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8阅读
  • 38回复

[连载]【原创首发】《赶在娘子红杏出墙之前》(言情)- 6月16日更新至37L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0 发表于: 2020-05-20 13:35:08
(九) UXU!sd  
在连希宁抱怨席天辰的第七天,她甩掉丫鬟,独个儿走到一片杳无人烟的草地,躺在上面,看天空,猜想天上的神仙在做什么,滚几个圈,想念席天辰家的软毛贵妃榻。 H2EKr#(  
不知不觉,她睡着了,动也不动,蝴蝶停在她的发髻上。 P.8CFl X  
不久,走来一个年轻高俊的身影,坐在她的不远处,把天空、树阴、野花、蝴蝶和蝴蝶下的她一一画下来。 ZW+[f$X  
大概睡得差不多,连希宁懒床般在草地滚了一下,蝴蝶被惊动了飞走。 A'jw;{8NpF  
徐徐地张开眼,她看见了那个身影,顿时坐起来,她提着衣裙走过去,有点兴师问罪的意味,「你搬走了也不派人跟我说一声,我都以为你是不想理我而搬走。」她的心里补了一句小气鬼。 nMz~.^Q-  
席天辰看着她,看见她理直气壮生气的样子,仿佛真像他欠了她似的,不禁笑了。他不会觉得是她娇蛮,她只会对他这般,因为在她意识深处,他就该对她好。是他惯出来的。 C3m](%?   
连希宁气过以后,突然顿住了,抿住唇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话。谢谢你之前的书和食谱。」 -;VKtBXP</  
她从不对人生气,再不满都只会自个儿嘟噜,怎么她竟敢……是她在凡间待太久,天上养出来的神仙修养都掉了吗?  G{4~{{tI  
真怕在凡间没练出情爱感官,却习得一身爱埋怨生气的坏性格。奇了怪,在认识席天辰之前她都不是这样的。 D7'P^*4_B  
发觉自己的坏脾气只针对席天辰,连希宁再衷心说:「对不起啊,我没有跟你生气,你不要怪我啊。」 RU r0K#]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只有他的倒影,小巧高俏的鼻头微微皱起,任谁看了都生不出怨气。 u0 & aw  
席天辰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她本来见他伸手都本能地缩一缩,知道他只是摸头,便温顺地待在他掌下,席天辰忍住了把她抱入怀的冲动,收回手。 T[$! ^WT  
「我没怪你。」毕竟是他故意给了利诱又故意收起的,小人儿被惹毛了也正常。 「我搬到这小镇最东面的宅子,你若想看笑话本,随时可以来找我。」 Er 4P  
闻言,连希宁双睛发着亮光,赶紧答应下来,可是过后又想,原本是陪着自己未婚夫去当然没问题,现在未婚夫不在,凡间的世俗是不容许她这样的。 47(/K2  
「我不好总是打扰你。要不我每天差一丫鬟到你府上取吧,你看可好?在我屋里的书也是要还给你的。」 gWqO5C~h  
席天辰答应了。 ]7#@lL;'0  
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再等一年,她的顾虑便会消除,他可以等。 ;JNI $DR  
d{~5tv- H  
过些时日,小镇上的人都打探出小镇上最貴的宅子的新主人。知道主人家是国试首名不愿入官场的书生,曾经在另的小镇当过夫人,学问很高。 @(;zU~l/  
于是,一些人家便心思思的想把自家男孩子推荐去主人家门下做学生。 p-KMELB  
主人家心底很好,愿意免费教不足十二岁的幼童。 /.?m9O^ F  
再过些时日,主人家的俊朗模样传遍整个小镇。人们也打探出主人家年纪轻,至今尚未娶妻。 ch^tq",1>  
于是,一些人家便心思思的想把自家女孩子送到那宅子当女主人。 hqPpRSv'  
心底好的主人家却一一回绝,害得众多女孩子心碎,同时又好奇到底谁家女孩子能入主人家的眼。 dcK7Dd->  
又是一些时日,人们发现了主人家与连府的瓜葛,想知道那丫鬟的主子是谁。不久,人们便看见那丫鬟是跟着连府的连希宁,那位冷漠寡言的大美人。 WJB/X"J  
人们奇了怪了,那连希宁不是与连家夫人的娘家讨论过婚事吗?提亲被拒绝的人都知道。 Ru1I,QvCj"  
不过,他们又真没见过有别镇的人来提亲。莫非,婚事告吹了? oH[4<K>  
于是,心思思想娶连希宁的男子便蠢蠢欲动了。
1条评分点券+35
momo酱 点券 +35 - 05-23
11 发表于: 2020-05-21 18:14:15
(十) da,Bnze0  
小镇的人们开始向连府进出的侍卫丫鬟打听连希宁的婚事。 ';\v:dP  
连家二夫人被家主问话,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明明口头都承诺了却又反悔,也不怪蒙家,但万一蒙家明年中举却不来提亲,这时再以此理由来回绝人,怕是怕影响连希宁的声誉。 Cd"cU~HAB  
而且,他们收到消息,蒙家与另外一家人最近来往密切。 5g-AB`6T  
侍卫丫鬟收到命令,只能回答模棱两可的答案。 &`9p.  
而其中一个侍卫也收到了来至席府仆人的询问,随意打发后,便向家主汇报。 qoo+=eh!  
$&C~Qti|G  
同时,连府也听闻外间的流言,连希宁这天睡醒便被家主召唤。 T08SGB]  
「你的丫鬟每天都到镇东的席府?」 Z#1 'STg  
「是啊。席府有很多笑话本,还有个会做菜的厨娘,我让丫鬟每天去换书看。」连希宁乖巧地解释道,生怕家主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禁止她与席府来往。 !qQ B}sAf  
「你可知外面怎样说吗?」 [|&V$  
「流言止于智者,我问心无愧。」 WcG}9)9  
「你与那席府有没有互通情意?」既然是一家人,连家家主直白地问。 J$/'nL<{^  
「没有。」没有一丝犹豫。 1h[xVvo<L  
连家家主顿住了,打量连希宁一番,再缓缓开口:「若是把你许给席府,你可愿意?」 ! /^Jma7n  
连希宁没有说话,这个问题把她难住了。 0?{Y6:d+  
连家家主没有催她,她过会才开口:「不是嫁给蒙非吗?怎么换人了?」 j -R9=vB2  
听见她的话,连家家主以为她对蒙非上心了,但现时能与蒙府结亲的可能性说不准,不想她难过,便道:「你且考虑席府,若是愿意,我再去会会他。」 >p[skN   
连希宁满脑子疑惑,稍为福身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z :q9~  
ZITic&>W  
月老已经很久不给她报梦,她现时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姻缘对象可以换人的吗?月老会同意吗? w|AHE  
若是嫁给席天辰…… FD+y?UF  
连希宁仔细想了想,她搬进席府,那席府的厨娘、贵妃榻和书房岂不都成了她的?想想也开心。 y;r{0lTB  
连希宁于是留这一念想,若是月老明天之前在梦里出现阻止她,她便坚持嫁给蒙非,若是月老不出现,那相信换对象也无碍,她就嫁给席天辰吧。 hbOyrjan x  
连希宁想着想着便笑出声来,丫鬟用奇异的眼神看她两眼。 .EXe3!J)!  
l0&Y",vy  
连希宁如往常一般睡了一个长长的午睡,晚上也很早入睡,一直睡到明日太阳高掛才醒来。 }=fVO<R v  
然后,她高兴地意识到月老没有报梦给她,所以她早早便到家主屋里请安。 uDWxIP,m  
「不论是蒙非还是席天辰,我都是愿意嫁的。」她笑道,没有一点女儿人家的羞涩。 jk\04k  
家主点点头,「虽说席天辰学问高,也愿意免费教学,但毕竟没有接触来往过。我让你几个堂哥跟他相处一番,再谈婚事。」 ~hk;OB;  
X;vfbF   
每天早晨时间都会有一群幼童在席府的大厅中学习,正午之前便会离去。 68 *~5]  
席天辰平日对人冷漠,那些幼童和幼童家人都没法与他套近乎。 T0Kjnzs  
而连家公子个个已过十六岁,连群结党的在人家下课时到席府,那些幼童家人还等着看他们被劝走,却见连家公子进出了好一会都没有出现,十分惊奇。 dP7nR1GS  
一次激不起多少浪花,但陆陆续续有人说见连家公子与席府主人家关系密切,时常结伴出游。 ! /qQ:k-.  
人们又开始猜想连府与席府的关系了。 'WC> _ L  
#j?SdQ  
1条评分点券+30
momo酱 点券 +30 更新 05-23
12 发表于: 2020-05-22 15:08:25
(十一) (.a:jL$  
所以到后来,连府和席府传出結亲,人们也没有任何惊讶之色,一个个都挂着意料之内的神算神情。 B RF=TL5Z  
连家等到明年,蒙非果然考得国试首名,然后马上就传来迎娶苏家姑娘的消息。 .8hB <G  
连家二夫人心里有气,断了跟蒙家表哥的联络。 :nYl]Rm  
连家公子们早跟席天辰暗底里说好了,来至席府的提亲队伍早早便来到连府,连家家主笑呵呵地迎接,而另一个当事人则还在被窝里睡觉。 :Xc%_&)  
因为两家人暗底里早已商议好,所以很多复杂的程序都简化省略,反正聘礼已收,嫁妆已备。 ab8uY.j  
连希宁在睡觉的时间中,她的婚事已经定下来,在两个月后的五月二十日行礼。 2bBTd@m4  
连希宁对这婚事没有任何意见,惟一算上不满的,就是此地习俗不容许已定婚男女见面交往,所以她屋里的丫鬟也不能到席府去。 y#8| @?  
连希宁百无聊赖,准新娘不好出门,整天困在房间里发霉。 ; mF-y,E  
她没有将嫁作人妻的喜悦和害羞,对她来说似不是多大的事,不过倒是时不时问丫鬟还要等多久,让其他连家人宽心。 X96>N{C*>  
M7BCBA  
0Qvbc}KP8  
这天,连家人替她试嫁衣。 sJ)XoK syW  
二夫人笑道:「宁儿天天吃这么多,这身形还没见长。」 I#QBJ#  
「别人家女儿十六岁都是大姑娘了,宁儿还像十三四岁女孩似的。」 <@xp. Y  
「这张脸还像是孩子,没长开啊。」 v;" [1w}  
「不过我们家宁儿真漂亮,长开了可了不得了。便宜席家那小子了。」 4jefU}e9#  
连希宁没有多回应,但她知道怎么回事。她算算手指,还有大概十年便是五百岁了,到时候会长到凡人十五岁时的身体的。她到了六百岁便能长到凡人十八岁的身体,进入成年期,那之后身体便会长得极慢,有多慢主要还是看神仙的仙力。像是月老都活了三千多年,模样还是凡人不足三十岁的时候,又年轻又好看,迷倒不少女神仙。
1条评分点券+18
momo酱 点券 +18 更新 05-23
13 发表于: 2020-05-23 20:29:51
Z(|'zAb^  
(十二) s[n*fV']A  
五月二十日当天,连希宁出嫁。 s#* DY  
她忍着各种不适,听候各种吩咐,沉静的她终于熬到了晚上。 n7p,{KSQ  
一个婆子说了些恭祝说话,往她身上和附近散了些东西,然后她听见开门和关门声,房间随之安静下来。 F8pP(Wl  
她正坐在床上,盖头挡住她的视线。她知道规矩,等着席天辰掀盖头。可是席天辰迟迟没有动作,她忍不住抱怨:「凤冠很重,我快撑不住了,你快掀啊。」 /l b"g_  
席天辰喉咙发出低沉的笑声,一双干净的手指缓慢地掀起她的盖头,连希宁直视坐在她旁边的他。 O/ ih9,  
连希宁很美很媚,年纪尚小,模样还带着稚气,脸上肉嘟嘟的,让人第一时间会把她当成漂亮的孩子看待,不至于太过魅惑男人。但今天,她脸上画着桃红的妆容,身穿庄重华丽的大红嫁衣,倒把她的媚加深几分。 84f~.45  
她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一点欢喜的笑意也没有,看似就似平日一样。 z#u<]] 5  
他没有介意,他认识的她就是这样。 it)!-[:bm  
连希宁也打量着他,平日没见过他说这样一身红,搞得像月老一样,她觉得平日的他更好看一些,「你还是适合穿浅色。」 7Ap==J{a  
席天辰笑笑,「好,我都听娘子的。」 XIRvIwO  
这一声娘子叫得很自然,但连希宁听得有些不自在,他那低沉的嗓音就像在她耳边吹气一样,酥麻酥麻的。她别过头,「婆子说要先喝完合卺酒才可以上床睡觉。」说完,她便自个兒走到离床不远处的饭桌上。 uG^RU\(  
席天辰坐她在旁边,二人拿起酒杯,连希宁的个子太小,他们之间又有点距离,所以杯子够不着。席天辰见状,另一手直接连人带椅把连希宁搬到他身侧,顺利地喝完酒。 "/g\?Nce  
连希宁放下杯子,在他身边坐好,也没有再搬开椅子,拿筷子吃东西。饭菜有些凉,但菜式都是她喜欢的,忙了一天都饿坏了,所以顾不上直接放进口里,席天辰却止住她的手,「我让人送些热菜進来。」 K)&oDwk  
连希宁摆摆手,「我没那么娇气,我的肚子等不及了。」又往​​口里塞几口。 KM9)  
「难为你了,不会有下次。」席天辰摸摸她的头,看她吃得像松鼠,可能真饿着了,速度比平时快了不少。 }1BpIqee  
40m>~I^q}  
差不多把整桌饭菜吃完,连希宁才放下筷子。吃完睡意就来了。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天没有在平日睡觉,每次打瞌睡便会被人唤醒。现在她坐着也能入睡。 ]b&O#D9  
满满的睡意令她头昏脑涨,把头上的凤冠首饰放在桌上,把头发放下来,厚重的嫁衣随手脱掉,只着里衣不管旁人躺在床上,盖上被子。 Ap)pOD7  
看着她像是在自己的闺房那样随意的席天辰已经听见她平稳的呼吸声。 2S@aG%-)  
他眼底笑意满满,把她的衣衫收拾妥当,走到外面唤来些水,把她的脸和脚都擦了一遍。然后才收拾自己,最后只穿里衣钻入她的被窝,终于光明正大地把她抱入怀里。 %4I13|<A`  
这晚是他们的洞房夜,比起睡觉,他更想欣赏她的睡颜,粉嫩的脸颊像花辫一样娇嫩,那比红花更艳的唇相信会比蜜更甜,他低头轻尝,如他所料。他没有过多动作,不能打扰她的睡眠。 !)//b]  
她是他的小娘子了。乖乖地待在他身边。跑不掉了。
1条评分点券+27
momo酱 点券 +27 如果长时间版主没有评分,可以私信版主提醒一下 05-25
14 发表于: 2020-05-24 14:44:00
6rMNp"!  
(十三) r*{`_G=1  
成亲翌日的早晨,少了幼童进出的热闹,多了一份温馨的安宁。 h_15"rd  
连希宁醒来时,便感觉到自己像窝在暖炉旁,暖得很舒服,她感觉到身上有些重量,过了片刻意识到是有人在拥住她。她挣扎地张开眼,眼前是红色的里衣,再往上看,是男人有着明显喉结的颈脖,线条分明的下巴,淡红的薄唇,高挺的鼻,一双见不到底的漆黑眼眸。是席天辰。第一次以这个角度看他。还是很好看。她喜欢这种好看。 @@H?w7y?&  
「早。」他笑着说。 \e~5Dx1  
他笑起来,眼睛像黑夜里的星星,特别耀眼。真好看。 ^y[- e9O|  
「早。」说完她便闭上眼。 <aQ5chf7  
他一只手臂在她颈下,一只手臂环过她的腰贴着她的后背。而她自己則一只手缩在身前,一只手搁在他的腰间。 ^J)0i_RS  
她向来愛赖床。她的脑袋在他的胸膛蹭了几下,觉得自己窝得舒服才停下来。没有睡着,只是不想动。 .p(%gmOp#  
床很软,他的身体像是随她任意变动的抱枕,她靠得很舒服。虽说快要着入夏季,但二人相靠的温度正刚好。 UdcrX`^.  
]nq/y AF%  
陪着连希宁躺了半个时辰,席天辰说:「饿了吧。起来吃早点吧,到巳时了。」 Iqq BUH  
想到席天辰府上的厨娘,连希宁嘴馋了,很听话地起来。 SLda>I(p7&  
席天辰唤来水,把陪嫁进来的丫鬟拦在门外,捧着水盆到连希宁身前,亲自侍侯连希宁清洗。 *M'/z=V?%  
连希宁没说什么,乐于有人服侍她。 &/(JIWc1su  
「你想穿什么?」席天辰打开二人的衣柜。 ^Vg-fO]V  
席天辰那边是一清色的浅色淡雅衣衫,而连希宁那边是各种红的衣衫。 d fSj= 4  
「没有其他颜色吗?」 +P<#6<gR  
席天辰看见连希宁略带嫌弃的脸,他轻轻地笑,「娘子,红色最适合你。」 fT{%zJU  
连希宁不再说话,随便挑了一件。其实她也试过其他颜色,但穿上身后便浑身不自在,她一直怪责是月老的缘故。 t]E@AJO K  
席天辰很熟练地替她穿上女装,可是,当席天辰拉着她坐在梳妆台前,拿着梳子坐在她身后,她便截住他:「你要帮我梳头吗?你会吗?」 /6:qmh2  
席天辰按下她的手,半垂眼眸,「娘子,以后只有我可以贴身服侍你。」 /xCX. C  
「行吧。我也会帮你。」连希宁把这当成夫妻必做的事。 FT\%=>{  
席天辰手很巧,不一会便替她扫好发髻。 CIj7' V  
看见席天辰把她打扮得人模人样,完全不差于丫鬟,她便有些惭愧,她可做不来这样。 4@QR2K|  
「到我帮你了。想穿什么?」 #U.6HBuQa  
席天辰穿衣用不上连希宁的帮忙,连希宁干巴巴地看着,席天辰对她招招手,把腰带交到她的手上,「娘子,帮我系上吧。」  rp=Y }  
「好。」连希宁白葱般的手指拈住他宽厚的腰带,双手在他腰间虚抱,在腰间打了个漂亮的结,然后扬起求夸赞的脸孔对着他。 ,,]<f*N  
席天辰见此,又笑,摸摸她的头,「谢谢娘子。」 \|CuTb;0  
连希宁满意地弯弯眼,拉着他的衣袖,按着他坐在梳妆台前,拿起梳子。她望望梳子,又望望眼前的长发,不知如何是好。 |q c<C&O  
先把头发梳顺吧。 K9ek  
她抓着他一把头发,不甚温柔地梳着,丢落几根头发在地上,席天辰见痛却不出声。 *z&hXYm  
连希宁梳完便停下手,席天辰低沉的声音缓缓地指导她梳出一个最简单的发型。梳完之后,连希宁觉得自己肩膀都是酸的。她好想躺在床上不再动。
1条评分点券+30
momo酱 点券 +30 更新 05-25
15 发表于: 2020-05-25 12:29:17
(Ud"+a  
(十四) H4 O"^#5  
打扮妥当后连希宁便坐在饭桌前等着投喂了,余眼看见席天辰不知从何拿来一碗东西倒在床上。 u3 LoP_|  
府里和连希宁原本的丫鬟快很便走进来,把饭菜放在桌上,便离去。视线锁住在饭菜上的连希宁没有看见一个婆子查看他们的床,并更换他们的床套。 q[qX O5  
席府的厨娘不但把酸甜菜式做得出神入化,其他菜式真是美味极了。连希宁由心觉得嫁入席府是最幸福的事。 JJ)  
如果他日回到天上,能把厨娘也带回去就好了。厨娘这般手艺,能否把她点化到天上当厨神呢? jG `PyIgw  
「吃完早饭想做什么?会骑马吗?」席天辰待她鼓鼓的嘴巴终于消停下来才问道。 n Yx[9HN  
「骑马?你有马吗?」连希宁眼前一亮,语调因为兴奋而提高不少。 h!(# /  
若说连希宁好吃懒做,没有一技之长,那她较别人优胜的地方除了样貌吸引人,便只有与动物植物的亲和力。动物在她身边都会变得温和,她天上的屋子总会跑来不同动物围绕着她,饿了便自己出去觅食,也不用她来喂养。植物在她手下都会变得好养活,她也不用精心照料,好像植物在她身边就能自己长得好好的。天上只有花神屋里的花开起来能与她的媲美,不过人家能用仙力变花,她不行。 81|[Y'f  
可是连府不可以养小动物,也没有养马,出门用的马车都是租来的。而她连府房间的小花园里倒是很好看,长年绿意盎然,府里其他人都很羡慕说是土壤好。 ?SYmsaSr5  
她在连府想逗玩动物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听可以骑马,怎能不激动! I/St=-;  
「我认识一个朋友在镇外有一个养马小园,我已经跟他约好。」 "B__a(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吧。」连希宁高兴得围着席天辰转,平日懒慵慵慢吞吞的她难得有这般小孩子似的活跃。 h& 4#5{=  
tE-bHu370  
他们坐在马车上往镇外马场去了。 h#UPU7;  
席天辰无比自然地把连希宁拥在自己身侧,而连希宁也乐于窝在他怀里,她心里把他当成舒服的人肉靠垫。 {wSz >,  
马场主人与席天辰寒喧几句,便一同用午膳,吃完便把整个马场留给他们,他自己出门办事去了。 "})OLa  
连希宁急不及待,拉着席天丙到馬廄。 y{(Dv}   
馬廄里养着十来只马,有大有小,有白有棕有黑,有母有公,每只都很高大健康。连希宁看得很欢喜,可以看得出这些马都被精心呵护地成长。 [AFR \{  
马见了她也很开心,席天辰见那些马若不是被困绑住,肯定只只都冲到连希宁身边求摸。 Adiw@q1&  
这些不过是低等灵性的马。席天辰的眼底很黑很沉,那些马不敢接近他。 6bj77CoB  
连希宁真的太久没见过马了,她每一只都去抱一抱,马热情地往她身上蹭。 B=W#eu <1  
席天辰冷着一张脸,走到连希宁身边,不遗痕迹地拉开她与马的距离,「选一只吧,不是要骑吗?」 "kcix!}&  
连希宁很纠结,每只马她都很喜欢,想了一会儿,她扬脸问道:「我们以后还会再来吗?」 qm_r~j  
席天辰点点头,脸上说不出是开心还是不满。 <^> nR3E  
「那这次就这只吧。」连希宁摸了摸眼前的马,这是一只黑色的公马。 Da[#X`Kp$  
席天辰的目光落在公马身上,像是警告什么的盯着看,然后才帮连希宁把公马放出来。
16 发表于: 2020-05-26 14:06:16
w>'3}o(nY  
(十五) Mf7 [@#$  
连希宁一边摸着马背,一边走着,公马乖巧地跟在她身侧。走到跑圈,比连希宁高出很多的公马弯下前腿,连希宁在席天辰的扶持着上马,公马缓慢地直起身。 Mh{;1$j#  
连希宁也没有要求公马走快或者走慢,随公马喜好,而她的手一直摸着马背,她喜欢这种滑腻温热的触感。 as!P`*@  
席天辰在旁边冷冷地看着她的手,却不说一句话。 !"'6$"U\K  
#CW{y?=  
公马载着连希宁走了几个圈,感到她已经适应,便逐步加速,在不会让连希宁掉下来的情况下小跑起来。 :Smyk.B2!  
连希宁坐在马背上没有任何不适感,风拍打在身上的感觉很爽快。 [*5hx_4%B  
天上的马很少,多得是凤凰和狼犬,还有不同类的小型动物例如兔子、猫、鼠之类。据说马都被养在战神那处,不能轻易出来。 k"m+i  
但是,还是有偷偷走到她的屋子里的。她在三百岁时遇了一只小母马,可爱透了,刚好让小小的她能坐上去。可是,没多久这只馬便走了,她再也没见过了,想必是被战神困住了。 @3~Wukc  
想到这里,她开始想念自己天上热闹的屋子。到底她要转多少世才可以重返天上呢?在成年期之前她要再陷入昏睡来帮助成长,在那之前月老应该会肯接她回去吧? Y3 -f68*(  
X0]$Ovq(l  
席天辰默默地跟在她的后面。看她神采飞扬的样子,暂且饶恕她把他凉在一边吧。 F'JT7# eX  
一身红衣驾着高大魁梧的黑马,乍一看会以为是巾帼女英雄,看多一眼便见娇媚的女子竟能稳稳坐在马上叫人诧异,再多看一眼便是被女子飞扬的发丝、衣袖和那美丽明亮的脸孔吸引住。 ][XCpJ)8  
席天辰当然不愿与人分享,早就把马场的人都撤下。 . +,{|){c  
p1T0FBV L  
公马带着她跑了一个时辰便缓缓停下来,弯下腿让连希宁爬下来。 2+*o^`%4P  
来到凡间后,连希宁很少像这样运动,这时累得不行。 0oqOX  
席天辰带连希宁回家。累透了的连希宁毫不客气地窝在席天辰怀里,去补她的午睡了。 43~v1pf{!  
席天辰低头望向安坐在他腿上,整个背靠在他身上,半边脸埋在他胸膛的小人儿,他抱她就像抱小孩一样,脸颊红通通粉嫩嫩的,他用手背去轻摸,滑腻得像嫩豆腐一般。 ZkNet>9  
说是他的娘子,却其实只是个孩子。 ~(=5`9  
他轻柔地抱住她,没有多余的动作。 ,|j\x  
-<e_^  
他们到席府连希宁还没醒,席天辰便直接把她抱到房间让她好好睡。 8m#y>`  
连希宁睡觉是最不喜被人吵醒的,但到饭点一般都会醒来。她醒来之时刚好用晚膳。 $4^h>x  
晚膳过去,连希宁跟着席天辰到书房。 <)"i'v $  
书房与从前是一样的格局,连希宁果真在最后数排的书架上看见满满的笑话本。她取出一本,按记忆往墙上按,果然有与从前一样的暗房。 g[\8s~g,  
席天席尾随她,见她自个儿躺在那贵妃榻看笑话本。他坐到她旁边的桌椅上,只要他伸手就能摸到她的脚。 j+>N&.zs  
他没有看书,摊开画纸,在画正在看书的人。 %zhSSB =BJ  
回到席府,他便亲自为熟睡的她更衣。现在,她穿着红白相间的纱裙,裙摆因为她半躺的姿势而露出里面丝质的裤脚,裤脚贴着她的细长腿,比白天那件多了几分女人味,很是勾人。  lsgZ  
席天辰心里想,她还只是个孩子。
17 发表于: 2020-05-27 13:26:21
kWgrsN+Z  
(十六) #y1M1Og  
第二天,连希宁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席府的大厅已经坐满听课的幼童。大厅和后院卧室相隔甚远,毫不影响连希宁的睡眠。所以,连希宁是睡到巳时才起来,陪嫁丫鬟便送上早膳。 GQ*or>R1  
吃过早膳,丫鬟告诉她席天辰在大厅教课。 Cf@N>N#t)  
认识席天辰的时间不短,初见面便是学堂夫子,她却从未见过他教课的样子。 ,n$HTWa@0  
她后面跟着丫鬟,静悄悄地走到大厅,找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席天辰正背对着她。 /km0[M  
虽然幼童们都很专心,但她的到来还是被几个幼童瞥見,多看了几眼,并就引起了席天辰的注意。 ngzQVaB9  
席天辰沿着视线望去,便看见穿着淡红轻便衣裤的连希宁坐在角落。 +d3h @gp  
席天辰的目光变得柔和,指指他旁边的位子,「你坐这吧。」这个位子可以看见所有人,但因为靠近墙,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U \jFB*U  
连希宁听他所言到那里坐下。 $Y%,?>AL<  
席天辰收回所有人的视线,继续教学。 % xBQX  
连希宁本来以为自己肯定觉得无聊,坐不住,却不料一坐就坐到午时下课。 ?Xq kf>  
席天辰长得又有气质又好看,本来看他便是一道风景,而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听得很舒服,最厉害的是他能把很沉闷苦涩的文本说得浅白生动。连她这个被孔子嫌弃的人都能听懂大半,着实不容易啊。 \3 O1o#=(  
若是他能帮她念笑话本,肯定很动听。 LqS_%6^  
D+7[2$:z  
「谢谢夫子,夫子明天见。」幼童们或稚嫩或沙沉的声音一同响起。 ge% tj O  
连希宁站起来打算走到席天辰前面,那声音突然便向她响起:「师娘再见。」 #YSFiy:+r_  
连希宁有些愣住,师娘是说她吗?辈份还挺高的,连希宁满意地点点头。 XKvH^Z4h{l  
目送孩子们离开,门外的街坊都伸长脖子想看新晋席府夫人。连希宁没让他们多看,拉着席天辰到后院吃饭去了。 @y,>cDg  
P} Y .  
「下午有想做的事吗?」饭后席天辰问道。 ]F"@+_E  
连希宁想了想,没想到,平时没事干她就是瘫着不动。 *++}ll6  
「你来了两天还没仔细看过这宅子,要逛逛吗?」 t5EYu*  
连希宁点点头。 &Vg)/t;  
^h"@OEga?  
果然是这小镇最贵的宅子,这宅子可大了。 HcHwvf6y  
连希宁会走的路就是由后院卧室到前院书房再走一个走廊到大厅,走过大厅前的一片空地便是大门。原来后院和前院只是宅子的一个角落,那走廊分叉出去的地方占了宅子的一大部分。 D*ZswHT{y  
先是一些空置的房间,大概用来作卧房。然后便是练武场,有射靶和兵器,空间很大。穿过练武场便是宅子最后的地方,竟是一整片园子。园子十分大,她站在入口处没看见边缘在哪,但园子种的东西不多,就只有一些基本的树和小花,还十分稀疏。园子中间是一大个湖,可以下船的湖。除了这个湖以外,这园子还散落一些小池。 gVs@T'  
园子很干净,一看望去都是草丛和石路。在连希宁眼中,简直是浪费了这么一大片地方。 Lo}zT-F  
连希宁突然间找到席府需要她的地方了,可以忙活一段时间了。 n^/)T3mz{  
不过逛到这个时间,便也是午睡时候了。时间不急,她明天才动工吧。
18 发表于: 2020-05-28 15:31:49
5Rec~&v  
(十七) .jjv S  
到了第二天,连希宁如昨天一樣在用过早膳后尽量低调地坐到昨日的位子上看席天辰上课,然后和他下课后用午膳便到园子去。 dGBVkb4]T  
昨晚她已经吩咐园丁购买多种移种的盆栽,有一小部分在今天已经送到园子了。 H@pF3gh  
今天送來的主要是果树,例如梨子、荔枝、龙眼和柑橘之类的。另外还有木瓜、火龙果、菠萝一类的。 \LZVazXD  
连希宁打算在园子的一角劃为果园,种各样的水果。以前在天上都会被月老打包送人,或者动物来吃掉。而在这里,府里的人肯定吃不完,说不定可以卖给街坊赚些补贴。 aw8q}:  
席天辰天天在家,上午的教学也不收钱,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多样养这么大的宅子。 EkEU}2  
平日侍候的小厮丫鬟没看见几个,却养了几十个园丁,花费肯定也不少。 {!rpE7P-  
orzy &4  
连希宁领着一众园丁栽种新买来的果树滕枝,用了一个下午便把果园布置妥当,相信不消多久便会结果,而且不出意外,有她在旁边的果树会长年结果。 KF4}cM=.5  
过些天,蔬菜类的菜苗也会送来,菜园就设在果园旁边吧。 iH""dtO  
有个园丁笑着打趣:「要不再养些猪、鸡、牛,那府里都不用出去买菜了。」 `jyBF  
连希宁认真想了想,她肯定舍不得把自己养的小动物吃掉,但养一些宠物也是好的。 fA>FU/r  
她走到一直跟在她不远处的席天辰身边,拉拉他的手袖,「咱们园子这么大,不如养些动物可好?例如马啊、兔子啊、狗啊、猫啊,地方大全部都养也行。」 wth*H$iF  
席天辰很享受连希宁这样不自觉的撒娇,双眼带着渴望,声音软软的,在连希宁期待的目光下,他坚持:「不行。」 FlQ(iv)P  
连希宁瞪圆了双眼,似乎不相信席天辰会拒绝她。 qC aM]Y  
毕竟在她印象中,他对她都是千依百顺的。 X6g{qzHg_  
「为什么?」连希宁皱起眉头嘟着嘴,像个被父母收起玩具的孩童。 lwuslt*E/  
「植物随你种,动物不許养。你要是喜欢动物,我可以带你出去看,要带回家就不行。」若是平日,被连希宁这样的目光看着,席天辰大概会直接把心掏出来给她,但是在这一点上,他必须坚持。 />\6_kT  
连希宁依旧不满,不再看席天辰,席天辰见状,把连希宁虚虚地抱住,「可必把它们困在这一小片地呢?喜欢兔子是吧,明天下午便去兔子园好不好?」 =/jCDY  
连希宁的脾气撑尽了就只有那几秒,闻言便点点头,「好吧!」 5L8)w5   
说完,连希宁眼睛眨眨,困意瞬间就来,她今天没时間午睡,一撑竟到了晚膳时间。 C0@[4a$8f  
连希宁的眼皮变重,她随时可以倒地睡着。 ^6U0n!nU  
席天辰拍拍她的頭,把她抱入怀里,「先吃完晚膳,今晚有你最爱的糖醋咕噜肉,吃完才睡吧。」 !Cv:,q  
一听糖醋咕噜肉,连希宁便混身一抖,拉着席天辰到后院去。 T=n)ea A  
=-U8^e_Y  
连希宁吃完晚膳便睡觉了,席天辰在书房处理一些文件,吩咐小廝明早寄出,才回到卧室。 rF8n z:8  
他睡在外侧,把熟睡的连希宁抱入怀里,她便自動地在他怀里找个舒适位置窝着,脸庞粉粉的,看上去比婴儿更纯洁。 Z#P:C":e  
他低头轻吻她的额头,他低声说:「带回家是不可能的,事关我作为丈夫的地位。」 XLNR%)l  
让她养一群动物来跟他争宠,几多辈子都不可能的。
19 发表于: 2020-05-29 14:39:53
Og8:  
(十八) \M4/?<g  
连希宁在席府的日子过得可谓称心如意,席天辰对她简直是溺爱孩子的父亲,有求便应,无聊便出府看动物,在府里可以看笑话本、吃美食、种种花什么的,什么都不愿干就往床上一躺,不会有人敢叫她起来。 ZU%7m_zO  
三个月的时光,那园子已经种满水果、蔬菜、名树、鲜花。不少水果和蔬菜已经结果,连希宁便让人把多余的在午时放在府门外卖。一开始是接幼童的人光顾,吃过都说比市集卖的更鲜美,所以慢慢地吸引了其他街坊来买。往往连希宁用完午膳,那些蔬果便卖光了。 ]V!q"|  
大家都在传席府的土壤得天独厚。连希宁听见此话,心里笑笑,深藏功与名。 Yrb[:;Y  
大概因为这摊档,席府与小镇的街坊来往变多了。很多时蔬果都卖完了,他们还会站在大门外聊天。 )L?JH?$C  
又是一些时日过去,街坊之间由席府和连府结亲,再到席府的蔬果摊档,最近他们开始八卦连希宁的肚子。 xviz{M9g  
连希宁每天都会听半节课,然后跟幼童们告别,这些幼童的家人有时候会看见她。 ve.rp F\  
他们都在想,连希宁嫁去三月有余,但不见府里人传来任何喜讯。 o,a 3J:j]  
他们的目光往连希宁的肚子望去。 qp>V\h\  
> <WR]`G  
连希宁与连家人的感情不深,在他们眼里她是养了十六年的孩子,可是在她眼里,只是照顾了她两年的人,而且她平日不多跟他们来往。 Hd(|fc{2  
这趟来的是连家二夫人,大概是想她与连希宁一同出外过,关系会比较好。 3cK`RM `  
二夫人是午膳后过去的,明顯要拉著連希寧說閨房話,连希宁被她拉到后院去,席天辰也体贴地说有事去了书房。 D4?qw$"  
二夫人拉着她的双手,好好打量着她,手还是嫩滑,模样没怎办,但看起来更圆润了,想来在席府日子过得很好。 nKn,i$sO/.  
二夫人简单问了些家常事,才切入主题,「你与席女婿的感情好吗?」 %;0Llxf"  
「好啊,他对我很好。」连希宁都不用想,肯定地说。 n,eO6X 4  
好到她都想不到有谁比他对她更好了,除了不让她养宠物这点外,上次去兔子园她缠着想抱一只回家,怎么缠都没用,想来也有点气愤。 q7-Eu4w  
二夫人见她本来神情满意,突然又变了个味,她猜不出缘由,继续进行她今天的任务,「你和他晚上还融洽吗?」 N~H9|CX  
「我晚上都睡得很好啊。」 v%t "N  
二夫人再细细观察她,见她目光坦荡,没有丝毫羞涩,心中自有猜想,「你们只有睡觉吗?还有没有做其他的?比你平日一个人睡觉有什么不同?」 \ ]  
连希宁眼睛转转,想了想,「他会抱着我一起睡觉,还会做什么?」 3RpDIl`0  
二夫人不太确定她口中「抱」的意思,只好再低声问:「你们穿着衣服吗?」 ?YR/'Vq97  
连希宁疑惑地看着二夫人,「当然,就算现在是夏天也不用光着睡吧。」 Z IfhC'  
席府是冬暖夏凉的,哪怕外面热到不行,到了府里,就算他们抱着也不会感到热。 "qEHK;  
二夫人心里噔一声,十分懊恼,连希宁虽说是连家的女儿,但毕竟没有母亲,所以出嫁时也没有人教她房事,害她像个孩子似的对此事一无所知,而她当作为长辈有责任教她,当初却忘了这一点。 Q>s>@hw  
但二夫人也奇怪,怎的席女婿也没有教她呢?她再看看连希宁,显然是孩子般的模样,的确少了些女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