是影月雨林。 A7`1-#  
  那么,澜扯了扯围巾:是什么时候的影月雨林呢? @%lBrM  
   NDAw{[.%  
  “小岚!小岚!” 9Q-*@6G  
  站在花园中沉思的蓝发青年被打断了思路,皱眉:“大呼小叫什么?” $aPfGZ<i  
  “小岚……”那龙诚惶诚恐的转过头来:小岚不见了!” 'fNKlPMv4D  
  蓝发青年的额头瞬间布满井号,怒吼出声:“还不快去找!” XNb ZNaAd  
  那龙缩缩脖子,快步离开。 3lq Mucr  
   -cm$[,b6  
  用围巾包住整个头,只露独眼的澜,毫不客气的将肩上的布袋甩到地上:“挺刺激的,拐卖幼龙。” a~!G%})'a  
  布袋蠕动,被绑票的幼龙探出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你是谁?” d)R352  
  澜眯起眼睛:“你三叔伯。” %8M)2 ?E  
  “三叔伯。”不明白三叔伯是什么意思,小龙听话的叫人。 V{&rQ@{W  
  “好侄子。”澜一只手把小龙提起,还不会飞的小龙蜷起爪子,反爪抱住澜的手指。 U Gpu\TB  
  澜笑了。 ;6{@^  
  登高望远的小龙的小眼睛四处乱瞟:“爸爸呢?” N**g]T 0`  
  “知道三叔伯为什么找你出来吗?”澜不答反问。 R &4Z*?S  
  小龙摇头。 >ap1"n9k  
  “三叔伯要和你爸玩捉迷藏,”澜笑眯眯的:“直到你玩腻了为止。” yxq}QSb \3  
   dG71*)<)t  
  清晨,窝在家里睡觉的森睁开眼,不太熟练的活动人类的四肢:“休整了整整一天,我就不信我还变不回龙!”变不回龙的怎么去见辰啊…… (?! ,p^  
  刚出门,随着阳光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窈窕的靓影。 t 6^l`6:p  
  森压下激动的心情:“好久不见了,辰。” .rJiyED?!  
  红色的波浪卷长发微微一颤,窈窕女郎转过身来:“森……” \7 NpT}dj  
  然后,辰看着森愣住了。 5W@jfh)  
  她怎么了?看着愣住的辰,森愣了。 :C8$Xi_i}  
  “哈哈哈哈哈!”回过神来的辰,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森,你是知道我要来,所以扮成这个样子为博美人一笑吗?哈哈哈——” .eO?Z^  
  ?森挥手凝出一面水镜,想看看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k|H3;\  
d k<XzO~g  
  “谁在我头上扎了那么多小辫!还有我头上的玫瑰呢!怎么就剩梗了!” 'EfR|7m  
   rf%7b8[v  
  仰在树杈上吃早餐的澜,听到动静,嘿嘿贼笑。 fiN3xP]V  
  趴在澜的怀里啃水果的小龙抬起头:“三叔伯,这样捉弄光龙族不好吧。” k` (jkbEZ  
  澜哼一声:“你管我。” eD Z8w  
  “对了,”小龙献宝似的抓着一个东西摇晃:“这是在石头底下发现的。” b (I2m  
  澜把拿东西拿到眼前仔细打量,眨眨眼:啊,是人类的钱币,锈成这样差点没认出来。 j]m|7]  
  “是什么?”小龙两眼闪光的问。 3#45m+D  
  “没用的垃圾。”澜随手丢开,小龙急切的用爪子抓回来。 1G'`2ATF*  
  “三叔伯,这个到底是什么?” z>06hBv(?Y  
  “不告诉你。” }Lw>I94e  
  小龙暗中咬牙:这个三叔伯的性格还真是恶劣。 rzI|?QaPi  
  扭头,嗳?三叔伯龙呢? wgRs Z  
  小龙一呆,低头看着爪心的“垃圾”,握爪:不告诉我算了,有我知道的一天。 Q 9&kJ%Mo  
  好不容易爬下树的小龙四处张望:藏哪里好呢? 7 +@qB]Bi<  
   @hImk`&[N  
  即使并非本意,但是没有选择权的小龙被迫跟着澜到处恶作剧。 2{.QjYw^  
  因为影龙族来访,故光龙族的领地中鱼龙混杂。被恶搞的光龙、影龙无处伸冤,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cFF*Z=L _  
  看着光龙族在一个个(小龙看起来)很普通的陷阱里中招,小龙眼中对光龙族的敬畏一点点消退。 ^p/Ob'!  
nbTVU+  
  “光龙族,也不过如此。”某一天,小龙这样喃喃自语。 b4""|P?L  
  澜停下来,举起小龙,与祂的眼睛对视。 z]bwnJfd  
  小龙丝毫不畏惧的迎着澜的目光。 @Ehn(}  
  没有妄自菲薄,亦没有轻敌。这双眼睛挣开了被施加的束缚,以平常心看待陌生的光龙族。不妄语,不苟同。 3o|I[!2.  
  这样一双眼睛,呆在光龙族再久,也不会丧失影龙族的天性。 `H3.,]  
—————————— TO BE CONTINUED—————————— R1W}dRE}  
3、离开 KB!|B.ChN(  
  “爸我回来了。” X*7\lf2  
  正在与蓝发青年议事的影龙王转过头来:“这是小岚?” !;!~n`  
  岚爸爸点头:“是的。” 08m;{+|vY  
  “海属性的龙,为什么叫岚?”辰问。 q0bHB_|wL  
  “我希望祂能山风一样活泼。” eV cANP  
  “可是,祂看上去并不是个文静的龙。”辰突然问:“岚,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但你要留在影龙族。” oo$MWN8a>r  
  岚惊慌失措的看向爸爸,但岚爸爸并不回应祂的目光。 ,*@AX>  
  辰蹲下,摸摸幼龙的头:“谁让你是影龙族的皇太子呢。” *VkgQ`c  
  岚是第一次听到别的龙对所谓皇太子的正面评价,第一次感受到“输”来的称号的分量。 LR,7,DH$9'  
  岚低下头。 q(5+xSg"gK  
  “会写你的名字吗?”辰站起来问。 35x 0T/8  
  岚摇头。 A[YpcG'9  
  “区区山风能懂得大海的波澜壮阔?”辰笑着说:“波澜壮阔的澜,小家伙,这可比山风岚笔画多多了,可别学不会。” DK&h eVIoZ  
  岚——澜扭头看看自己的爸爸,再度低下头:“我知道了,影龙王。” F("#^$  
   M8b4NF_&  
  大澜坐在屋顶,一动不动。 =0'q!}._!  
  枷锁这个东西,不是靠无视就能不存在的。小澜,你是时候学着如何打破它了。 ;|cTHGxbE  
   (?b@b[D~4  
  “那是谁啊……怎么……” GBC*>Y  
  “那是影龙族的皇太子,被留下了……” ^:jN3@ Q%  
  “啊~好可怜呢……” 9cv]y#  
  “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p4"IeKs  
  “影龙族的……” xT)psM'CL  
  小澜笑了:来吧,都来吧。我会把你们一个个全打趴下! 5Y3i|cj  
   /)rkiwp  
  “三叔伯?”小龙抬起头:“你怎么没跟着影龙回去?” 9ElCg"  
  “真逊,”大澜戳戳小龙身上的伤口:“几个小不点儿而已。” B,(Heg  
  小澜嚣张的站起来:“这只是开始,我会让光龙族知道我的厉害!” V8~jf-\$b  
  我信我信,大澜自豪的笑了:你可是“我”啊! y9|K|xO[  
   {3Vk p5%l  
  “听说昨天武术老师又被打伤了。” 1Fi86  
  “我看见了,又是澜干的。” **[Z^$)u(  
  “新来的女老师被恶搞了,肯定是澜干的好事!” !"TZ:"VZU  
  “嘘!澜就在后面睡觉,把他吵醒了怎么办?” [;b=A  
  “真是的,老师也不管管。” l#wdpD a{  
  “没办法,谁让他是澜呢……” JkA|Qdj~Mr  
   ;*[9Q'lI*  
  大澜悠闲地作壁上观,看着小时候张狂的自己。 V=:_d,  
  三叔伯?小澜的话,应该已经忘了吧,毕竟连我自己都不记得。 5b6s4ZyV  
  大澜叹气,也不知道风弦怎么样了…… <[/%{sUNC  
  到底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啊?那个莫名其妙的沙堆…… N|2y"5  
   "XLe3n  
  之后的日子,大澜在一边旁观小澜的日常,不知今夕是何年。 +/+P\O  
   ib0g3p-Lc  
  直到有一天—— #DkD!dW(l  
  一个长着一头银蓝短发、戴围巾的少年从天而降。 '?yCq$&  
   l48k<  
  躲在树上舔伤口的小澜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的人形,麻利的爬下树。 +tN &a  
  风舷揉揉脑袋爬起来,眺望远方。 \ U-vI:J_  
  小澜缓缓靠近风舷:这个……是可以收藏的“垃圾”吗? te4= S  
  确定自己所在的风舷低下头,看见了幼龙状态的澜。 ARfRsPxr  
  这个是人类吧?小澜对眼前这个“垃圾”有了兴趣:看见龙竟然没有吓坏。 2n`Lg4=  
  若果是澜的话,用食物是绝对没问题的。这么想着,风舷拿起被他刮下来的苹果,试探的递向小澜。 :Ld!mRZF  
  小澜凑过去,叼走了苹果。 qUF1XJZ }z  
  风舷释怀的笑了,摸摸幼龙的头,坏心眼的把小澜翻个个,搔祂的肚皮。 I6LD)?  
   %:qoV0DR  
  远处树上的大澜哼一声,竟然用食物拐骗小时候的我,活该为长大后的我的吃食头疼。 bxXiQa  
  转而微微一笑,澜想:小时候的那个人,果然是你本人呢…… s/1 #DM"  
  但是,澜皱眉,刚刚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efuK  
   k,Zm GllQ]  
  自风舷出现一段时间后,澜渐渐感觉到自己的不适,就像最初陷入沙漏中,突如其来的隔阂感。 w h$jr{  
  澜轻轻吐气:终于到回去的时候了。 *V;3~x!  
   V8z`qEPM  
  从光亮中冲出来的,是许久不见的身影。风舷瞪大了眼,被急冲而出的龙搂进怀里。 n|4;Hn1V  
  “哦?好像是你太慢了吧?” C+MSVc  
  “什么?!我等了你二百五十年还没嫌你慢!你有什么资格发牢骚?!” :'r6 TVDW  
  “对、对不起,慢的应该是我妈吧?她生我生的太慢了。” 0D(cXzQP  
   i$-#dc2qY  
  大澜笑着闭上独眼:待会儿见啦,风舷。 zG c[Z3N  
~-F?Mc  
      关于澜的文静。 <Jp1A# %p  
  澜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反抗的,对于澜爸爸(名义上的,云大大不是说,所有龙都是出生自镜湖吗?)的期望——即束缚,祂想通过顺从得到认可和解放。 ! qJI'+_  
  然而辰和龙爸爸没有让祂如愿,加上大澜的怂恿,才走上了现在的这条路。 C6& ( c  
  并且一条路走到黑。 ELh3 ^  
—————————— TO BE CONTINUED—————————— +TRy:e  
4、相逢 p11G#.0  
  “老板,”一蓝发独眼少年推门而入:“一身披风,要结实点的。” I 2HT2c$  
  趴在柜台闲读的店老板抬起头,上下打量一眼刚进门的年轻人。 aP>37s  
  头上没戴帽子,不知道职业的独角族。至于身上衣服,店老板看着都为他觉得冷,而且那种样式也不像是镇上所有。 W%!@QY;E(  
  店老板举起钩子,把悬在衣柜顶端的一件披风钩下来:“年轻人,试试这件怎么样。” ;</Twm;:  
  我比你大了至少二百岁!澜对店老板的称呼深感不满,然,不知者无罪,澜沉默着接过披风:没办法,他穿的是夏天的衣服可不是冬装。 u>Ki$xP1  
  厚重的披风落下,遮住了少年的身形,澜舒服了的叹一口气,试着活动四肢:“不错嘛,店老板好眼光。” 5GAy "Xd  
  店老板自豪的笑笑:“那是。我这双眼睛看人,一眼就知道这人适合什么尺寸的衣服。” \`,xgC9K  
   IdM*5Y>f  
  迎风走出店铺,澜喃喃自语:“要下雪了……” B">yKB:D}t  
   ;' e@t8i6  
  本来以为能回去的澜,再一次见到了那个佚名沙堆。 pyW u9  
  然后…… qA/bg  
   aN^IP  
  那对该死的沙堆对祂说了一句“旅途愉快”,竟然又把祂吞进沙堆! `HX3|w6W;  
  远离人群之后的澜深吸气,猛地仰天长吼:“该死的沙堆,你又把我扔哪儿了?!” Nl8 gK{  
  不远处的森林被惊起数群飞鸟,澜扭头看去:好大的动静,谁在那边打架? I&1!v8  
   {sC=J hs-  
  澜弯着腰,悄悄靠近,祂可不想被发现之后,变成两个人共同的靶子。 )8{6+{5lu  
  从树后探出脑袋,澜看着四周被破坏的痕迹,叹:好厉害的两个人。 2go>  
  或者说,澜的视线落在旁边树干上深深地、抽击造成的类似鞭痕的痕迹:一人一龙? oVB"f  
   n!N\zx8  
  刚想退回树后,就看见刚刚的落脚处窝着一团刺。 p#_[  
  澜毫不犹豫的用木勺将其挑开,好让自己站回去。 z4} %TT@^  
  就在祂想着该怎么靠近战场时,被祂赶出藏身之处的刺猬被无辜殃及了。 04 y!\  
  还没来得及为刺猬默哀三分钟,澜的眼睛黏在了凶器:等等,这把剑好眼熟的样子…… uf@U:V  
   ?|t/mo|K?  
  “竟然为了食物放弃武器,在对待食物方面,你和我的某位朋友以外的相似呢。” X$wehMBX  
  这个声音…… C 7n Kk/r  
  “没办法,我们都打了三天了,你不饿我还饿呢。” xKJ>gr"w#  
  “……” hE!7RM+Y  
  “别走啊,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 ]RFdLV?  
  “我为什么一定要分出胜负?之前是因为我对你有兴趣,现在我对你没兴趣了,所以我要离开了。” Z-|li}lDr  
  澜靠在树干上仰起头,眼睛一阵阵的发涩。 amB@N6*  
  唯一一次流泪,是在自己亲手杀掉澍的时候。 (clU$m+oXX  
  没错,刚才那场架的其中一个参与者,就是被称为光龙族最强战士、澜的挚友:澍! <uF [,  
   v29G:YQe  
  澜低下了头。 9[|4[3K  
  我应该感谢你吗,沙堆?你让我再次遇见了澍,还是在遭遇巨变之前,那个坚强开朗的澍。 @PcCiGZ  
   BGjb`U#%3  
  等澜抬起头来的时候,早不见澍的身影了。 B[xR-6phW  
  澜不担心,找风舷这么多年,他有经验! j.QHkI1.  
   _JOP[KHb  
  麒弘瞪大眼睛瞪着眼前的“肖像”:“这就是你的同伴?” )45_]tk >  
  澍点头。 &P n]  
  根本不会找到吧。麒弘满头黑线的想,然而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女子时,露出了一如既往的阳光笑脸:罢了,这场名为“寻龙”的旅行,无论是开头和结尾,都与龙无关。 IG / $!* E  
   6d{j0?mM  
  尾随澍和麒弘的澜再次看到了那张及其丁点不像祂的悬赏,嘲笑之余,澜不由自主的想:我也是用找龙的借口拉着风舷上路的。 mpef]9  
   9)yG.9d1  
  龙和勇士的传说,在初始之时,便已经有了结局。 R^Bk]  
—————————— TO BE CONTINUED—————————— MtG_9-  
;1LG&h,K  
5、田螺姑娘? U4wpjHg  
   “真是谢谢你啊,年轻人,帮我夺回了钱包。” 3B,QJ&  
    麒弘不好意思:“老人家不客气。” 9!t4>  
    劝走了满怀感激的老人,麒弘漫不经心的走在回旅馆的路上。 7>x;B  
   “怎么了?”澍问。 cztS]dcf>~  
    麒弘不高兴的说:“我只追到小偷。据小偷说,他是在逃跑时不经意间遗失了钱包,我已经确定他没有藏在身上了。” t]TyXAr~  
   “不高兴白占了别人的便宜?” 9)Yw :  
   “何止!”麒弘突然大声:“你没觉得一直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 qB JRS'6'9  
    貅黛尔突然说:“别多想,我可以确定我们并没有被人追踪。” J#7(]!;F  
   “没发现不代表没有,”澍沉下脸,看了一圈:“先回旅馆,这里人多口杂。” v>WB FvyD  
,ZK]i CGk  
    “可恶,”躲在远处瞭望塔上的澜放下望远镜:“好像被发现了。” [(c L/_  
    转念一想:似、似乎,不可能不被发现吧…… &LU'.jY  
    自从发现自己来到了澍与麒弘开始旅行的起始点时,澜就决定要旁观这场不幸错过的、对红颜知己影响巨大的旅程。 zeTszT)  
    澜想过,直接以陌生人的身份加入麒弘牌寻龙小队,但是…… 5a$$95oL  
    导致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澜痛并快乐着: z`'P>.x   
    因为澍。 M j~${vj  
^"tqdeCb=  
    澍陪伴澜走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其中包括了澜练基本功的时期。 1!s28C5u  
    习惯和本能这些东西不是说改就改的,澜一点出面,就意味着不能在澍的面前动手。因为一旦动手,九成九会被澍认出。 Y(GW0\<  
    而澜又是个崇尚自由的人,他不会因为一点意外而放弃整片森林. {Nq?#%vdT  
RWahsJTu  
    但是面对麒弘缺乏经验的小组,一次次发生让澜想掩面的意外,澜就会觉得手痒。 oO:LG%q  
    已经被风舷教导出成果的澜,一次次的忍不住,而今天,终于被抓住漏洞了。 uJPH~mdW   
~R!gJTO9  
    把貅黛尔和澍拉到一起,麒弘凑在中间,问:“你们有没有看过东方的童话故事?” D_aR\  
    两人对视,齐齐摇头。 0QR.   
    麒弘顿了顿:“在童话故事里,故事叫田螺姑娘。” YY!!<2_  
 “故事什么意思?”澍问。 B+D`\Nlo  
 “别的勿论,”麒弘严肃的说:“故事里面,有一个默默帮助男主人的田螺精灵!” @Qo,p  
  澍和貅黛尔对视一眼:“你是说,有人在暗中帮忙?” ~N[|bPRmhE  
 “不然呢?”麒弘一挥手臂:“这次的钱包、被人击落的毒果子,和无人认领的钱袋。我不相信这些都是巧合!” P{lh)m>  
   !3KPwI,  
  趴在屋顶偷听的澜叹气:被发现了,再玩就没意思了。 /;+,mp4  
 翻下屋檐,澜动动耳朵。 KF$%q((  
 “貅黛尔,听说国王举办的晚会上有甜点,要不要来?” %UmbDGDWI  
  澜“咕嘟”咽咽喉咙:晚会人来人往好危险的,等晚宴结束再走吧。 .!j#3J..u  
   J<_1z':W)  
 临近深夜,澜蹑手蹑脚的离开宴席。 Z1]"[U[;  
 确定周围没人后,澜摸着不见弧度的肚子,咂咂嘴:“难得吃饱了,味道不错。” ]hUKuef  
   _5h0@^m7y  
 澍若有所思的看着刚刚离去的背影:那人……好眼熟…… B,0+HoP  
 “澍,”麒弘在不远处招手:“过来一下。” {Tx 3$eU  
  澍转身进了会场:祂应该还在找“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fNEz  
—————————— TO BE CONTINUED—————————— Mw|SH;nM  
6、藏宝洞 AijUs*n 2  
  被麒弘小队发现存在后,澜便远离了祂们。本来,他不过是恰逢其时,又无事可做才决定跟着麒弘他们旅行的。 l\U*sro<  
  而在这种随时都有被抓包的危险情况下,以玩乐为目的的澜,理直气壮地弃澍而去…… J3\)Jy  
  额,弃同伴而去什么的……澜挠挠头,既然澍已经是麒弘家的人了,祂还在这儿瞎操什么心?! ype"7p\  
  现在的我,应该正在到处找风舷吧。澜想到新的游戏:那就让影月雨林见识一下长大之后的澜的威力吧。 gX"T*d>y  
   U$$3'n  
  抄捷径前往光龙族的澜在一处山洞前停住了脚步。 kh&_#,  
  小时候,和澍一起赶时间参加考试的时候,为省时间进了这个山洞,然后在这个山洞里遭到袭击,误闯了所有龙族的诞生与灭亡之地。 4(iS-8{J  
  现在想来,澜轻笑,便是成熟或者死去之后的澍,特意拜托那家伙开导我吧。 S&|VkZR)  
  或者说,澍想开导自己没有成功?澜耸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无论对龙还是对人,爱情的力量都是无比强大的。 mCrU//G  
   drX4$Kdf]  
  在山洞前站了一会,澜绕过山洞继续赶路。 W]~ZkQ|P  
  开什么玩笑,在知道了山洞里“那个”的存在之后,哪里还敢从那位眼皮子底下过?闲着没事也不能这样找抽。 Ty}R^cy{d  
   KW:r;BFx  
  绕开正在上课的龙们,澜七拐八歪的进了一个挺偏僻的山洞。 !pS~'E&q  
  山洞的墙上,乱七八糟的镶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墙上镶不上了,就堆在墙角。看起来,就像是破烂收集场。 dM gbW<uAu  
  澜悠闲地边走边看,看着那些曾经宝贝不已的“垃圾”们。 ok=40B99T  
  没错,这里就是喜欢人类的澜的藏宝洞。 D'?]yyrf  
  这个藏宝洞,盛满了小时候的澜的好奇和影龙族与生俱来的天性。即使在找到风舷,并和风舷开始旅行的现在,澜偶尔也会回到藏宝洞转转。 <tQXK;  
  看一遍自己的收藏品,添置几件新收藏。这种繁琐的事情澜一直在做,不厌其烦的。 A[RN-R,  
   g)N54WV  
  这地方森和澍都知道,风舷是因为不方便他带进影月雨林所以只是提过。虽然森很早就告诉自己他在收集的所谓垃圾,实际上大部分都来自人类,澜依旧我行我素的称自己的收藏为“垃圾”。 a^*B5G1(&  
  果然,澜肯定的点点头:有收藏癖的龙,全都是伤不起的折翼天使。 mdt ?:F4Q  
   165WO}(;/  
  咦?澜站住了,差异的盯着墙面:怎么少了一个? 7 FIFSt  
   |QqWVelc  
      地面悄然激起一片涟漪。 G,/Gq+WX  
   r &c_4%y  
  “果然。”澜笑了,高声喝道:“沙堆你给我出来!别躲啊!” Ei|0L$NCg  
  四周一片寂静。 *lY+Yy(  
  就在澜要再一次出声威胁的时候,祂左前方的地面悄然鼓起一个土包:“告诉我少了什么?” 1G_xP^H!  
  澜冷笑。 a}GAB@YI  
  沙堆沉默片刻:“旅途愉快。” {"\q(R0  
   sx90lsu  
  “喂喂,”澜上前一步:“你到底想干什么?!” *e,CDV  
  已经平整下去的土地不言不语,像从未莫名其妙的鼓起过似的。 4Qhx[Hv>(  
  澜头疼了:又撂下一句“旅途愉快”就走了,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企图啊?! bN4d:0Y  
—————————— TO BE CONTINUED—————————— vF+YgQ1H  
7、风舷 67,3i~  
  澜很不爽,祂说,整个光龙族都要跟着他一起不爽。 o5V`'[c  
   DlS&qFs  
  于是,光龙们的不幸生活开始了。 ty9rH=1  
  食堂忽然没饭是轻的,上学路上被掉下来的东西砸到是运气不好,那些像被霉运缠上的龙那才叫倒霉。 4Q/r[x/&C  
  瞧瞧焱吧,出门被砸,走路遭抢,上学被欺负,上课被陷害,连喝口凉水都塞牙。 SZI7M"gf/+  
   AYYRxhv_,  
  澜想不出那条没脑子的火龙哪里长的对不起自己,索性也不去想。反正祂就是看祂不顺眼,见不得他舒坦。 mC "7)&,F  
  其他同学明知不是焱的错,然而,面对不明觉厉的恶作剧,祂们选择了远离——反正恶作剧不会出龙命。 9OhR4 1B  
   u-1@~Z  
  这就是光龙族,理智、守规的龙们。 ,FS?"Ni  
  所以,澜想:我才不喜欢光龙族。 @p"NJx"  
   o[2Y;kP3*P  
  这天,澜又一次站到穿越之初时站上的土地——传说中的龙与勇者的始发地。 e)b r`CD%  
  我记得,澜扭头:有一张我的悬赏就贴在那边…… YN`UTi\s  
   =QTmK/(|B  
  “这是什么啊!” Q{`@ G"'  
   Rgs3A)[`d/  
  在悬赏前站了一个蓝发少年,惊讶的看着悬赏。 }RH lYN  
  “澜,跟我回去。”头上顶着一颗蒲公英的森叫住了祂。 gBfX}EK7F  
  小澜吹散了森头上的蒲公英,吐着舌头走开了。 i~ROQMN1  
  “这样让我怎么出去见人!”森这样喊着,跟在小澜身后。 4KZSL: A  
   w8U2y/:>  
  不对,不是这样的……澜想叫住渐渐跑远的两个人,可他的脚像是被黏住了一样,完全迈不动步子。 r8<JX5zyuo  
  不是! AtuZF  
   v7g [Lk  
  澜猛地翻身而起。 d[yrNB6|  
  愣了愣,四处张望打量着环境。 "{mt?  
  这里……澜不确定了:是风舷的家? 2kC^7ZAwu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澜一低头就看见船长领着7、8岁模样的风舷,一步步走向老房子。 Ep,1}Dx  
   Bac?'ypm  
  小风舷垂着头,小小的脸上,是与实际年龄不符的沉静 M$gvq:}kt  
  船长摸摸小风舷的头:“上船实在是太危险了,风舷,这个假期还是呆在家好了。” _82<| NN:  
  小风舷不高兴的撅着嘴,不应声。 V_{vZ/0e  
  “今天有你喜欢吃的土豆炖牛肉呢!”船长试图开解小风舷:“高不高兴?” }[ 7Nb90v  
  小风舷依旧不说话。 O&F< oM  
  在用钥匙开门的时候,船长终于妥协了:“如果明天开船前能招募到观星师,我就带你上船。” E#8J+7  
  小风舷眼睛一亮,随即黯淡。自学了很多出海知识,并接受船长言传身教的小风舷很清楚,想要招募到临时的观星师是一件多难的事。 }t}38%1i  
   $To 4dJb  
  大海神秘叵测,存在会让指南针和罗盘迷失的地方。这个时候,只有观星师才能找到方向。 R+k=Ea&x  
  海面之上留不住云,便于观测。依凭器材,观星师可以在白天找到星辰。 [6oq##  
  找到星辰,擅长算学的观星师便可以计算出精确的经纬,比罗盘还要准。 A"`L~|&  
  因此,观星师备受船队的亲睐,但只有大型的舰队才会长期雇佣,毕竟稍小一点的船队根本养不起更没有吸引观星师的资本。 _J +]SNk  
   ;;D% l^m+  
  看着小风舷低着头进了屋,蹲在屋顶阴影的澜站起来:又要扮观星师,风舷啊风舷,为了明目张胆的跟着你,我都快成了专业的观星师了。 {kT#o3,>w6  
  只是,澜抬头看看即将成为依仗的星空,是时候见见同时代的澜了。 J,6!7a  
—————————— TO BE CONTINUED—————————— j}i,G!-u  
8、风之灵 @_G` Ok4  
  “笃笃笃。” S_`W@cp[  
  船长愣了愣,这么晚了,会是谁? K@y-)I2]  
  敞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个浑身包裹在斗篷里的人。 XlE$.  
  深色的斗篷罩住了来人的全身,只露出了与众不同的独角和埋在阴影中脸,年轻的脸被垂下的头发挡住一只眼睛,散开的靛蓝色长发从斗篷的领口垂下,让整个人看起来既成熟又高贵。 jw%fN!?  
  “请问……”被来人气场震慑住,船长下意识用上了敬语。 }#YIl@E  
  “我有急事要去月皖港,听说你的船要去那里送货,我想搭顺风船。”青年生怕船长拒绝,又加了一道砝码:“我是学观星的,虽然尚未获得观星师执照。我可以免费担任随船观星师。” q`h7H][(A  
  刚洗完澡准备睡觉的小风舷听到“观星师”三个字,急匆匆的跑出来。 g2!0vB>  
  简单测试了青年人的观星能力后,船长激动地欢迎,并表示将在航行结束后送上丰厚的旅游经费。 $Gr4sh!cE  
  “我还不是正式的观星师,叫我‘南’好了。船长先生,明早九点见。”南对着头发上还滴着水的小风舷笑着点头示意后,离开了。 bbM4A! N  
   32TP Mk  
  等南走了,小风舷笑着抱住船长:“这样我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跟着船出海了?” U[blq M  
  船长这才从“遇到可拉拢的观星师”的喜悦中清醒,低头看着小风舷,点点头。 |>M-+@g j  
  小风舷登时笑成了一朵花,欢天喜地地回去睡觉了。 ;CLR{t(N#V  
  “回去好好睡觉,养不好精神可不带你去!” tbL1g{Dz,  
  “知道了!”小风舷元气十足的回答。 [>Ikitow  
  船长宠溺的摇摇头。 J!ln=h  
   ojiM2QT}m  
  不远处,相像的似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个人立在风中,风吹起了两人同色的长发。 R>^5$[  
  “还是笑起来的风舷好看。” ;|2U f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4+BrTGp  
  “没想到我把头发散下来的样子这么帅。” N+ak[axN  
  “没办法,我本来就这样。” Y=PzN3  
  原来澜是这么的自恋。旁观的貅黛尔叹气。 f|;HS!$  
   m>g}IX&K'  
  第二天,南准时来到码头。听说自己船上将会有一位观星师,干活的船工都格外努力工作。 5R$=^gE  
  南穿着昨天晚上的那件深色斗篷,提着一个小包,在小风舷面前蹲下身子:“早上好,小领航员。” W^-hMT]uD  
  “早上好,观星师大人。”小风舷很喜欢这个观星师,正因为有了他,他今天才能上船:“我只是个船工,不是领航员。” \CP*i_:"  
  “你会是的,”南摸摸小风舷的发顶:“我可以教你观星术。” e-&L\M  
  “真的?!”小风舷兴奋地瞪大了眼。 Rs`Vr_?Hk  
  “领航员并非高不可攀,你能行的。”南站起来:“这是观星师的占卜,很准的。” =]8f"wAh*  
   {\ A_%  
  终于有机会在实践中应证理论知识,小风舷在甲板上到处跑。 "4J?JR  
  然后,在想起了曾经站在桅杆上的人。 Vj?*= UL  
  他是怎样站在上面的? kO /~i  
@WMj^t1D+  
  刚站上桅杆,一阵疾风,小风舷被风吹落。 IEKMa   
  紧急关头,有人一把拽住小风舷的手腕。 |p'_k(z}  
  暗松一口气,衔着冰棍的澜把小风舷拉上来:“怎么样,坐稳了吗?” 4Sd+"3M  
   hhN(;.  
  从舷窗看着桅杆的南,长吐一口气:就算知道结果,还是会紧张啊。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不小心摔下去了—— 2l]C55p)s  
  澜轻松地站在风声凛冽的桅杆,墨镜下的蓝色眼眸带着笑意:“就像我说的,去感受风吧。”就算你不小心摔下去了—— 8JQ<LrIt9  
   6nM rO$i0k  
  我也会牢牢抓住你的手! NdaVT5RB  
   wY."Lw> 6  
  小风舷扶着栏杆站起身,迎风张开了手臂。 Ir'DA_..  
  啊,这就是风呢…… H&"_}  
   M80}3mgP~  
  再睁开眼睛时,被厨娘呼喝过的那个小偷不见了。 E&}H\zt#  
  哎?小风舷四处张望:人呢? M'pY-/.  
—————————— TO BE CONTINUED—————————— EU`' 8*4  
9、海之灵 V3aY]#Su  
  船一帆风顺的到了月皖港,回船舱提了自己的行李的南,摸摸小风舷的头:“风舷,教你的东西都记住了吗?” 8^&fZL',  
  小风舷点头。 >$d d 9|[  
  “现在决定未来人生还为时尚早。”南拥抱了小风舷:“好好学习吧,会找到你真正想走的路的。” KFCQYdI`d  
  犹豫片刻,小风舷快跑两步拉住南的裤脚:“老师……” $`cy'ZaF  
  南低下头,蹲下身子与小风舷平视:“怎么了。” 0Og/47dO.2  
  “听船长说,我爸爸是勇者。”小风舷的眼睛里迸射出热切的光:“我想像爸爸一样,成为勇者!” Fj[ dO&  
  勇者……南在哪一瞬间,在小风舷的身后看到了一张笑的无比阳光(欠扁)的脸。 m-Mhf;  
  “那就更要学会我的本事啦,”南努力笑的很阳光:“勇者迷路的话,不是很不帅?”要是风舷心血来潮的去学别的什么,我不更对付不了他了?! bcGn8  
  相对长大后较没心机的小风舷使劲的点点头,眼睛闪闪的看着南。 Yj|c+&Ng  
   j@kRv@  
  下船之后的南拐进了一个小巷,在阴暗处放下了包裹:“出来吧,都跟我一路了。” 3<V.6'*k  
  澜从拐角处步出,不说话的盯着南。 U"jUMOMZ;  
  南挑眉,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了独眼和与对面的人同色的长发。 4nX'a*'D~}  
  “披下头发来之后显得好老,”澜露出半月眼:“话说你到底来自什么时候啊,眼睛还是一个。” 1\"BvFE*E~  
  变回一双的话就见不到风舷了。南心中略过一道光,可惜没抓住。 Udb0&Y1^  
  “刚开始和风舷一起旅行,”南停了停:“你不回船上?” /v<e$0~s<  
  “那种速度,飞一小会儿就追上了。”虽然这么说着,但南却知道,澜确实是想赶紧回船上的。毕竟是风舷的第一次出海,出事的话怎么办。 <v1_F;{n  
  “我先行一步,待会儿见。”南捡起包裹,从澜的身边穿过巷口,准备从海上飞回船上。 7$E2/@f  
   { &6l\|  
  总觉得……坐在回天涯悠角的船的桅杆上,澜漫不经心的晃着脚:那个来自未来的家伙,身上的风舷的气息,并不是仅仅共处一段时间的感觉。 ]~4}(\u  
  最重要的是,澜皱起眉毛:那个我的身上,有一层很模糊的责任感…… ee__3>H"/  
  怎么可能!澜笑了笑:我是不会被责任这种东西绊住脚步的。 r;@:S~  
  澜转头,望向港口方向:就算是风舷也不可能影响我的。 SLbavP#G  
   0B#rqTEKu  
  澜和南偷偷回到船上,小风舷还不知情的向船长询问南的事。 :Kt{t46)  
  澜冲南挑眉(挑衅)。 }W Bm%f  
  “对了,”小风舷又问:“那个小偷被抓住了吗?” AmUe0CQ:k'  
  南笑着看向澜,澜抽抽嘴角,一头黑线。 ur,V>J<5A  
   {|t?   
  “先走啦。”南站起身。 IJL^dXCu  
  “怎么了?” NK*:w *SOI  
  怎么了?南不回头的走了:海之灵的话,一个就够了啊。 Qe' PAN=B  
   x3:ZB  
  被冰冻住手臂的大汉惊叫着坐倒在地,他的同伴被眼前惊人的一幕惊呆了。 \!? PhNv  
  小风舷擦着头上的血,嘴里喃喃的念着咒语,一边解开了手上的绷带。 g[uE@Gaj&  
  早就不耐烦的澜趁小风舷背对祂的时候,从桅杆上跳下来,降落途中,便已愤然地聚起海水。 7~Xu71^3s  
  “海之灵!” d1C/u@8^  
  早已蓄势待发的澜,操纵着足以被称为小型海啸的巨浪扑向小风舷的对面。 +4p2KYO  
   5VY%o8xXa  
  岸边,一小堆砂砾在风中飒飒有声。  )^QG-IM  
  “你在嫉妒什么?”大澜面无表情的问。 R[2[[M  
  “吾没有嫉妒。”沙堆的声音里听不出感情。  xLGTnMYd  
  骗谁呢?那么浓的醋味我隔这么老远就闻到了。大澜没和沙堆争辩,扭头就走。 O~c+$(  
   jb6ZAT<8  
  直到看不见大澜的身影了,沙堆才喃喃自语:“吾只是在替吾主鸣不平罢了。” (RI>aDG RH  
—————————— TO BE CONTINUED—————————— 1{Sx V  
10、冰与火 r&LCoe'\{i  
  小风舷小心翼翼的推开家门,探头探脑的小心张望。 btkMY<o7  
  船屋里里空荡荡的,小风舷松一口气,一把推开门:船长不在家。 .1l[l5$  
  小风舷顿住,抬手摸上胸口:这种失望和轻松并存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v/?>  
  低头看见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小风舷惊叫:“糟糕,要在船长回来之前……” Ezo" f  
   H f`&&  
  在浴缸里放满热水,小风舷坐了进去。 8k*k  
  “唔!”小风舷打个哆嗦,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沁了水之后钻心的疼(早想问了,风舷受的伤不是都由澜承受吗?怎么这里……)。 A=l?IC@O  
  小风舷咬着牙:“要在船长回来之前……” ,sy / r V  
   [{Klv&>_/  
  “你这个怪物!” ZFd{q)qe   
  “长着奇怪耳朵的妖怪!” u8$~N$L  
  “我不要和怪物一起玩,走开!” ) 2*|WHO  
   a*e|>pDO  
  我不是怪物啊……小风舷紧紧地捂住耳朵。 Xj(k(>7V  
  张开双手,喃喃念着雪之咒语。 (\AszLW  
  浴缸里的水温急速下降,不一会便凝出了细小的冰粒。小风舷放任自己沉到水面之下,绝望的抱起双膝。 dzk?Zg  
   /Wta$!X{-  
  朦胧中,感觉有一双热力十足的手伸进了浴缸,抱起了自己。 a'L7y%  
  是谁?是谁……聚不起焦距的视野中,只有一圈模糊的轮廓。 y D=)&->Ra  
   }T^v7 LY  
  大澜蹲在窗外的树杈上,焦躁不安。 ! Dhfr{  
  今天只是稍微疏忽了一会,小风舷就被狠狠的欺负了一顿。生怕他再做出什么会让龙心得心脏病的惊天之举,大澜一刻不敢放松的盯着小风舷。 8?]%Q i   
  果然不出祂所料,小风舷又想放弃这个世界了! _^,[wD  
  啊!聪明人就这点不好,一旦钻了牛角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啊!大澜抓狂:是我和他的大脑回路对不上号吗,这是我家风舷?这都第二次想轻生了!果然上次就不应该把记忆删除…… cmC&s'/8`D  
  最重要的是,大澜浑身萦绕着黑色的沉重气息:这个时代的我呢!风舷都沉下去好一会了,那家伙死哪儿去了! j2C^1:s@m  
  来不及了! &  t @  
  大澜纵身跳了出去。 %'p|JS  
   `04Y ;@w  
  “好冰!”澜倒吸一口凉气,把沉在水底的小风舷捞出来。 d&3I>E$UP  
  “冻傻了?”澜不知所措的看着小风舷空泛的眼神,一瞬间脑子里卷过无数种几乎需要通篇打马赛克、充满血腥暴力、少儿不宜的报复方式。 '!2  
  小风舷眨眨眼,终于回过神来了。 +&@l{x(,  
  好漂亮的眼睛~比长大之后还漂亮……澜瞬间被治愈了,身后背景“噗嗤噗嗤”的开满小黄花。 :5qqu{GL  
  回过神来的小风舷奋力挣扎,听着小风舷的话,澜的心都快纠起来了,一把把小风舷搂进怀里,大喊:“风舷!” Luu-c<*M  
  小风舷一愣静下了来。 b~N|DKj  
   |7 W6I$Xl  
  小风舷瞪大了眼:“月亮……好圆好漂亮……” `;8u9Ff  
  “……而且,抬起头来,别人才看得清楚你哟!” 3k|~tVM  
  刚刚离开水的小人身上滚落的水珠,沾湿了来人身上不多的布料。水在来人裸露在外的线条清晰的腹部上,镀上了一层闪亮的水膜。束在一起的靛青色发尾沉在了冰冷的水中,像融化了一般散开一片亮丽梦幻的色彩,在水中袅袅起舞。 \&|w;  
  这个蓝头发的人身上的衣服很冷,小风舷感觉自己按在那人围巾上的手所感受的温度也不高。 ]'z ^Kt5S  
  但是,小风舷把自己埋进了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的怀里:祂揽在我腿上的手好热啊,就像是夏天的太阳一样。  &~f*q?xR  
  小风舷把自己埋进了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的怀里。 g^|_X1{  
  松了一口气的澜笑着回抱着他。 kk>0XPk  
  迷迷糊糊地,小风舷想:这个陌生人的怀抱,莫名其妙的温暖……和熟悉呢。 !IrKou)/_  
  “看!其实——我们的风舷是个帅小子!” yO69p  
   #0$eTdx#  
  小风舷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趴在浴缸边睡着了。 z8rh*Rfxd  
  是梦?小风舷回忆着梦里那人的相貌。 2* cKFv{  
  咦,小风舷捧起一捧水,笑着泡进水里:好暖和…… 9/^Bj  
  虽然比不上那双把我从水里抱出来的手。 {Rh+]=7  
—————————— TO BE CONTINUED—————————— _{@}Fd?o  
11、归途 /E1c#@  
      风过林梢,吹过一层波浪。树下,同色长发的两人(?)默默对立。 >G -?e!  
      “你是不是在冒充我?” [pyXX>:M  
      祂对面的人形龙翻个白眼:“该问这句话的是我。” FPM}:c4  
  “刚才……” ,J4a~fPf  
  “换成是你,你看见另一个蹲在风舷窗边,你会跳出来让风舷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澜?” }j5@\c48  
  所以说…… KfI$'F #"/  
  两个澜对视苦笑:乌龙事件? [zO(V`S2  
   5la]l  
  在镜子的对面,有人在无奈的叹息。 W(3~F2  
  “进展不顺利?” aWi]t'_  
  “还好,谢谢前辈关心。”沙堆恭敬地转过身来。 .<|4PG  
  “说了多少次,叫我殇啊,莎。” \c`r9H^v{  
  “因为感觉很奇怪,”莎直白的说:“为何要舍弃主人赐予的名字,而给自己起一些主人不会知晓、呼唤的名字?” %#;(]7Zq  
  莎的声音冰冷而无机质:“个人认为,这种行为形同背叛。” h;h,dx  
  殇沉默了。 P^W$qy|  
  “除了这么大的纰漏,澜肯定又要找我了。”莎自顾自地说:“让龙进入过去而不改变过去实在太难了,我已经撑不下去了。” %nK 15(  
  转身欲走的莎突兀的停下脚步:“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前辈。” ?}>B4Z)  
   "q#kh,-C  
  莎离开后,殇终于开口:“不是我的关系。那根本就不是临时起意导致的意外,而是一场命中注定的羁绊。” _J$p <  
   W,eKQV<j  
  地面渐渐隆起,一道风卷着沙堆腾空而起。沙龙卷刚离地,一掉扭曲的水幕如鹞子扑食般一拥而上。 "}Sid+)<  
  灵动的沙龙卷不慌不忙的撩起风之裙的衣角,从容避开。 & ;x1Rx  
  落空的水幕在空中聚成一条水蛇,不依不饶的缠上去。 d%|#m)  
  沙龙卷和水蛇你追我逃,如默契至极的双人舞一般划出一道道妙曼的曲线。看上去赏心悦目的舞蹈在腾转跳跃间,泄露出惊人的杀气。在昭示着,这一场不死不休的毁灭之舞。 #._6lESK  
   MLDg).5  
  赶走了澜的大澜不满意当前的战况,一挥手,一大团水团在双方纠缠处的上空爆开,把水蛇连着沙龙卷浇了个透心凉。 (/UMi,Ho  
  变成泥浆的沙堆在地上摊了一片,很快凝成一条泥蛇,重新和水蛇战在一处。 &JzF   
   k?*DBXJv  
  果然,就像它的属性:时间一样,无论如何改变形态都无法改变本质。这样的话……澜冷下脸,举起手,猛一握拳。 rD)v%vvr&`  
   3t}o0Ai9  
  轰隆! Ab|NjY:  
  一道惊雷划破天空,转瞬间澜头顶的天空乌云涌动。 ry<}DK<u  
  “淅沥沥——”雨点很快就砸下了来,落地的雨水在地面凝出一片小小的冰面,转眼间便被大地原本的温度融化。随着雨水越开越密集,地表因寒冷腾升起了一层冷清的白雾。 H0Gp mKYW  
  渐渐不能动的沙堆,看着在漫漫冰雨中伫立,似乎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莹莹白光的澜,无声的笑了。 'jO-e^qT  
  “我认输。” .J! $,O@  
  澜隔着冰层凝视着沙堆的眼睛,不知何时升起的骇人气势,如山般压上来:“放我回去,篡改记忆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jMN@x]6w  
  默默敞开时空之门的莎一顿:“你真的以为,是我擅改了你的记忆?认真想想!” jjlCi<9CQ^  
  澜浑身一震。 x#xO {  
  不等澜转回身来询问什么,终于挣脱冰层的莎,卷起一时愣神的澜扔进了开启完毕的时空之门。 4)S?Y"Bs  
  望着渐渐黯淡的光门,莎喃喃自语:“神之眷顾……” iPi'5g(a   
—————————— TO BE CONTINUED—————————— hdWp  
12、终点站 'm.XmVZL%  
     “澜,澜!” J!gWRw5  
      澜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 EE+ S#z  
  风舷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拍拍裤子上的土站起来:“龙也不过如此,随便摔一下都能晕过去。”  /o3FK  
  澜扶着头站起来,瞭望远处的建筑物:“满月之丘……” 3lEU$)QA3  
  “嗯?”风舷转过头来:“你在说什么?” Ih0> ]h-7  
  澜摇头:“没什么?” iZqFVr&JF  
  回过头来的风舷却在心里犯嘀咕,澜看上去怪怪的……没事吧。 oXOO 10  
  正想着,就觉得有人拍自己的肩膀。扭头,就看见澜笑着露出闪亮的(獠)牙:“前面有饭店,去吃饭吧!” rG'k<X~7  
  “没有钱。”这是风舷能想到的最彻底的拒绝。 /3HWP`<x  
  可惜,不是对澜来说。 V$]a&wM<5  
  转换成吃货模式的澜,轻轻松松的把风舷拽了起来:“没钱的话就走单好啦,风舷你太笨了。” pzp"NKx i  
  疯狂点单、疯狂海吃、疯狂跑路。将这个过程重复两遍后,终于八成饱的澜心满意足地抚摸着不见弧度的肚皮。 BN> $LL  
   RwLdV+2\R`  
——消灭了夙之后—— +_K;Pj]x  
   (E]K)d  
  “接下来的表演就拜托你们啦!”贝鸶探出脑袋对下面的人喊着。 wUPywV1UO  
  澜摸着被踹疼的屁股,呲牙咧嘴的抬起头。 Bwvc@(3v  
  二层的少女会以阳光一笑。 =kkA  
   ]m,p3  
  风舷忽然被这么多人看着,有些不安。 ;eSf4_~  
  第一次站上舞台的澜更是不知所措:应该做什么? %^BOYvPx  
  见一边的风舷同样无法可想,澜挠挠头,举起勺子:不管了,随便玩玩好啦。 vnOF$6n  
   -D':7!@  
  “啵。”忽然被陷入水中的风舷,慌乱的挣扎片刻。冷静下来后,凭借极佳的水性冲出水面。 SNV+.xN  
  “哦——” LfSU Y  
  风舷听见了和观众的欢呼声:发生什么事了? 0a-:x4  
  一转头,就看见澜坐在凭空出现的喷泉上,无声的指指自己的身下。 a[9OtZX<  
  看清现状的风舷抽抽嘴角。 f v7g93  
  澜凝出了几个流动的水团,再用喷泉冲到半空,风舷就呆在一个离地不高的水团中。喷泉的力度不是固定的,弄得水团时高时低地起伏不定,然而,这种有节奏的此起彼伏被其余水团结合在一起时,呈现出了一种绝对赏心悦目的韵律。 ?;QKe0I^  
   * =N 6_  
  在风舷还在发呆的时候,澜一低头,沉到水下。隔着水层,冲不远处的风舷一笑。 FbT&w4Um=  
  “哗!” YQd&rkr  
  澜在水中经过短时间的加速后,像跃起的海豚一样骤然冲出水面。 &wC.?w$  
  “哇——”台下响起了观众的惊呼。 A>,fG9pR  
   {Q3#]Vu  
  水珠飞溅中,经过风舷头顶的澜满意地看着风舷瞪大的双眼。   ,,-3p#P bw  
  “……” {Ao^3vB  
  风舷眯起眼,几乎看不清逆光的澜的唇语。 [t\Mu}b  
  “‘一起玩水吧’。”风舷重复了一遍:确实很像澜会说的话呢。 K>~cY%3^i  
   m<HjL  
  “澜,站住。”风舷急匆匆的追上来:“干嘛突然让水一口气全泻下来!吓死我了。” J A2}  
  “有事待会再说啦,”澜向后瞥一眼,一把推开前面的门:“沙堆,这次别想跑了!” u,k8i:JY  
  房间里的贝鸶缓缓转过身来,凝视着澜。 hLA=7  
   4o8HEq!  
  “沙堆?”风舷望了一圈房间,看看澜,看看贝鸶,无言的与澜并肩而立。 PqeQe5  
  “这次别再想沉默下去了,”澜举起拳头威胁:“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你说实话。” ?B4QTx9B  
   F476"WF  
  “在你完美合并时间与大海之前欺负欺负你。”贝鸶忽然说。 8o!^ZOmU<  
  风舷瞬间绷紧了身子,不过,什么叫“完美合并时间与大海”? tm#y `1-  
  澜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假冒贝鸶的沙堆在说什么,头顶冒了一堆问号。 uy%PTi+A  
   G+yz8@  
     “贝鸶”漠然的看着澜:“你真的对你的记忆力信心十足?” #j5^/*XW  
—————————— TO BE CONTINUED—————————— I z@x^s  
13、战斗 9W r(w  
  问一条龙的记忆里怎么样?风舷不由自主的去看澜:龙会忘记不存在的事物,能有多好的记忆力? K&oO+G^f  
  “你问我,记忆?”澜一挥木勺,暴怒的冲上去:“你还敢来问我记忆?!” <%5uzlp  
  “飒——”“贝鸶”散成一卷散沙,任凭澜的含恨一击透体而过。 ]$*_2V3VA$  
  手腕一转,澜将木勺收于身后,左手收于腰间握拳击出。 B{u.Yc:  
  “哗!”一道巨大的水柱直接淹没了沙堆。不等沙堆变成泥浆落地,澜一震左手,还勉强保持柱状的水龙卷从底部开始化成白冰,以极快的速度,整个水龙卷转化了性质。 R')GQ.yYq  
  下一瞬间,澜跃上半空,握着木勺重重斩下! aQuy*\$$  
   VL1z$<vVXt  
  “咔——”冰柱裂出了一条裂缝,随即在震天轰响中炸得粉碎。 1j-i nj`  
  冰柱炸裂的冲击波及房屋,不算坚强的墙壁随着冰柱的碎裂,卷着滚滚烟尘渐渐坍塌。 &3/H P)*<]  
   Z ' 96d  
  站在废墟之外的沙漠,风舷望着依旧握着木勺的澜,心情有些复杂:在这场不清楚因果的战斗中,占据绝对上风的澜的战力,出乎他意料的强。 K\r=MkA.>  
  但是真的很奇怪,风舷上前两步,与澜并肩而立: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你强到令人心惊,我却依旧想和你站在一起。 WkmS   
  或者说,风舷低下头,靠着自己灼热的掌心,捏紧了拳头:想与你并肩而战! h^X.e[  
   E8 )*HOT_T  
  “别松懈,”澜提醒:“还没完!” 6E&&0'm  
  无声的点点头,风舷凝神静气,专注的看着起骚动的地方。 7oSuLo=  
   #>oO[uaY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层沙从沙漠中升起:“冰冻并不能伤害我,澜。” f}uCiV!?v  
  澜不答话,闷头冲上来。早已解开手上绷带的风舷喃喃念着水系咒语。 FAGVpO[  
   'vClZGQ1  
  由沙构成的沙漠中,想伤害到本就难以捕捉的莎实在是太困难了。 vDb}CQ\  
  照理说,只是一抹风沙的莎更难以对他们造成伤害才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看澜身上渐渐增多的浅浅的血痕就知道了。 cjpl_}'L:  
  “它将较大的沙砾在一段距离前进的时间极大地减少了,”风舷终于看穿莎的杀招了:“依靠这种瞬间达到光速的石子,它就能伤害你!” :Bc;.%  
  澜点头,在自己和风舷身周架起水膜,来抵挡这种靠速度伤人的暗器。 d$ 7 b  
   d'J?QH!N0  
  和真正的贝鸶一样,都擅用暗器。风舷的脑中划过一道光,转瞬即逝。 $e\R5L u  
   |"*:ZSj  
  “真亏风舷能受得了你,”莎戏谑:“你们俩的性格完全不合,莫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才拐到人的。” T8oASg!  
  澜生气的抬手就是一道闪电。 id9T[^h  
   5~5ypQj  
  ——闭嘴。—— O&%T_Zk@@  
   HAdm,  
  “你们看上去不是相处很久的样子,”莎飞速的躲开电光:“少了你这个吃霸王餐的大胃王,风舷想必会好过很多吧。” j> M%?Tw  
   ^(B*AE.  
  ——闭嘴……—— M57(,#g  
   Z@u mbyM  
  风舷皱着眉看着与澜缠斗的莎,站住了。 0pz X!f1~  
   >FhBl\oIi  
  “他并非非你不可,倒是你非他不可吧?”面对澜愈加凌冽的攻势,莎冷静应对,吐出的每个词都像刺一样在澜的心里穿一个血窟窿:“他是个人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那么久远的时光中影响到龙吧!” 7K4%`O  
   <6$%Y2  
  “闭嘴啊!”澜狠狠一踏地面,松散的沙地爆起一层沙浪:“即使他出现的方式与原因未知,但是风舷确实是那时候的他!那是一段绝对不是错误的、真实存在的羁绊!” .U {JI\  
  曾经的相携与依偎,就像尚在昨天那样清晰。风舷的笑脸、开解、相伴,祂是依靠这些,才能走过二百五十年的孤寂。 t`{Fnf  
  挂在树枝上的围巾,让人看不清前路的冷雨,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的人。 F`3As 9b:  
  如果不是有那些早已在记忆中消失的人类的承认,祂几乎都要以为那个名叫“风舷”的少年,不过是幻梦一场。 zYJxoC{  
  但是,但是—— ^9E(8DD  
   *mt v[  
  “他是风舷,”澜猛地仰天大喊:“他是风舷,独一无二、不容置疑的风舷!!!” 7 4UE-H)  
   4h(Hy&1C  
      那时候的澜,莎想:就像是对着圆月含血长啸的孤狼王。 nwVtfsb  
—————————— TO BE CONTINUED—————————— w+D5a VJ  
14、三重奏! ?Fw/c0  
      “……水之灵!” 1(a\$Di  
      莎连闪都不闪的受住了。 s o s&  
     “雪之灵!”风舷不为所动的继续。 J'v|^`bE  
      风舷手上的魔法符号的亮起更加要耀目的白光:“雷之灵!” r}bKVne  
      被封在冰中的莎明显颤抖了,它飞快的脱出冰墙,却没能完全躲过雷击。 mY9K)]8  
hR{Zh>  
      隔了老远的的风舷,都清晰地闻到了莎身上散发的焦味。 ;c}];ZU3G  
      有效果!风舷悄悄弯起嘴角。 ;I' ["k%  
Grv|Wuli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澜在记忆上的偏差,”风舷用余光去看澜,其实他更不明白的是,澜为什么会相信眼前这个沙堆的话:“记忆又不是白纸黑字的写在纸上的,稍微出点差错又怎么样?真正关键的是与朋友相处时,双方那份真挚的心意吧!” rKq]zHgpo  
       澜惊讶的看着风舷,瞪大的眼睛里流动着光。 1j(,VW  
<GEn9;\  
      “哈哈哈!” b@Cvs4  
       奇怪,澜和风舷一起望向放声大笑沙堆:现在该笑的不是我们吗? Reo0ZU>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莎止住笑:“原来你也来了,风舷。你和澜还真是心有灵犀啊,伙伴有难,即使是子虚乌有的你也不放过。” ('oUcDOFTS  
      什么意思?风舷不明白,倒是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v}i}pQ\DK  
      “我答应过,会放你回去,”莎坚定的说:“我就一定会放你去原来的时空。可是我要做的事没做完,我要做完了才会放手!” RT9@&5>il  
      澜白它一眼。 !ZdUW]  
      风舷笑着揪住澜的围巾,把祂拉过来:“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敢不说试试。 mer{Jy s  
      “大敌当前,”澜拉下风舷的手:“回去再说。”至于回去之后……回去再说! $r_gFv  
4[wP$  
      “哦,莎,你在这里啊。” {F[Xe_=#"  
      这是……风舷僵硬的扭过头去:澜的声音! QI<3N  
      “两只眼睛的我!”澜比风舷更吃惊:“而且还比我帅!” sP7(1)\  
      新来的澜用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另一个澜。 W=:+f)D  
      澜咬牙切齿的瞪回去。 9NAlgET  
64@s|m*  
      如果说,现在的澜是出乎我意料的强。风舷的眼睛在两个澜之间来回转:那这个突然出现的澜,则是强大到已知的界限之外! :4d7%q  
WdnP[x9  
      “好久不见了,”新来的澜转过头来:“风舷。” 8&bj7w,K  
      “好,好久不见。”下意识回应的风舷忽然一愣:他的眼睛…… r Y.:}D  
      “外面的,”新来的澜一笑:“想的话就进来吧。” =uTV\)  
      嗡……莎设下的结界被解开,自然而然的露出了结界外面的两人。 ]y e &#  
yFqC-t-i  
      渺茫的沙漠中有片刻的宁静。 `$HO`d@0*R  
      “咦!!!” &kBs'P8>  
      两对澜X风舷互相指着对方惊叫。 @YELqUb*  
~Otf "<  
      四个人从一开始的惊异,到好奇,最后竟然在沙漠里围成一圈,叽里呱啦的聊了起来。 FW,D\51pTP  
on$a]zx'@  
      被无视的莎飘到单独一人的澜身边:“为什么要这么做?世界终结之神。” *q BZi;1  
      “不管记忆缺失成成什么样子,时间刻下的羁绊是不会磨灭的。”影龙王指指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人两龙:“我想他们都已经明白了。” yuB BO:\.  
      “我这样来证实,澜和风舷是否明白了你想让他们明白的事,”影龙王问莎:“不好吗?” biD7(AK  
      “我承认我说不过你,”莎叹气:“让这个时代的人都离开,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6h%(0=^  
1g+<`1=KT  
      一晃神的功夫,另一个自己不见了。 ]Re<7_xt  
      澜和风舷一愣,站起来看向站在一起的影龙王和莎。 dQb?Zi7g  
      “别这么看着我,”影龙王一耸肩,瞬间出现在澜的眼前:“我只是来拿一点东西。” 8!fw Xm  
      拽下澜脖子上的围巾,木勺也被拿走了。 lB-7.  
      “喂!”澜想拦住祂。 I 3PnyNZ  
      影龙王一闪,回到了最初的站位:“你们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来自时间的东西,就让它回归时间吧。”之后将是一段崭新的旅途,新的事物,新的际遇,就用崭新的面貌迎接吧! =\.|'  
      澜和风舷对视一眼,最终郑重的点点头。 :z7!X.*  
5[k35 c{  
      收起围巾和木勺的影龙王,终于走了过来。 ' r/1+.  
      看仔细的风舷眨眨眼:果然…… 3[4]G@  
      “这是你的眼睛,”影龙王凑近风舷的脸让他看清楚:“湖水蓝色的。” he #iWD'  
      “漂亮。”风舷抬手,笑着摸上影龙王的右眼。 ~r3g~MCHS  
      又是这句,影龙王想,虽然我不介意重复:“哪有人因为自己死了而高兴的。” u1l#k60  
0Og =H79<  
      拽着影龙王的头发,澜把祂使劲拖开一脸不爽(吃醋?)。 T rW3@@}j  
w93,N+es6  
      “那么,”影龙王挥挥手:“再见了,风舷。” 4j5 "{  
      (澜:我呢!) 3IIlAzne;  
—————————— TO BE CONTINUED—————————— y-mmc}B>N  
15、始于终 U@WT;:.T  
  晨光中,风舷缓缓睁开眼睛。 G 2##M8:U0  
  顺着摸在他头顶的手望去,自从轮回时钟中逃出后,便一直未醒的澜终于睁开了眼睛:“澜?!你感觉怎么样?认得出我吗?” 4(]k=c1<  
  祂看着风舷,眼睛里是风舷从未见过的光,且一言不发。 dmne+ufB  
  澜怎么了?联想到醒来之前那场清晰地不像梦的梦。 "-sz7}Mb  
  于是,他推来了盛满食物的餐车:如果是澜的话,用食物绝对没错。 !RI&FcK  
  好吃的!看见食物才觉得饿的澜,两眼放出了狼一样的光,敞开黑洞差点连餐车一块儿倒进去。 5ZLH=8L  
  “好味道!”脸颊被食物涨的像松鼠一样的澜,翘起大拇指。 q6dq@   
  “看来真的没问题了”风舷笑道。  T7`Jtqf  
   q!4dK4`#5  
  得到主人允许的风舷推开了贝鸶的房门。 "fdG5|NJe  
  他张望了一圈,确定目标后,走到书架旁站定:“是你吧,沙漏。” ns-x\B?^  
  “或者说,”风舷顿了顿:“莎?” YuZnuI@m9  
  “你怎么知道轮回时计给我起的名字,”莎问:“我和它认识还没多久。” $6N. ykJ  
  风舷皱眉:“不是现在的你做的。” s#ykD{ Z  
  “如果我要做什么事,一定是主人授权。”莎坚定的说:“而你应该相信主人对你的感情,她是绝对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 ;N|6C+y  
  “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我都要谢谢你。”风舷真挚的说:“澜能借此机会明白我和祂之间的羁绊,就不会因此迷失。澜的眼睛恢复,说明那时我已经不在了,到时候,能依靠的就只有祂自己,说实话就现在的澜真不能令人放心。” t$J-6dW  
  莎不说话。这时,外面有人叫在风舷,风舷应了一声,准备离开。 e [n>U@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吗。” RD^o&VXO  
  “你和贝鸶一样都喜欢用暗器,而且不久之前贝鸶还使用过沙漏救我时,用的都是时间能力。”风舷回头一笑:“所以我就推断是你。”  hT[O5  
    "d'@IN  
  “你跟他是一样想的吗?”等风舷关上门离开之后,莎突然问:“澜。” ]3G2mY;`"%  
  澜拉开窗帘跳进来:“当然不是,我可不认为你是无辜的。” a/1{tDA  
  “此话怎讲?” cl:YN]BK  
  “你绝不是单纯的帮贝鸶,”澜冷眼看着莎:“就算你整体是善意的,但在某些时刻,尤其是对我,你绝对有怀着恶意的时候。” [(XKqiSV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o <y7Ut  
  “时间方面的能力都很像,”澜突然说:“不是完全的掌握时间,只是依靠轻微的牵引,就能造成不一样的结局,不是吗?” 4Bz~_   
  莎沉默片刻说:“主人并不是很清楚我的行动,我是把她模糊的意思放大后执行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说我只在替主人嫉妒你信吗。” c<=1,TB"-_  
  澜想了想,笑了:“我信。” Qa=;Elp:[  
   UT-=5  
  “澜!” ej~ /sO  
  澜转过头,看着站在悬崖边的,掉头回飞,正好接住了跳下来的风舷。 +?8nY.~,'  
  独眼的龙,和坐在龙背上的少年,在初升的晨光中飞向新的未来。 o,L!F`W  
   7@\iBmr6  
  “主人,他们已经走了。” sx;1V{|g  
  贝鸶点点头:“我们去进修吧,多学点知识好帮助风舷。” y< 84Gw_  
     “我明白了主人。”放心吧,主人。无论如何,你的决定我一定会支持的。 rlq8J/0/+  
   PuWF:'w r  
  作为永恒不息的存在,究竟是被上天所眷恋, qXW 5_iX  
  还是被上天所遗弃了呢……? @({65gJ*  
————————END————————
26条评分点券+516
momokanni 点券 +16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momokanni 点券 +20 - 2019-02-19
1 发表于: 2019-03-17 19:21:58
写的真好,太长了,都可以整理成短文小说了

楼主留言:

就是一个短篇同人文

1条评分点券+3
清风不止 点券 +3 抢到沙发 奖励点券: 3个(SYSTEM) 2019-03-17
赞助之梦,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2 发表于: 2019-04-01 15:02:47
写得很好呀!
1条评分点券+2
shiratoriyuu 点券 +2 抢到板凳 奖励点券: 2个(SYSTEM) 2019-04-01
赞助之梦,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3 发表于: 2019-04-13 14:04:19
写得很不错啊,加油楼主,再写多几篇
1条评分点券+1
millymorgan 点券 +1 抢到地板 奖励点券: 1个(SYSTEM) 2019-04-13
『哈漫』催泪的动漫人物的“离开”
 
4 发表于: 2019-04-14 20:54:22
回 millymorgan 的帖子
millymorgan:写得很不错啊,加油楼主,再写多几篇 (2019-04-13 14:04)  h@=H7oV7k  
x.qn$?3V]  
谢谢喜欢!有写的好的我会继续发过来的!
2021.04月 注册纪念日 福利领取帖
 
快速回复
本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