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8阅读
  • 38回复

[连载]【原创首发】《赶在娘子红杏出墙之前》(言情)- 6月16日更新至37L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 发表于: 2020-05-30 13:00:54
2[w9#6ly  
(十九) % 3#g-  
这个下午,连希宁顶着想午睡的心思,听二夫人讲说小宝宝是怎样来,什么夫妻之道,什么房事,一堆她只听懂一半的东西。 Q}&'1J  
「难道你不想要孩子吗?」二夫人见连希宁兴致缺缺,便变法给她点动力。 P~(&lu/;P  
连希宁想一想,早上的孩子们很可爱,早几天还来了一个才三岁的孩子,说是来陪哥哥上课。那孩子比兔子大不了多少,也听不懂席天辰说什么,圆圆的双眼到处张望,还喜欢对着她笑,很是可爱。 !MSa -  
「你想想,你和席女婿长得这么好看,生出来的孩子肯定十分可爱的!」 uNf'Zeo  
连希宁想到席天辰那百看不厌的好模样,想着有一个迷你版的席天辰肯定可爱透了!席天辰不让她養宠物,是他自己的孩子不会不给养了吧? %[n5mF*`  
「我想,但我要怎么做呢?」 8 8u[s@  
二夫人一脸孺子可教的欣慰神情,压低声线在连希宁耳边分享她的心得。 u&y> '  
.3EEi3z6z  
席天辰在晚膳后便到书房,正好给了连希宁时间准备。 5T/+pC$e=  
她躺在床上,曲起脚,悠闲地踢腿,手里挥着一张纸,上面列着的第一行,她​​轻笑,轻易而举啊。 -t_&H\_T  
她踢了一会,便把那纸收起来,等着席天辰回来。 [CHN3&l-5S  
席天辰推开卧室的门,习惯地望向右边的床,她一般都躺在上面等他回来抱着睡觉。 X}B] 5  
小镇在南方,虽然现在是八月下旬,天气正是炎热之际,但是席府位置极好,特别到了夜里,更是有入秋似的凉快。 @Hj]yb5  
所以,就算白天穿着薄衣,到夜里也要加衣。 !UzE&CirV  
然而,连希宁此刻穿着肚兜和小裤,外面一件透明轻纱,映衬着那白皙粉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十分媚惑。 y1`%3\  
连希宁含笑着看着他,空出外侧的位置等他过来。 T:j41`g%s  
席天辰恍神片刻便收住心神,简单清洗宽衣便如往常一般上床。 0o/;cBH  
他一躺下,便快速把被子盖住两人,他平躺着,伸出手臂给她窝,却没有再多看她一眼。 A7QT4h&6  
连希宁习惯性地枕在他的手臂上,身体贴着他的。 ['(qeS@5O  
可她突然顿一顿,不对啊,二夫人不是这样说的啊! 7gtaI3   
她想了一下,大概男女倒转也没有關係,便微微坐起来掀起被子,整个人趴在席天辰身上壓著他。 R1*&rjB  
她感觉到席天辰僵住了,他抓住她的手臂,绷着脸说:「你在做什么?」 li3X}  
连希宁撑着他的肩膀,俯视他,望入他深不见底的眼眸,真诚地问道:「你不想要孩子吗?」 41R~.?  
席天辰没有说话,捏她手的手指不自觉握紧,连希宁不满地甩手,「我疼!」 ,,FhE  
不轻不重的娇嗔,席天辰如踫烫水般放开她的手,身體翻过来,把连希宁掉在床上,然后用被子裹紧她,再抱住她不让她亂动,「现在不想。」 o5],c9R9b  
连希宁不满地挣扎,滚圆双目盯着他,「宠物不给养,我们的孩子你也不给吗?」活像他做了什么滔天大错一样地控訴。 n(A;:) W{  
他多番拒绝这一事的的确确惹毛了她,平日都被他忽悠过去,但其实心里记着呢,现在正是爆发的时候。 jhT/}"v  
席天辰叹一口气,有冤诉不得啊,他把她按在自己怀里,顺着她的头发,「你现在还小,再长大些吧。」 E2hML  
「我哪里小!我都十六了,别的人十五岁都可以以养孩子了!」 ca &zYXy  
席天辰噎住了,只能柔言细语地哄,「我们不急,等你再长大了点,我是肯定要与你生孩子的,到时候你别反悔就行。」 Jn(|.eT|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 <- f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席天辰拍一拍她的头,把裹住她的被子松开,重新把她拥入怀里,看着她已经平息愤气的双眸,「你答应我,到时候给我生孩子,我们一起养,好吗?」 +)9=bB  
「好,你别让我等太久,知道吗?」 J;fbE8x  
「嗯,你不要反悔就行。」 =>*}qen  
闹了这一场,连希宁便累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k8Dk;N  
席天辰又叹一口气,时间过得快些吧。
21 发表于: 2020-05-31 22:18:18
\w@V7~vA  
(二十) W'"p:Uh q  
他们的日子一如从前的过,街坊们偶然还是会看看连希宁的肚子,然后一天,也不知是不是席天辰做了什么,人们没有再好奇她的肚子。 |] cFsB#G  
可是别人不好奇,连家二夫人却把此作为己任。 G7SmlFn?  
所以,这天连家二夫人又到席府去。 qW 2'?B3<  
连家二夫人简单问了几句家常话,便看了看坐在她们旁边的席天辰,他一点要离席的意思也没有。 OKV/=]GS  
连家二夫人只好笑着问:「席女婿今天不忙吗?」 MHPh!  
席天辰剥开桌上的核桃放在连希宁面前,「不忙,正好陪陪你们。」 EK2mJCC|  
二夫人尴尬地笑,「怎么好意思!我和宁儿说些女儿话,席女婿也要听吗?」这话,二夫人说得可一点也不客气,赶人意味甚浓,毕竟她觉得连希宁还没怀孕、被人說閒話,他也有一部分责任。 wn/Y 5   
「我俩夫妻同心,她听得我也听得。」席天辰笑说,态度却十分强硬。 lcfX(~/m^  
二夫人见此也不知如何是好,简单闲聊几句,临走时拉着连希宁要她送,趁着席天辰落在后头,她快速地抱一个小本子塞到连希宁的衣袖内,又低声在连希宁耳边说:「不要放弃,把我上次跟你说的方法都试过吗?一次不行,就再一次。」说完便大声,故意让席天辰听见, 「你在這過得這麼好我就放心了,那我不打扰你们了,送到这就行了。」 JyDg=%-$2  
.!Q*VTW  
席天辰轻轻抱连希宁抱入怀,「我说過,时间到我就会告诉你,你别急。」 e+O502]  
连希宁点点头,心里却有另外的打算。 ^E]y >Y  
二夫人说得对,她只试过一次便被席天辰忽悠过去了,而且只试过第一項,若是她全试了,说不定有一项就能令席天辰心软呢。 fjh,e  
连希宁去午睡了,席天辰便去书房办工。 IutU ~%wv  
[ ~:wS@%  
心里记着事儿,所以连希宁没有睡得久,醒来时还未到晚膳时候,席天辰一般都在晚膳时才回来。  1 .Nfl@]  
她拿出二夫人塞给她的本子,坐在床上打开一看。这本子主要是图画,画得都是一男一女,旁有小字作解说。连希宁仔细翻看,想必这便是生孩子所用的法子,真的稀希古怪得很,看着也不容易模仿,果然生孩子不簡單。 a?1Ml>R6P  
连希宁记下最容易學的几式便收起本子,生怕席天辰找出来。他这么不愿意,说不定还会销毁它。她把本子放在她的钱匣子,平日她用不着,他也不会打开。 ^{g('BQx  
趁着席天辰没回来,她作了些准备工夫,把二夫人告诉她的方法作更完善的改良。 Ex -?[Hq  
pKkBA r,  
用过晚膳后,席天辰便跟着她回房间,还亲自替她穿上有足够布料的里衣裤。 "1z#6vw5a  
他照顾她之后,再收拾自己,所以连希宁便坐在床上等他。 *IQQsfL)  
他一上床,连希宁便拉着他的手臂,「我还不想睡,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BFvRU5&Sz  
「什么游戏?」席天辰也坐起来,把她圈到自己面前。 .1YiNmW=  
连希宁从被子里抽出早前藏下的东西,「我把你眼睛蒙上,你双手拿着这棍子,不管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许动,不许松开这棍子,你要是输了,那你晚上不许睡这里。」 ,t@B]ll  
席天辰皱眉,「别闹,不玩这游戏。」 i{biQ|,.sL  
连希宁却不依,「你不玩,那你现在就出去!」 9CPr/q9'  
席天辰叹了一声,把连希宁抱入怀里,轻轻抚着头发,「我说了,孩子日后会有的,不是现在。」 RfQ*`^D  
连希宁推开他,「谁跟你说孩子。这游戏你玩不玩!」 ;!pSYcT,  
在这一事上,连希宁显露出难得一见的固执。
22 发表于: 2020-06-01 10:44:54
#<yKG\X?  
(二十一) Q=#Wk$1.  
席天辰无奈地说:「行吧,游戏时间一刻钟,半分也不能多了。」 zI'c'X1,  
连希宁敷衍着说行行行,让席天辰躺下,亲自帮他绑好棉带,给他一个棍子让他在头顶拿着。 1_z~<d @?;  
「不许松手喔!」 fi'\{!!3m^  
连希宁见一切准备就绪,便半靠在他的肩膀上,凑到他面前。 o.])5i_HV  
挡住眼睛,看不见她在做什么,他不能拦住她了。 H~?p,h  
席天辰只得配合,绷紧身体收心静气,不管连希宁打算做什么,他一概不会给予反应。 bOK0^$k  
忽然,温温热热软软绵绵的东西踫上他的嘴唇。一踫即离。 .p-T >  
她在亲他。 zJG=9C?  
席天辰猛烈震動,那輕輕的觸踫直接撃中他的心,他卻不能表現出來。 wZ/ b;%I!  
席天辰僵住身,连希宁见他没有反应,便接二连三地亲他,想不到这唇看起来薄薄的,却也软软的,她伸出小舌轻轻一勾,不过没什么味道,只是触感不错。 n@9R|biO  
席天辰被那小舌勾得混身不适,得盡力费心神才能压制住。 Y{ w9D`}  
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大概连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心裡不斷說服自己,壓抑自己的衝動。 d2*uY.,  
连希宁见亲得差不多,便把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双手抓住他的衣扣子和衣带,直接为他宽衣。 J;Eg"8x]  
席天辰双手拿着棍子,手腕快速地按住她作坏的手,「不许脱!」 W" 1=K] B  
连希宁欲挣脱,但席天辰力气很大,她不满地叫道:「说了手放在头顶,你这样就算输了!」 ^'$P[  
席天辰依旧不松手,「我不知道连家二夫人教了你些什么,但不要听她的,难道你就这麼不相信我吗?」 nh>lDfJV<  
连希宁抿着嘴不说话。 %^bN^Sq -  
席天辰放下棍子解下棉布,半强逼地把连希宁拥入怀里,「你现在还太小了,承受不到生孩子的痛苦。孩子可不只是养在肚子里,然后生下来就完事。怀孩子时会吐会难受会抽筋,肚子会又沉又脹,觉也睡不好,很多東西吃不得。生孩子时就像撕裂身体的痛,而且会一直维持到把孩子生下来为止。你可以吗?」 ykNPKzW:  
连希宁听得一愣一愣的,着实被他的形容吓着了,「那我以后也不要生孩子了!」 k9iB-=X?4s  
席天辰拍拍她的头,让她窝在自己肩胸上,掀起被子盖住两人,「可不行,你答应过我的,等你长大后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2UEjn>2  
「不要!我不要疼!不生了!」大不了,她忍受一下,等到回天上就好了。 k Hh0&~ (  
「到时候我会帮你,不会让你疼的。」 M$2lK^2L  
「那现在你不能帮吗?」 -\M;bQV[C  
「都说你太小了!睡吧,别再想这事了,下次二夫人来到,我会帮你跟她说的。」 h F *c  
G/&Wc2k  
不知席天辰做了什么,很长时间连家二夫人都没再来过席府。 og|~:>FmJo  
连希宁偶然一次发现自己角落的金匣子,想起那画本,打开一看,画本不见了。  y-)5d  
连希宁默默无言,肯定是席天辰收走的,还真什么都藏不住啊。 hvF>Tu]^r  
于是,连希宁接受了斗不过席天辰的事实。 U Kf0cU  
她把心机放在缠他去动物园,靠撒娇期盼有一天他会心软让她带动物回家。 ?xtP\~  
可是,可是,可是,这么长时间,都过了一次夏秋冬春,他还是没有一次松口。 I->4Q&3  
连希宁恨得很! ;a`I8Fj  
元宵当天是连希宁的生辰。天上的神仙不会庆祝的,一般是踏入成年期庆祝一次作为成年礼,然后就是千年一次,一般都是大神仙才会宴请朋友。其实,他们对时间和生辰没有太大感觉,毕竟他们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庆祝,只是他们找乐子的一种方式。 W4:#=.m  
相反地,连希宁知道凡间可是很重视生辰的。生辰的人被称为寿星,有长寿面吃,有礼物收。 w'<"5F`  
连希宁打算把握这次机会。
23 发表于: 2020-06-02 11:30:08
KZ@'NnQ  
(二十二) b)@rp  
元宵,连希宁醒来时竟还在席天辰怀里,席天辰正低眸看她。 IR|#]en  
她扬起头,「你今天不当夫子吗?」 q![`3m-d.  
「嗯,今天陪你。」他低头,懷裡的人剛睡醒,眼睛濕漉漉,臉頰紅通通,很動人,他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生辰快乐,终于长大一岁了。」 .zv BV_I  
连希宁感覺到他的溫柔,不自禁吻了一下他的下巴,「谢谢。我的生辰礼物呢?」 '8=/v*j>?  
她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b!qt-;.<  
「先吃东西。」他拍一拍她的头,不疼,但带有惩罰的意味。 :B:6ezDF6  
连希宁听话地下床,尾随着席天辰,十分自然地让席天辰为她梳洗穿衣。 Go(Td++HS  
席天辰的头发落在她的手上,现在的她已经可以梳出很多整齐好看的发型了。 uR6 `@F  
他们一同坐在饭桌上,连希宁果然看到一碗长寿面。 n+S&[Y  
长寿面的味道不是她所钟爱的,她不吃也肯定很长寿,不过她乐意配合凡间的习俗。 e%C_>  
连希宁一如既往慢吞吞地吃着,她不咬断面,嘟着唇一下一下地吸面条进口,塞得嘴巴满满的,这才含住在嘴巴口的面条,把嘴巴内的面条慢慢嘴嚼。 vwAtX($  
席天辰看着她好笑又可爱的吃东西样子,手有点痒,想戳一下她鼓起的脸。 H{hzw&dZ<P  
而他的确这样做了,他的力度轻,倒不至于把她口里的面戳出来,但连希宁被打扰了,奶凶奶凶地瞪他。 i!EAs`$o`  
席天辰见此,手一伸,拍拍她的头,爱疼極了。怎么就这么可爱! mM.YZUX  
连希宁终于把早膳吃完,便喜滋滋地跟着席天辰,一边追问:「我的生辰礼物呢?你有准备吗?我有想要的喔。是不是我喜歡什麼,你都會送給我啊?」 0+F--E4  
席天辰却不回答她,「白天想去哪玩吗?去马场?兔子园?猴子洞?后山?晚上我们出去猜灯谜,好吗?」 F}?4h Dt  
连希宁仔细想了一下,「后山吧。」后山有很多松鼠,每次去都被围得团团转,宅里的园子可以养很多只。 Q2[; H!"  
园子也种了不少松鼠吃的果实,牠們不用再出去覓食。 oL@K{dk  
?NR&3 q  
所谓的后山就是席府后面的山,路程不远,上两刻钟的山路便会到一大片林子。 ;OZl' . %`  
林子有很多类型的野生动物,席天​​辰却不允她在没有他陪同之下独自去,霸道到不得了。 oI-,6G}  
林子有熊、有狼、有野猪,所以小镇的人不会上这座山,采药、摘果子、狩猎的人会去小镇东边的那座東賜山,那里没有攻击性强的动物。 |enb5b78  
所以这后山,倒像变成席府似的。 bE?X?[K  
lBGYZ--  
这一年席天辰带她到处去,所以把她在凡间养得走不动路的身子强壮些许,亲自爬山不在话下,偶然走不动才会让席天辰背她。 }:57Ym)7w  
基本上,上山后连希宁便会把席天辰当作透明,自个儿跟跑过来的动物玩。 %~L"TK`?  
她喜欢摸毛绒绒的毛髮,喜欢靠在它们温温软软的身上,喜欢它们围在她身边蹭她让她抱,喜欢它们乖巧地吃她手上的食物。 >:HmIW0PLe  
席天辰在一旁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不能散发不满的气息,会把动物吓跑。 :l&Yq!5  
算了,看她开心的样子,他便装作大方一阵子吧。
24 发表于: 2020-06-03 09:16:30
":udoVS!  
(二十三) Jr !BDg  
午膳时他们会在亭子等着府里的小厮送餐过来。 ;bB#P g  
小厮们都是轮着上去的,他们谁都不愿意,谁不知后山吃人的动物多,也不知他们的主子胆子怎麼这么大,但去了这么多次也没出过意外。 hi[nUG(OI  
今天上去的小厮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长得黑黑瘦瘦,胆子极小,一边默念佛祖保佐他,一边紧张兮兮地围视四周,双脚颤抖着走入林子。 {h+8^   
还好,什么动物都没遇到。 Y.Zd_,qy  
不久,他便看见坐在亭子的两个主子,嬌小的夫人被很多动物包围住,露出一小張臉,而先生则坐在亭子的另一端看着夫人。 wu.l-VmGp)  
恍神間,他似看见一只很大很黑的动物在移動,凝神一看,那動物正向亭子靠近,越來越近,走出叢林,没了草的遮挡,他吓得快昏過去,那是一只吃人的大黑熊! %i9 e<.Ot  
他想呼叫,却发不出声,眼睁睁地看着大熊走入亭子,夫人旁里的动物也纷纷跑到另一边,那大熊稳稳地坐在夫人旁边。 =8T!ldVxES  
然后……他都不敢看了。 FYYc+6n  
过了好一会,什么声音也没听见,他才好奇地张开眼,只见夫人把大熊的手臂抱在怀里,还不停地摸。 y{hg4|\  
他慢慢才意识到大熊没想吃人,反而好像狗似的。 | ky40[C  
虚惊一场,小厮这才发现自己裤档湿透,顿时脸上火红。 K|Sq_/#+U  
他试探地走近亭子,那大熊依然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夫人身上,他简單打招呼,把午膳放下,便躲在角落等他们用完膳再收拾东西。 58s-RO6  
=o##z5j K  
在用膳時間,席天辰才能把連希寧帶到自己身上來。他淡然望去,那些動物便不敢動,默默地守著原本的位置。 9i5?J]o^  
席天辰把連希寧抱在身上,不遺痕跡地在連希寧身上散發自己的氣味。 Z&n[6aV'F  
連希寧吃得很慢,小廝難耐地等著,大概過了一個時辰才回到席府,簡直就像刧後重生。 4[$:KGh3  
從這次起,席府主子到後山怪事又添多一件。 /9R0}4i7  
n>ui'}L  
差不多到午睡時間,連希寧也乏了,席天辰便帶著她下山。 G*9>TavE  
連希寧逐一跟動物告別,動物也不會纏著她,一隻一隻不捨但乖巧地離去。 l)[|wPf  
可是,連希寧卻沒有跟圍著她那十多隻松鼠告別。她走一步,松鼠便跟著她後面走一步,像個小跟班似的很可愛,連希寧忍不住發出慈母般的微笑。 H]/ ~ #a  
席天辰知道她的意思,他瞥一瞥她眼後的松鼠群,然後把連希寧抱入懷,去除她身上不屬於他的味道。 o%?)};o  
「說過了,不許養。」席天辰淡淡地說。 !Ap5Uwd  
連希寧鼓起臉,不依,「不行,今天是我生辰,聽我的!就當是我的生辰禮物。」 .kBkYK8*t  
「我準備給你的生辰禮物在府裡。」席天辰拍拍她的頭,又往她後面瞥一眼,眼神像是漫不經心的輕輕一看,卻充滿著威脅性,那些松鼠慌忙四散跑開。 #-'`Yb w  
連希寧看向跑走的松鼠,十分無奈。 q~R8<G%YK  
她常常懷疑是他趕跑牠們,可是,他不過是普通人,又沒有拿武器,又怎能趕跑呢? (+|+ELfqW  
席天辰安慰地吻一吻她的額頭,「你肯定會喜歡的,相信我。」 _&/`-"3y  
「好吧。」反正她都沒有反抗的餘地,再相信他一回吧,生辰年年都有,這次不行還有下次。 /^.S nqk  
「別這樣,回去用過晚膳,出去猜燈謎,你睡覺前我肯定會把你的生辰禮物送到你面前。」席天辰的雙眸很黑,像旋渦一樣把人吸進去,連希寧看向這雙眼,只得點頭。
25 发表于: 2020-06-04 07:58:29
kU/MvoV  
(二十四) yn\c;Z  
小镇有它独有的风水人情,漆黑的天空布满星星,硕大明亮的月亮高挂,倒影在湖面上成了一道倩影。席天辰走在连希宁身侧,缓慢地走过湖上小桥,他觉得身旁人比月色更夺目。 i3 eF_  
走过这一条湖,便踏入了小镇最热闹的中央街,白天里卖鱼肉蔬果的摊档都收起来,旁边卖衣服、日用品、油米等店铺都关上门,此刻长长一条中央街是一個接一個的挂着灯笼的摊档,卖面具的、小吃的到处游走叫卖,很是热闹。 (c[u_~ ;  
虽然来到这个小镇已有三年,但这是连希宁第一次在元宵节出门,眼前的热闹令她很是雀跃,一下子想到月老三千岁壽宴的热闹,月老府也是难得的神来神往。 Q/SO%E`E  
連希寧突然覺得,他們也像是在她的壽宴一同熱鬧似的。 He=C\"  
W\~ie}D{  
小镇的春天不冷不热,但夜里还是要加衣。连希宁穿着一件淡粉色的长衣裙,席天辰再为她套上深红色的外袍,外袍的领位上有丝丝白色的软毛,不会热,但贴着连希宁的颈脖很舒服,把那张美丽略带稚气的脸映衬得小巧粉嫩。 AAQ!8!  
这样一个美人儿,旁边站着的席天辰一身白衣,挺拔坚朗的身姿把娇小的连希宁护在身侧,那张俊美温雅的脸微微向下,对着美人儿说些什么,那温柔的神情,羡煞一众人。 !An?<Sv$  
小镇的百姓此刻觉得,灯笼月色有什么好看,看眼前这两个人就够了。 ;d}>8w&tfy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见席府那两位一同出游,很​​是神奇,大家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追着他们去。 CK[8y&  
C7dq=(p&  
连希宁是从小被人观望到大的,对他人的目光倒没什么感觉。 }*(_JR4G  
但席天辰却隐隐冒出冷冷的气息,那一双双往他的人身上看的目光,叫他的占有欲发作。 ycBgr,Ynu<  
连希宁很快便被一个小贩所吸引,他拿着一枝长长的竹杆,上面插着很多动物模样的面具,她一眼便看见那白狐样的面具,小贩的手很巧,把白狐画得很神似。 8lM=v> Xc  
她拉着席天辰的衣袖到小贩前,拔出两个白狐面具给他看,「是不是很漂亮?我们戴这个好不好?」 F- -g?Q^  
席天辰看见那白狐,不悦的情绪淡去一些,「很喜欢白狐?」 ^y@ W\  
连希宁用力地点点头,把面具往头上套,席天辰給钱,小贩说了几句恭维话離去。 s;I @En  
席天辰弯下腰,低下头,连希宁会意地替他戴上另一個白狐面具。 RFRXOyGz$  
面具一戴上,旁人的目光便少了很多了。 bN/8 ~!  
\oWpyT _  
小镇里人才还真不少,造出来的灯笼也很美丽,连希宁看得很想带回府里天天挂。 B{)#A?Rh.  
「老板。」连希宁娇娇糯糯的声音在灯谜老板的背后响起,老板浑身一酥,转身一看,正是一矮一高的两人站在他身后,戴着狐狸面具,明明看不见脸,但老板莫明觉得有一道冷冰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 FHv+  
「老板,如果我们猜中灯谜,可以換走你的灯笼吗?」 Da 7(jA+  
就凭这软绵好看的声音,老板就断定这个矮小的人是一个绝色大美人。 X|a{Z*y;r*  
「当然可以,你要是喜欢,过了今晚,全送给你也可以。」 5a/A?9?,  
席天辰把连希宁微微拉到自己身后,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说:「不用,我们猜中多少要多少。」 ]owgsR  
老板嗓子哑了一下,「好……好的,你们随便猜。」
26 发表于: 2020-06-05 08:55:38
c}$>UhLe  
(二十五) 6d8)]  
这一灯谜摊档挺受欢迎的,长长一排灯笼前有不少人,连希宁只挑她喜欢的灯笼看,翻出来一个:「雨,猜一字。」连希宁看完,便很自然地望向席天辰,明显是等他说答案,但席天辰只是笑笑,拍一拍她的头,「自己想要,就自己猜。」 =e 1Q>~  
見他不幫忙,连希宁不满地拍掉他的手,低头认真地想了一下,便果斷放弃了,再翻看几个灯笼,可惜她的脑子沒有一個答案。 ea @ H  
直到看见一个灯笼,燈笼是荷花状,淡红色的花瓣,下面是透白的叶托,荷花中央有个小灯罩,里面是放蜡烛的,明亮的烛亮把整个灯笼照得如幻似真,连希宁十分喜欢,非要不可,灯谜写着:「載分離終可聚,兩人相對共傾心。猜一花名。」 KM )MUPr  
她脑子空白,席天辰知她猜不中,亦知她非此燈籠不可,卻故裝如之前几次一样转身离去,连希宁立刻拉住他的衣袖,然后拉到他的手环到她腰后,借助他宽大的衣袖遮住自己,再贴入他的怀里,下巴搁在他的胸膛,她扬着头望向他,白狐面具挡住他的脸,但她仍能感到他的欢悦。她早就知道他喜欢抱她和亲她额头。 Zs}h>$E5_B  
「帮我猜一个嘛,我真的想要这个。」 IAkQR0fcN  
女孩娇嗲的声音像蜜一样甜。 #t Uhul/O  
一个谜底换一个撒娇,他就是等这一刻。 ~sn3_6{  
享受她自动抱他好一会,他才避开耳目,轻轻地吻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在她头顶说:「谜底是荷花。」 >pZ _  
v -)<nox  
连希宁如愿拿到灯笼,兴高采烈地提在手里,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周边行走的小吃贩吸引,她指着一个冰糖葫芦,「我要吃山楂味。」 p q?# X0  
席天辰给钱,带她到湖边少人处,才让她拿下面具吃。 {?^ES*5  
吃完东西在湖边漫游一阵子,连希宁便累到不行了。 }\H. G  
她的眼皮重得睁不开眼,靠在席天辰身上,脚步也迈不动。 R`$jF\"`r  
席天辰一手拿着两个面具,一手轻轻抬起她困乏的脸,「回府吗?」 |O)ZjLx  
连希宁点点头。 @I1*b>X~<  
「我抱你回去吧。」席天辰弯下腰,手臂放在她脚弯处,让她坐在他手臂上,然后他直起身,她把上半身靠在他身上,两手环住他的颈脖,把头埋在他颈窝,他很快便闻见她平缓的呼吸。 ~X2 # z |  
+%[, m&  
后院的丫鬟见主子回来,毫不惊讶连希宁被这样抱回来,毕竟一年​​内他们见过不少次,自家夫人真的是说睡就要睡。 yn+m,K/  
他们回卧室后,丫鬟便快速去准备梳洗的热水。 uL7}JQ,  
席天辰帮连希宁擦脸时,连希宁便争着要睡来的样子,席天辰轻声问:「怎么了?」平时她是雷打不醒的。 ([a;id  
「你還沒給我生辰禮物呢……」她的眼睛还没睁开,声音很含糊,但席天辰勉强能听懂。 H@zZ[  
席天辰有点好笑,想不到这个生辰礼物竟然比睡觉还重要,还好他费心准备了。 E`HA0/  
「你还走得动吗?我抱你?」 ?>ZrdfTwz,  
连希宁伸出手,席天辰便把她抱起来,重新给她套上袍子,走出卧室,来到园子。 %.Btf3y~  
C$q-WoTM(  
园子长年青录,湖碧绿如玉,小池种了各种像是不会凋谢的荷花、睡莲,还有草地上的各种花草树。园子有长年结果长年有菜的果园和菜园。园子的另一角落有高高密密的林子和奇石,白天来这里会比较昏暗,晚间来更是漆黑一片。 g,*fpk  
席天辰把连希宁放在一块圆滑的大石上,自己走入林子。
27 发表于: 2020-06-06 10:09:46
P$\vD^  
(二十六) v:<UbuJw  
半睡半醒的连希宁半趴着大石,她隐隐约约听见像婴儿叫喊似的嘤嘤声,她心头一转,该不会席天辰不愿她受生孩子的痛苦,直接给她一个孩子养吧?这样也可以! zKWcDbj  
兴奋令她成功睁开眼睛,怀里突然被放下一團温热软毛的东西,她低头一看,正是半条手臂长短的白毛狐狸,毛发雪白无瑕,细看如泛银光的白丝,双眼和鼻子是全身惟一通黑透亮的,犹如镶入宝石。 fD<3Tl8U0  
小白狐模样呆萌,黑漆漆的双眼好奇地看着她,长长的鼻子往她身上凑,到处闻。 s Hu~;)  
太可爱了! %fpcH  
连希宁爱极了,把它微微用力抱在怀里,主动用脸去踫它的鼻子。 z rt8ze=Su  
席天辰见一人一狐用鼻子摩了好一阵子,实在不想再看下去,伸手把连希宁的下巴抬起,看见她眼睛里有他,心里才舒服一点。 SL/ FMYdd  
「这就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喜欢吗?」 ;Q2p~-0Q  
在黑夜里,他的声音又轻又柔,轻易地流入她的心里。 >w?O?&Q$  
她的双眼紧紧地看着他如同白狐一样漆黑的眼,他的眼里只有她。 -)aBS3  
心悸,她清晰地感觉到。 '+ |{4-V  
是哀求过却被拒绝,是一次又一次的求而不得,但突然惊喜就在眼前,明明他这么不喜欢,却愿意为了她作出让步。 3L4lk8Dd  
她一直都知道,每次她与动物玩闹时,他只是在一旁从不参与,她知道他不喜欢,只是纵容她,而她每次都在试探他的底线,赌下一次他或者会答应。 Ov)rsi  
所以就算每一次都被他拒绝,她从来没有真正闹过大脾气。 @W^A%6"j  
哪怕是白天时借生辰礼物的份量再试一次,他仍然拒绝,也是她意料之内。 .Tdl'y:..  
可是,万万想不到,他竟然把这只小白狐送给她! c]W]m`:  
心怦怦的,从未对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情绪,虽然她不懂这情绪叫做什么。 {q"l|Oe  
连希宁把白狐放在腿上,伸出双手求抱抱,席天辰眼底的笑意涌上,上前一手抽起白狐,另一只手把连希宁融入自己。 mIZ#uW  
「谢谢,我很喜欢。」女孩甜甜糯糯的声音,此刻特别悦耳。 D;|4ZjM-  
那是情动的声调。 t\]CdH`+  
席天辰吻吻她的头顶,「我也喜欢你。」 W&6P%0G/  
声音轻得很,连希宁更用力地抱住他的腰,声音埋在他胸膛里,「我也是。」 HQ+:0" B  
她的喜欢,与他的喜欢,未必一样,但他心满意足。 ?/~7\ '|Z  
oM$EQd`7  
连希宁跟小白狐闹了一陣子,席天辰见她困得好像下一刻就会倒地睡着似的,半强制性把她抱入怀里,让小白狐自己跑回小林子。 vpUS(ztvs  
连希宁虽然很困,但身体很兴奋,抱着席天辰的肩膀,懒洋洋地跟他闲聊。 ('xu2 ;<  
「小白狐这么小只,还是刚出生不久吧?它有名字了吗?」 pVw)"\S%  
「还没有,你想它叫什么?」 %9=^#e+pE  
连希宁沉默了一下,想到那与席天辰几乎一模一样的黑眸,但漆黑中却又像发作光,「叫星辰好吗?你是席天辰,它就叫席星辰吧。嘻嘻,好像你儿子。」 @`?"#^jT  
「嗯,我们的儿子。」 eGblQGRS  
「你怎么会想到送白狐做生辰礼物?你不是一直不答应我养宠物吗?」 !\8j[QS!  
「其他不行,这只白狐……可以。」 #uT-_L}s w  
「星辰很漂亮很可爱,我好喜欢!我要每天跟它玩!」 oZ@_o3VG  
「给你养可以,但你要听我的规矩。」
28 发表于: 2020-06-07 13:15:02
Cf91#% :cN  
(二十七) ?k TVC  
第一:只有我不在的时候,你才可以去找星辰。它一般会在园子里的林子,你喊牠,牠就会出来。 +j1s*}8  
第二:牠不能进后院,不能睡我们的床。 $k,Z)2  
第三:白狐有猎食能力,但不是什么都能吃,你不用喂牠吃东西。 "|{ NRIE  
x{*g^f  
席府大厅的幼童们都清楚师娘在课堂过了一半时间便会出现,默默地陪他们到下课。 WJ<nc+/v:  
可是今天,師娘呢? blpX_N  
莫非是昨夜元宵节玩太晚,还在睡觉? MT [V1I{LV  
幼童们的思绪飘到今天早上被家里人吵醒的痛苦。 IX$dDwY|O>  
席天辰自然也留意到那空掉的位置。 Nv,1F  
不过他想到昨晚连希宁比平时晚睡了很多,可能只是没睡醒。 Y}&//S A  
3%bCv_6B  
被所有人誤以为还在睡梦里的连希宁早就吃完早膳,换了席天辰早晨替她選好的衣服,独自跑到园子的林子去了。 6y)TXp  
林子不大,这里的树又高又多,一棵接一棵,空隙小得她只能勉强通过。 -+Axa[,5=  
她一边提着裙摆,一边小心跨过地上的树根,一边喊着:「小星辰,你在哪?我们来玩吧!」 xdFm-_\-  
她没走几步路,便见一道白影快速地向她跑来,白狐跳起扑入她怀里,连希宁差点跌倒,幸好背后有树干挡住。 =ps3=D  
白狐一跳到她怀里,便热情地用鼻子闻她的嘴、她的颈、她的衣服,把连希宁逗得咯咯笑。 Aq yR+  
"T=Z/@Vy  
席天辰下课后便直接到后院找连希宁,却见床上空无一人,饭桌也只有他一人的碗筷。 6NPCp/  
心中担忧在第一天便实现了。 !trt]?*-  
他沉声问:「夫人呢?」 B5GT^DaT  
丫鬟突然生出恐惧感,慌张地回道:「夫人她……她早上吩咐我,她的午膳在园子里用……所以我方才便把她那份午膳送过去了。」 Ew5(U`]  
/x c<&  
丫鬟急速速地跑去园子,连希宁坐在亭子里,桌上放着午膳,那只白狐也坐在桌上,连希宁拿着筷子在牠面前挥动着。 ,|D_? D)U  
连希宁对着白狐说些什么,那白狐只懂得发出嘤嘤的声音。 @%d g0F}h  
丫鬟急忙走到连希宁身侧,「夫人,先生让你回后院用膳。」 DJVH}w}9_P  
连希宁看也不看,只顾着跟白狐玩,「不去。」 4w\ r `@  
「夫人,你快去吧,先生会生气的。」丫鬟压着声音,仔细听更带着哭腔,她急到不行。 '- oS=OrZ  
连希宁把白狐从桌上抱到自己怀里,不舍得地抚牠的毛,白毛很软很顺滑,摸着很舒服。 jVC`38|  
连希宁摸了好几下,又跟白狐犘了几下鼻子,才放牠到地上,「我待会再来找你喔,你等我一下下。」 ~Z9Eb|B  
q_bE?j{  
连希宁脚步不快,丫鬟走几步便焦急地站在原地等她,实在等不来,便拉着她的手扯着她走。 JR8 b[Oj.S  
「夫人啊,小的求你了,你走快两步吧,先生等很久了。」 i,r O3J n  
「不就是慢了点吗,他不会凶我的。」 _PLY<i2vr  
丫鬟替连希宁开门,再推她背一下,便关门逃走了。 AyKvh  
连希宁被那不经意的一推,險些跌倒,堪堪稳住脚步,抬头望去,坐在饭桌前的席天辰脸上有着显著的不悦。 |`+kZ-M*  
连希宁莫名其妙,坐在他身侧,拿起筷子便开始吃东西。 # ` Q3Z}C  
席天辰的冷意不见缓和,连希宁在他旁边受着不舒服,「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9utiev~3  
席天辰见她一副他生气與她何干的模样,深深吸一口气,冷静地说:「昨晚说的规矩,还没说完。」
29 发表于: 2020-06-08 08:39:14
}vh4ix  
(二十八) lz ::6}  
第四:以往的生活习惯不变动,早上睡醒听课,一同用午膳、晚膳。 *Ti"8^`6  
G&Dl($  
席天辰看着连希宁吃饭,见她明显比平时吃得快了一些,筷子一下接一下往嘴巴里塞。 83I 5n&)  
他大概猜到原因,他佯装如平常一样,「今天想去哪?出去还是在府里?」 cC>Svf[CzK  
连希宁把嘴里的东西都吞掉,才露出大度的神情,「你不用陪我,你去书房忙吧。」 oPF]]Imu  
席天辰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在饭桌上,「既然你不想出去,那我们一起去书房吧。」 gC7Po  
席天辰站起来,连希宁却不动,巴着眼睛看着他,「但是……我今天不想看笑话本。」 m(?{#aaq  
「那我教你画画吧。」 tk*-Cx?_  
连希宁读懂他的眼神,摆明要她陪他。 i\l}M]Z#  
me{u~9&  
连希宁认命跟着他来到书房,跟他学画画要她坐得好好的拿着画笔,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还是拿了一本笑话本坐在专属给她的贵妃榻上。 "oNl!<ep  
「不是说不想看笑话本吗?」 xp'Q>%v  
连希宁看向席天辰,「你今天怎么了?阴阳怪气的。」 ;Vc|3  
「没事,看吧。」席天辰收起不悦,对着她勾起嘴角,如平常一样淡淡的笑。 j)Ak:l%a  
|,5|ZpgL  
席天辰回想昨夜连希宁收到白狐后看他的眼神,目光柔和,把这画面徐徐画下。 rm9>gKN;#  
旁边的连希宁却坐不住,双手拿着笑话本,却不时把目光放在席天辰身上。 b=xn(HE8|  
实在看不下去,连希宁挪到贵妃榻末端,与席天辰只有半臂相隔。 <qpzs@  
连希宁县着半身,手肘撑着他的书桌,看他笔下的画。 DpvHIE:W  
「你又在画我吗?」 ZAU#^bEQB  
连希宁看去,还没画好,只约隐可见自己求抱抱的模样。 G`kz 0Vk  
连希宁这个姿势撑一下子便累了,伸长手,席天辰便会意把她抱起放在自己怀里。 IQ_s]b;z  
连希宁相比席天辰来,十分小只,窝在他怀里,头顶能刚好够到他的下巴。 "O0xh_Nr  
「你怎么不画上自己?」 _K!.TM+9  
席天辰默然看入她的眼,似乎是想看透她的心,一會兒才道:「不如你来画吧。」 ~gW^9nWYU  
席天辰把笔放入连希宁手里,大手包着她抓笔的手,在书桌脚位按下一键,书桌的高度降下,正好方便她。 DBB&6~;?  
连希宁其实没用力,由著他抓住她的手,在画中人旁再画上一人。 r~h#  
看他用简单的线条便能勾勒出人的模样,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CxjB9#  
连希宁侧抬起头,從下看他,也是这样赏心悦目。 .?Y"o3  
他的神情专注,突然俯身画些什么,离她更近了些,她心一动,在他下巴亲了一下。 xlJWCA*>  
他顿一顿,垂眸看她,她的双眸里如往常一看泛着水,若仔细看入去更见里面泛着桃红,隐隐透着媚惑。 j}",+H v  
她是真的长了一年。 ZK'46lh  
她被盯着看也不会尴尬,唔吧一声再亲了一下,「你真好看。」 72"H#dy%U  
席天辰的目光像深海一样很深却也很柔,他轻轻按住她的脑勺,在她额头一吻,「你更好看。」 b^C27s  
:o{,F7(P  
画中二人轻轻互抱,双目传情。 oPr`SYB  
席天辰简单上色完毕,便收起笔。 ;*<R~HJt  
连希宁透白泛红的指尖轻轻地摸着画中那双黑眸,「你连自己都画得这般好,这双眼和你的一模一样。」 1S!}su,uH  
「不过就是墨水一样的黑,而你的红棕色,却是难以调色。」 @-Q l6k  
特别是,情一动,更是红。 W"_<SYVJ  
昨晚太黑他看不清,方才却看得真真切切。 -u'"l(n)~  
「这是第一幅我们的画吧?找个地上挂起来可好?」 oV0 45G  
「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