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什么!淘宝捡漏福利群,还可以赚点券?免费拿VIP?!
  • 15阅读
  • 15回复

[连载]【原创非首发】不解风衣的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 发表于: 2020-02-23 10:51:03
— 本帖被 momokanni 执行提前操作(2020-02-28) —

《不解风衣的你》

(一)

    岑遇买了件风衣。

    岑遇买了件能变成人的风衣。

    这不是什么扩写句子的蹩脚示例,而是一件真事。在上网发帖求助之前,当事人岑遇决定先上医院挂号求助。

    “等等!你不要冲动!”新晋为人的风衣先生双臂一展挡在门口,“我觉得你应该先向我了解一下基本情况!”

    岑遇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向你?”

    风衣先生激动道:“对!你可以提问!我知无不言!”

    “好吧,”岑遇十分冷静地问,“那你觉得我该挂眼科还是精神科?”

    风衣先生一哽:“我觉得你应该问问我叫什么之类的问题。”

    “你叫什么?”

    “易逢。”

    “好了,我问完了。”岑遇好脾气道,“能让我走了吗?等会医院该下班了。”

    易逢张口结舌,随即被岑遇扯住了胳膊。

    扯人的岑遇暗自用力:“你怎么不动?”

    被扯的易逢真诚发问:“你怎么扯不动?”

    岑遇气得一脚踹在他腿上。

    “卧槽!你属霸王龙的吗?!”被一脚踢翻在地的易逢大惊,坐起身来难以置信地盯着岑遇。

    这个人的下肢力量跟上肢力量竟然是成反比关系的吗?

    岑遇懒得理他,跨过他横在门前的腿就往外走。

    易逢以饿虎扑食之态向岑遇扑过去,紧抱其腿:“岑遇,岑遇!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变给你看总行了吧?我真的就是你今天早上买的风衣啊!”

    岑遇垂眸看着这死皮赖脸的家伙,一时无言。

    半晌,易逢问:“岑遇,你在想什么?”

    岑遇答道:“在想把你送到研究所,我有没有钱可拿。”

    易逢闻言缓缓松开了抱住岑遇大腿的手:“你终于肯相信我了。”

    岑遇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没听说过抓重点这种科学的工作方法。他二话不说,抽回腿来,转身回房。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少跟笨蛋讲话才能保全智力。况且世界是物质的,神神鬼鬼的不可信。信了这一个,世界观就会扭曲;世界观一扭曲,后头指不定还有什么不符合科学常识的东西出现。

    岑遇默默为自己做心里建设:要相信科学!妖魔鬼怪不可信!

    易逢跟着他进来,顺便关上了门:“岑遇,我还用变给你看吗?”

    岑遇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直,一派镇定:“你现在就变吧。”

    不能迷信科学!妖魔鬼怪不可信其无!

    易逢右手虚握成拳抵在嘴边,清了清嗓子:“那、那我变了?”

    岑遇郑重其事地点头:“好。”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易逢。

    三秒。

    十秒。

    二十秒。

    房间里钟表的秒针已经转完了一圈。

    易逢默默转过身,背对岑遇。

    他理直气壮道:“你不要一直盯着我。我一害羞就变不出来了!”

    岑遇差点没被他气得笑出来。

    易逢甩了两下胳膊,捂住通红的耳朵:“我真的要变了!”

    岑遇憋着笑“嗯”了一声,下一秒便被骤然亮起的白光刺得猛然闭上眼睛,偏过头去。片刻后,他迟疑着睁开眼,发现房间里已不见易逢半点影子,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件摊在地上的卡其色风衣。

    他“噌”地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又趴在地上往床底看了看——没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岑遇慢慢靠近了地上那件风衣。他攥着风衣的一只袖子将它拎起来抖了抖:“易逢?”

    什么也没发生。

    岑遇疯狂抖动风衣:“易逢!易逢?”

    刺目的白光再次亮起。岑遇感觉到自己攥着风衣的那只拳头不可抗拒地被撑开,握在手心的东西显然已不是风衣袖子,而是温热的、棍状的不知名物体。他缓缓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只赤着的脚,而他自己的手正握在人家的脚腕上。

    目光下移,岑遇同被迫半躺在地上的易逢四目相对。

    一秒过后,岑遇若无其事地别开脸,松开手里的脚腕子,将手背到身后。

    易逢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岑遇,你刚才是不是叫我来着?”

    你这么开心,是因为曾被肥宅快乐水浸泡过吗?

    岑遇问:“我刚才拎起风衣的时候拽的明明是袖子。为什么你变成人之后原本是袖子的地方会是脚腕子?”

    易逢满不在乎道:“这哪儿有什么对应关系啊?别说脚腕子了,你就算拽到头、拽到屁股,也都正常。”

    好的,明白了。只是你大可不必把你自己的头和屁股并列提起。

****

这是篇无脑甜文!

首发在半次元……没网址。

球球路过的大家跟我聊聊天!闷家里快闷疯辽!

3条评分点券+56
momokanni 点券 +16 - 02-28
momokanni 点券 +20 - 02-28
momokanni 点券 +20 非首发奖励减半哦 02-28
1 发表于: 2020-02-23 11:00:00

    岑遇露出一个微笑以表怜爱之情。

    易逢也笑:“现在总没什么问题了吧?”

    岑遇微笑着摇头。

    易逢欢呼雀跃:“那我住哪个房间?跟你住一个也行!”

    “不,”岑遇和和气气道,“你出去。”

    “啊……我睡客厅吗?也可以啊。”易逢怀着一丝希望试图挣扎。

    “不,”岑遇抓住他的手腕将他往外带,“我的意思是,从我家出去。”

    就在这瞬间,易逢听见了梦想破碎的声音。

    他垂头丧气地被岑遇扯到楼道里,委委屈屈地问:“为什么赶我走啊——”

    “不赶你走难不成还留着你剁成馅儿包饺子吃吗?”岑遇微抬下巴冷眼瞧他,“你是我什么人啊?”

    “我是……”易逢小心翼翼道,“你女人?”

    岑遇冷笑一声,转身、进屋,反手“啪”地甩上门。

    易逢手足无措地在门前站了一会儿,走到门旁靠墙坐了下来。

    “女人如衣服”这话,是他还在商场展示柜里待着的时候听一个男人说的。早在那家伙被身后站着的老婆追着打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纯属屁话的。

    易逢想着想着,侧身躺倒在冰冷的楼道里,闭上双眼,只恨自己流不出后悔的泪水。

    十分钟后,他睡着了。

    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想看一眼易逢走没走的岑遇俯视着对方睡得红扑扑的脸颊,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是脑子里哪根筋没搭对才有了暂且收留易逢一晚这种想法的?

    岑遇面无表情地合上门。

    楼道里没有空调,没有被子应该也不会着凉,顶多热了那么一点。那还担心什么?担心他血被蚊子喝干吗?

    岑遇闭了闭眼,心中默念三遍“一心一意爱自己,舍己为人被驴踢”。

    半分钟后,他打开了门。

    算了,老巫婆的话不可信。弘扬社会正能量人人有责,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才是正道。

    岑遇抬起右脚又放下,有点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蹲下身子伸出手拍了拍易逢的肩膀。

    易逢不适地皱了皱眉,喃喃道:“怕……嗯,我……怕……”

    岑遇愣了愣,手下动作放轻了一点,低声说:“喂,易逢,醒醒。进屋睡。”

    易逢迷迷糊糊地把眼睛睁开条缝:“岑……岑遇?”

    “嗯,是我。进去睡吧。”

    “岑遇,”易逢说话时还带着点鼻音,“帕……帕尼尼好好吃。”

    好,你继续吃。地板够硬,硌着你脑壳好逼你做梦。

【微信福利】关注之梦公众微信号,每天6-15MB,额外50MB!
 
2 发表于: 2020-02-23 11:00:44
    岑遇此刻心如止水,缓缓站起身来。 .M qP_Z',  
    躺着地上的易逢仍在含含糊糊地说话:“岑遇……岑遇,你真好啊。” d6Ht2  
    岑遇两臂交叉抱在胸前,没好气道:“好个屁,赶紧起来。赖在地上等着扎根儿啊?” 8v:T.o;<  
    易逢“嗯”了一声,慢吞吞地爬起来,揉着眼睛站在岑遇面前。 %"q9:{m  
    岑遇冷着脸推开门放他进屋,然后把门关上锁好。 2":pE U{E  
    “左边最里头那间是客房。床上那些装在袋子里的枕头和被褥都是干净的,你自己铺好了睡吧。” hCi60%g/n  
    “谢谢你。”易逢点了点头,往里头走。 dH;8mb|#'  
    “等等,”岑遇叫住他,“拖鞋。” bZ dNibN  
    易逢一怔,随即笑了起来,走回去从岑遇手里接过拖鞋,弯腰穿好。 W =D4r  
    “好像有点小。”他说。 1auIR/=-  
    岑遇咬牙:“能小到哪儿去?你赤脚大仙吗?” ;@mS^ik")$  
    “你家经常有客人来吗?”易逢打量着脚上有些旧的拖鞋问。 sfpZc7  
    “全屋两双拖鞋,真有客人来的话穿什么?”岑遇语气平淡。 P@,XEQRd`  
    “哦,那我睡觉去了。”易逢察觉到岑遇说起此事情绪有些不好,于是没再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 mUNn%E:7@{  
    岑遇“嗯”了一声,垂着眼帘站在原地没动。 S 8kCp;  
    易逢道过晚安,穿过客厅进了客房。 Xe3U`P7(  
    客厅里的电视没关,音量调得有点大,广告的声音能清晰地传到玄关。 Xc =Y  
    优雅动听的弦乐四重奏之后跃入耳中的是由低沉的男声念出的品牌名——LITHO。 BGvre'67  
    岑遇闭了闭眼,抬手关掉玄关的灯。
【关注之梦微信公众号,精彩内容等着你】
 
3 发表于: 2020-02-23 11:03:49
放一下简介: ?fQ'^agq  
买来的风衣变成人后,岑遇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TEP,Dq  
易逢:我想跟你在同一个户口本上。 :,3C 0T3r  
岑遇:那你认我做爸爸好了。 OTvPUkp*  
———————— $POu\TO  
风衣精×风衣买主。 wx]0p  
无脑甜文,最傻的那俩就是主人公。 ~IY%  
求大家跟我多说说话话吧!聊天选我!我脑子里水多且温度正好!大家请注意身体多喝热水!(住口。
『下载区』体育竞技文里的男神/女神
 
4 发表于: 2020-02-23 11:13:06
有姐妹愿意理我吗(没有 Q1T$k$n  
**** &9.Cl;I  
《不解风衣的你》 +=>,Pto<  
(二) fJ=0HNmX  
    第二天早上,岑遇罕见地起了个大早。虽说他坚持认为对自己而言少睡一小时等于短命大半年,但“死线”这种东西的威慑力有时候确实比死神还大——至少此时此刻,就算长柄镰刀已经架到脖子上,岑遇也绝对不肯放下手头的画笔。 ^+*N%yr  
    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八点,其间岑遇吃过半碗面,上过一趟洗手间;余下时间不是在画就是在思考如何画。 v3*_9e  
    对这种生活方式,易逢叹为观止。 a]$1D!Anc  
    他并没有打扰别人工作的恶习,因此一天下来没进过一次岑遇的画室,只在征得同意后逛了逛其他房间。 ,L|%"K]yM  
    晚上八点半,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扒拉蛋炒饭。 `vU%*g&R  
    易逢问岑遇:“你是不是把这个月的工作全做完啦?” eln)BW#  
    “还有个作品集要筹备。”岑遇想了想,“不过那个我先前已经弄了一部分,估计月中旬就能完事儿。” y|jl[pyg)  
    “你房间里的挂历上的截止日期明明就画在三个月后。”易逢打了个哈欠,“还有你今天收完尾的这一批,最早的交稿日期都要等到下个月了。这么早完稿,你之后有长假放了。” 272q1~&  
    “那就放啊,”岑遇盯着电视道,“正好补觉。” zKyyU}LHH  
    易逢有点无奈:“你把所有任务都堆到前期完成,不会很累吗?” [xK3F+  
    “我把后头的时间空出来放松了。”岑遇咽了口饭。 ]RwpX ^ 1  
    “你这是镜像的拖延症吧?”易逢感叹,“甲方是被你骗了才给你那么长时间的吗?” MOQ6 :  
    岑遇冷冷道:“因为我是著名插画师啊——约稿一篇排队十年的那种‘著名’。” =h-U  
    易逢打了个哆嗦,往嘴里塞了一大勺蛋炒饭,咽完才说:“你说这种话也就算了,别用夸张的修辞手法行不行?不然迟早被同行雇人暗杀。” <kfnpB=  
    “等等,”他看了岑遇一眼,“你拔了脑袋往下倒的吗?吃这么快?” I:E`PZ  
    岑遇垂眸凝视自己手中的空碗,沉默片刻,把它端端正正往茶几上一放:“吃得慢的人洗碗。” UBv,=v  
    易逢难以置信:“你竟然吃完才说?”
『狼版』我想和你说
 
5 发表于: 2020-02-23 11:20:28
    岑遇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看电视。  Z< 1  
    他是不会错过《星际宝贝》的——半秒都不会。 PoHg,n]  
    寄人篱下的易逢忍气吞声,吃完饭后乖乖把碗洗了,这才爬上沙发跟岑遇一起抱膝坐着看动画片。 mWv3!i;G<s  
    播广告的时候,易逢扭头看了看岑遇;后者已经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O24m;oHM  
    易逢看着他玩,看了三分钟之后终于承认消消乐比电视台广告有意思。 D+#E -8  
    岑遇又通一关,拿起马克杯喝了几口水,对易逢道:“你可以去书房拿本书看。这个台的广告比它的节目还长。” L s G\OG  
    易逢惊讶道:“不会被要求整改吗?” Ij 79~pn  
    “不会,因为我又用了夸张的修辞方法。”岑遇低头再开一局消消乐。 KsddA  
    这次没通关。 #?RU;1)Cw  
    岑遇丢开手机,往沙发上一靠:“易逢?” 2ElJbN#  
    看公益广告看得津津有味的易逢扭头:“嗯?” .fn \]rUv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岑遇问,“你不是件风衣吗?怎么还懂广告法?” > ;jZa  
    “仔细想想还真诡异,”他慢条斯理道,“你竟然会说话,还认字。” ,D5cjaX<  
    易逢恍然大悟:“原来我是个天才!” m1j*mtu  
    岑遇“呵”了一声。 gGR"Z]DBk  
    “你不要这么不屑,”易逢委屈道,“我还是棉花的时候就有意识了不行吗?” , |0}<%  
    “可你又不是一朵棉花做成的。”岑遇双目逐渐无神,“况且,你以为你是纯棉的吗?别傻了。” Vk` h2BV  
    易逢思索数秒:“那会不会我其实本来是个人,因一场事故而魂魄离体,附在风衣上?” jxP;>K7O  
    “所以你本来是世界顶级豪门的总裁,”岑遇接过话头,“如今身体正在ICU里沉睡,等待魂魄的回归?” FX;QG94!  
    易逢兴奋道:“有道理!” Oylf<&knF\  
    “哈,那场事故十有八九是人祸。”岑遇道,“每干掉一个易逢,就有一家公司脱离破产窘境。” ~Q*%DRd&Z-  
    易逢瞬间萎靡不振:“好吧……其实我知道的东西都是从别的衣服那里知道的。还没变成人的时候,我可以附其他衣服的身;变成人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不行了。” |e=,oV"  
    “但这没关系,”他嘟囔道,“就算只是件风衣,我也是高定的。” t;){D:]k  
    岑遇闻言有些疑惑:“可我是在商场里直接买到你的啊。” hMa]B*o/-  
    易逢脸上写满失落:“订我的那个人不要我了,把我放在展柜里出售。”
【关注之梦微信公众号,精彩内容等着你】
 
6 发表于: 2020-02-23 11:21:14
    “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吧?”岑遇挑眉,“你是不是记错了?” (|F*vP'  
    “绝对没有!”易逢音量突然增大,“店是他家的,他个资本家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D,FHZD t  
    “准确来说是在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他想怎样就怎样。”岑遇神色平静,“况且店不是他的,他算不上资本家,只是企业家罢了。” 2Zm0qJ  
    易逢突然安静下来,垂首沉思。 =WyDp97@+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向岑遇,问:“为什么我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NxfOF  
    因为你这个把重点抓得偏到室女座超星系团之外的家伙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你自刎吧。 .Q<>-3\K  
    岑遇正了正视线,看恰好在此时继续播出的《星际宝贝》。 []D&bYpv  
    易逢安安静静地跟着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岑遇,你认识程恩叙啊。” V[mT<Lc  
    岑遇发出一声鼻音。 ] ;KJ6  
    “你们是朋友?” wDw[RW3  
    “算是。” G3C~x.(f  
    “哦……好吧。” 3\AU 72-  
    客厅里只余电视发出的声音。 .28<tEf  
    等到今日份的动画片播完,已经快十点了。 b}\N;D.{  
    早上起得太早的岑遇现在困到眼睛都睁不开,下沙发之后拖鞋穿反,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垂着脑袋把鞋踢掉重穿。途中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慢吞吞地转过身去,恰巧撞上易逢投来的目光。 5b5x!do  
    岑遇头发两个多月没剪,长得又快,发尾几乎跟下巴平齐,额前的刘海也已经能盖住鼻尖了,即便被他别到耳后也还是留下几缕晃晃悠悠扫在脸上。 1eA7>$w}[  
    易逢看着他半侧过去的脸,突然发现他眼睛其实很大,只是被下垂的长睫遮住了一些才不显。现在他显然在强忍困意,眼睛十分勉强地睁到正常大小,但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了。 ~cWAl,(B<F  
    几秒后,易逢忍不住笑出了声。 _,kj:R.  
    “岑遇,”他哧哧笑道,“你好像个瞎子啊。”
7 发表于: 2020-02-23 11:23:12
    岑遇的表情逐渐变得凶狠。 oL-]3TY~  
    易逢见状举起双手:“对不起,我乱说的。” ,y1PbA0m  
    岑遇静止了两秒,随即缓步走到沙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易逢。 iky|Tp  
    “今天早上我太忙了,忘了告诉你一声。不过现在说也不算太迟——”他说,“我不会再收留你第三个晚上了。明早你必须离开这里。” ) g0%{dfJ  
    易逢原本上扬的嘴角逐渐压平,举着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 w}L]X1#sF  
    他心里清楚得很,岑遇往外赶人的话从来都不是开玩笑的。 0mpX)S  
    “岑遇,我是你买回来的啊。”他还算平静地抬起头,“为什么你一定要赶我走?” y>:N{|  
    岑遇脸上没什么表情:“我买的是衣服,不是人。我不想做养小白脸的冤大头。” N%kt3vmQ_  
    你看上去才比较像小白脸好吧? rUwZMli  
    这话易逢有胆想没胆说。他只敢说:“那我变回风衣好了,让我留下吧。” toLV4BtIG  
    “那你变吧。”岑遇说得很干脆。 o\BOL3H  
    易逢表情一僵——他觉得自己只要变回风衣,再变成人时就只能出现在门外甚至是楼下装可回收物的垃圾桶里了。而且,答应变回风衣当然只是缓兵之计。先不提愿不愿意的问题,最重要的是风衣变人这种事情不像美少女战士变身那样想来就来;变幻过一定次数之后,他就再也变不回风衣了。这样一来一定会被岑遇扫地出门的! &]V.S7LC #  
    “岑遇,”易逢绞尽脑汁想说服岑遇,“其实我不用吃饭的……” UMv.{iEj  
    “你把刚才吃的蛋炒饭吐出来再说话。” 5]~'_V  
    “我真的吃不吃饭都行的!”易逢跪在沙发上,整个人往沙发靠背上一趴。 ,Z aRy$?  
    “我养你也可以啊。”他两只胳膊垂在靠背后方晃悠,“我出去工作好不好?” p5Z"|\  
    岑遇没接话。 ~3^ 8>d/  
    易逢偏过头来,侧脸贴着沙发靠背,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岑遇。 f W!a|?e$  
    他眼型偏长,线条柔和漂亮;眼珠是浅咖色的,望向别人的时候像在眼里含了一汪泉水,清澈又明亮。 :8I9\eet3  
    岑遇被他看得别过脸去。 lvdf^b/ j  
    怎么办,他的眼珠颜色真的好像奶茶。 B`YTl~4  
    想喝奶茶。 r`=+L-!  
    岑遇清了清嗓子:“易逢,你是不是对你自己身份的认知是不是有点偏差?” ,NOsFO-`<  
    易逢一怔:“偏差?” ]Gzm^6v  
    岑遇扭回头来问他:“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人吗?” Hfv7LM  
    易逢思考片刻,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 _uWpJhCT  
    “你是黑户啊。”岑遇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Ac96 [  
    “黑……户?”易逢如遭雷劈,神情呆滞地仰视着岑遇。 ?fiIwF)  
    他,一介高定风衣,一朝成人,竟沦为黑户。 '>NCMB{*  
    没户籍、没学籍、没工作;现在要啥啥没有,将来干嘛嘛不成。 :D euX  
    易逢他枯了,他萎了,他枯萎了。他眼含热泪问岑遇:“你家有菩萨吗?” ]5mnew  
    岑遇摇头。 u6?Q3 bvI  
    “没关系,”易逢转过身子在沙发上跪好,“心诚则灵。” )5rb&M}  
    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口中念道:“普贤菩萨、普贤菩萨……烧香皈太上,稽首礼虚皇。请你降下一个户籍给我吧。阿门。” tG:25T0  
    岑遇在旁边听着,下意识抬头望了望天花板。 au N6prGe  
    他真的很怕待会儿天降惊雷把易逢这厮脑子里进的水给分解掉。
8 发表于: 2020-02-23 11:28:08
下午再接着发。 [\'%?BH(^  
路过的姐妹你们理理我,我快闷哭辽(乞讨
离线 dogigamy
9 发表于: 2020-02-23 12:02:56
很棒啊,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