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8阅读
  • 38回复

[连载]【原创首发】《赶在娘子红杏出墙之前》(言情)- 6月16日更新至37L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30 发表于: 2020-06-09 08:13:47
sUPz/Z.h  
(二十九) :T9< d er,  
席天辰看着怀里已然睡着的连希宁,不禁失笑,方才还说话,转头就睡了,是年纪还小了,永远睡不足似的。 %u;~kP|S%  
他抱起怀中珍宝,与她一同躺在贵妃榻上,看她午睡的娇憨样。 | [ >UH  
她双手贴着自己的脸颊,手袖滑落,露出初次见面那天送她的手镯,手镯手感温滑,色泽暗红,如她的肤色相配。 /r_~: 3F  
他抚着手镯,在她头顶轻语:「没人能打扰你的睡梦。」 XV^1tX>f{  
F5o+kz$;  
用过晚膳后,席天辰在连希宁再三追忙他用不用回书房忙的时候,终于放过她,随她去了。 ^eoLAL  
LY-2sa#B$-  
席天辰忙完的时候都已经到平日睡觉时候,有白天作例子,他走出书院便问守门的小厮,「夫人在哪?」 q{+_ <2U|  
「夫人用膳后便去了园子,一直没回来。」 IUtx!.]4  
%6_AM  
席天辰在林子前的一片草地看见她和它,一人一狐面朝面的侧躺着,连希宁的双手搭在小白狐的背上。 `Qeg   
带着凉意的月光散在连希宁的脸上,突然有种她随时会消失的感觉。 ul*Qt}  
席天辰心头一紧,把连希宁拉起来坐着,连希宁睡觉被打扰很是不悦,要推开他的手继续躺,席天辰赶忙把她拉入怀里抱起。 vB+ '  
他抽出一只手拍她的头,不用力,却令她不能立刻入睡,「规矩再加一条,不能和白狐随地睡觉,听见没?」 `O'`eY1f  
连希宁唔唔地回答,根本没听见,睡着了。 "W(Q%1!Wi  
~Ch+5A;  
夜里,卧室,连希宁睡了。 Qyy.IPTP  
席天辰看向窗外,正是方才与她一同睡在草地上的小白狐跳了进来,缓缓地走到床边。 H*9~yT' Q  
席天辰的手掌朝内一转,小白狐化作一缕朦胧白影钻入他的手内。 T9s2bC.z55  
席天辰闭眼,那陌生的记忆便涌入脑海中。 M`S0u~#tI  
再次开眼,怀里的连希宁的脸又粉又红,「看你这般开心,我就大度一点吧。」 8mQmi`  
MTUn3;c/  
春天已过,时间来到五月中,人们都换上薄衣。 ;t+ub8  
连希宁穿着暗红雪白相间的衣裳,长手袖端是薄纱,隐约可见那纤细的手腕,与那暗红的手镯很相配。 In[Cr/&/Y  
园子里,连希宁抛出手中的梨子,白狐嘤一声,跑去接住又递给她。 t]X w{)T  
连希宁奖励的撸它脸上的毛,再次抛出梨子。 } CfqG?)  
一来一回,一人一狐玩得不亦乐乎。 t'ZWc\  
玩了一阵子,白狐跳上高石,连希宁回意地伸手让它可以跳入她怀里。 [k-+AA>:  
连希宁抬起手,手袖滑落,露出那手镯和半截手臂,小白狐比那风光吸引,跃身一跳,竟是扑到连希宁手臂上。 VsA'de!V4[  
连希宁没料到,被白狐一撞,幸好她背后是平滑的大石,虽后背直接撞了上去只痛却不伤,冲力最大的手臂直直打在石上,倒没撞伤,只闻呯的一声,她望去,手腕上的手镯碎落地上。 `7H4Y&E  
已然落地的白狐用鼻子去凑手镯碎片,一时望望连希宁,像是发现自己犯错了。 Uo2GK3nT  
连希宁拍拍它的头,弄乱它头顶的毛发,「星辰……你闯祸了,这是你父亲送我的。」 u_rdmyq$x/  
连希宁摸摸手腕,戴了两年,突然空了,有些不习惯。 |<O9Sb_  
她捡起碎片放入腰间的小包里。 xC tmXo  
「你说你父亲会不会生气?他会气得把你扔掉吗?我要不要瞒着他?」 <jed!x  
连希宁坐在草地上发愁,白狐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安地围着她转。 Qqlup  
「要不等他发现我再想怎么说吧。」她抱起白狐,「你放心吧,我会护着你的。」 MMj9{ou  
抱了一阵子,感到困了,她便放下它,「我去午睡了,明天见了。」 R i^[i}  
白狐嘤一声,一步三回头地走入林子。
31 发表于: 2020-06-10 09:50:56
yDegcAn?  
(三十) -~v2BN/  
连希宁撑着睡意回到卧室,躺下便立刻睡着了。 Y4`}y-'d  
不一会,白雾飘飘,红纱漫天,如幻似真的梦境出现,月老的轮廓越渐清晰。 zck#tht4 n  
连希宁回想一下,自己好一段时日没见月老了,她都快把祂给忘了。 RL@VSHXc  
连希宁仔细端详月老,怎觉得月老曾经年轻俊美的模样好像减去,添了几份苍老呢。 1AM!8VR2  
「月老大人,您好!」连希宁躬了个身。 NflD/q/ L  
「好什么好!我简直要为你操碎了心!」月老的长大衣袖一挥,甩到连希宁的脸上,不疼,但让她知道月老是真的生气了。 8m\7*l^D:  
连希宁万般诧异,委屈地嘟着嘴,「我犯什么错了?不是你安排我在凡间与人成婚吗?」 2a`o &S  
月老用衣袖捂着鼻子,「一身狐狸味!我是让你嫁与蒙非!你现今夫婿是姓蒙叫非吗?」 SwTL|+u  
连希宁认真回想了一下,才想起当年那个叫蒙非的人,不过样子已经很模糊,「可是他不来迎娶我,我能怎样嘛。」 7WkB>cn  
「唉,我不跟你费话,免得正事没说又出意外。听着!不到十年,你便五百岁了,得回到天上闭关修练一百年,才能顺利踏入成年期。时间不多了,你便提早回来准备吧。」 ( u\._Gwsx  
连希宁一听,眉头都皱起来,万分不愿意,「不是还有几年嘛,我在凡间待得好好的,过几年再回去也一样啊。」 }Mp:JPH&S4  
连希宁想起小白狐、席府厨娘、她精心布置的园子、笑话本,还有……对她千依百顺,特别好看,看她时眼里有星的席天辰,她不想这么快就走。 AQ,' 6F9  
月老听见此话頓時氣急敗壞,不停揉额头,「糟了!糟了!上一世说走一走,这一世却不愿走了!臭狐狸!小看你了!」 t!W(_8j  
连希宁见祂独个儿碎碎念,她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toh0oB[  
月老恼怒片刻,便端出大神仙的威严来,「我让你回来,你就必须回来!这几天,你找个机会,掉进你住的地方那湖里,你一掉进去,我便会把你召回天上,空留一假肉身在那儿。听见没有!不能再晚了!」 4~Vx3gEV:  
BW}U%B^.  
连希宁醒来之时,席天辰刚好进来,连希宁见他一身白衣俊朗身影,脸上是对她尽现的温柔,再想到快要见不着了,心突然难受,竟把眼泪流下来。 #*K}IBz  
席天辰被她的眼泪一惊,慌忙过去把她抱起,小心翼翼地替她拭泪,「怎么了?哪受伤呢?哪疼呢?」 p'*>vk  
连希宁不知道为什么心竟会这样难受,为什么会流泪,她从没哭过,从没像此刻伤心过,是她的修行有进展了吗?她不去想,只想紧紧抱住他,在他温暖的怀里哭得尽兴。 /'l{E  
席天辰不明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轻抚她的头发,轻言细语地在她耳邊哄着。 8hOk{xs8  
连希宁一哭就停不下来了,席天辰怕她哭坏身子,让她哭了一刻钟便把白狐召过来,「别哭了,你看,我让星辰陪你玩可好?」 IoQEtA  
连希宁转间想到很快就见不到小白狐了,便伸手让它跳入她怀里,抱着它又要一顿哭。 * K D I}B>  
席天辰看她哭,心疼到不行,她双眼通红,脸上尽是泪花,他强逼她抬头张眼看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哭了?告诉我可以吗?」
32 发表于: 2020-06-11 08:15:42
d{rQzia"mV  
(三十一) h "Xg;(K  
连希宁一抽一抽的,看着他的双眼,他因为她哭泣也难受了。 g+DzscIT  
她自然不能说她在凡间即将逝去,只能抬起手,露出手腕,「我……不小心把你的手镯给弄碎了。」 /+8JCp   
她把白狐放在床上,下床去拿手镯的碎片。 A:>01ZJ5S+  
席天辰见可怜兮兮的小姑娘,白嫩小巧的双手捧着碎片,递给他眼前,「碎了,对不起!」她抽缩着,抽缩着,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wQv'8A_}  
席天辰见状,不禁失笑,把眼前这位小可怜抱起来,让她面朝他,「没关系的,不过是一手镯,我再给你一个就是,不用因此而哭,知道不?」 L=c!:p|7)  
连希宁伸手摸摸旁边缩着一团的小白狐,「那你也不要怪星辰,好不好?」 3Dg,GaRk  
席天辰看了小白狐一眼,便大概猜到是二人胡闹时弄碎的,「我不怪牠,我答应你。」 r^h4z`:L  
连希宁哭过了,现在才慢慢平服。 v$~QU{ &  
席天辰看似漫不经心,但紧盯她的神情,「你方才午睡的时候,有梦见什么吗?」 0T@Zb={  
连希宁摇摇头,「弄碎了手镯,我睡得不踏实。」 sqla}~CiX  
她说对了一半,她因为月老的话,睡得很不安稳。 >C7r:%  
「我们先用晚膳。」 Cnnh7`  
连希宁看向白狐,席天辰接着说:「星辰一起吧。」 {SwQ[$k=_  
连希宁立刻展颜,把白狐抱到饭桌上放着。 _6O\W%it  
#?5 (o  
用过晚膳,席天辰拿着手镯碎片说要去书房,对连希宁说:「星辰就在这陪着你吧,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要睡着,等我,知道吗?」 6^%UU o%  
连希宁却抱起白狐,走到他身前,「我可以陪你去书房吗?我和星辰在旁边乖乖的,不打扰你。」 3Th'paMG  
席天辰想她大概是哭过现在突然脆弱需要人陪,便答应了,并没有觉得她比平时黏人。 4Yxo~ m(  
A&s:\3*Kh  
书房里的暗房主要是席天辰陪着连希宁时用的,平时办工地方是在书房的另一端。 B,M(@5wz  
席天辰坐在那又宽又大又高的书桌前,连希宁便抱着白狐到不远处的茶几处坐着,抛着小李子与白狐闹着玩儿。 ^cV;~&|.Xk  
可是闹着闹着,也会不时把视线望向书桌,她的视线只看见那冒出来的头。 jH19k}D  
她与白狐玩得不专心,也没有专注地盯着席天辰看,她的思绪总是飘到园子里湖。 wkP#Z"A0~  
6Ca(U'  
回到卧室里,连希宁想与白狐一起睡,席天辰不客气地把白狐撵走,连希宁只好遗憾地跟白狐道别。 _=+V/=  
席天辰把一只更精致的手镯套入连希宁手腕里,连希宁试了一下,果然套进去轻易,却摘不下来了。 )_1zRT|9  
席天辰帮她戴好手镯,便又拿出两个指环,分别套在她左手和右手的中指上。 tDSJpW'd  
指环也是暗红色的,摸上去温暖圆滑。她的手虽小,比例却好,手指很纤细修长,与她指环配合,格外好看。 \x)n>{3C  
「这样就算是手镯碎了,指环也还在,所以别再因这种小事哭了,知道吗?」 >GQEqXs  
他轻吻她的额头。 w<zIAQN  
连希宁抱着他的腰,「嗯。」她哭,可不是因为这个。 kz{/(t  
「睡吧,眼睛累坏了吧。」 >G);j@Q  
连希宁又嗯了一声,比平时抱得更紧,像是要将她整个人融入他体内。 >^%7@i:@U  
席天辰安抚地拍她的背,哄她徐徐入睡。
33 发表于: 2020-06-12 10:46:06
申请连续三十日更新奖励 R(-<BtM!-  
$2<d<Um~z  
(三十二) .`7cBsXH  
天刚亮,席天辰便习惯性地醒来,连希宁乖巧地窝在他怀里,既信任又依赖。 }hYZ" A~  
明知熟睡的连希宁不会轻易醒来,他仍是小心翼翼把她搭在他身上的手和腿放在床上,再把枕在他肩脖位的小脑袋移到枕头。 <BO)E(  
把她被子重新盖好,他才起来,将要下床时,背后的衣摆却被人拉住了,他扭头一看,还未睁眼的连希宁抓住了他。 /'Pd`Nxl.  
他返过来,包住她的小手,「怎么了?」 (ZL sB{r^  
闭着眼的连希宁,一点一点地挪着身体,把头挪到他腿上,「我也要陪你去上课。」 7},)]da>,'  
他十分爱怜地抚着她散开的头发,「你睡够了吗?」 557(EM  
「够了,你拉我起来,我就会起来了。」她的声音就像说梦话一样含糊,但席天辰仍然听出里面撒娇的意味。 %lX%8Z$v  
他如言把她整个抱起来放在腿上,吻一吻她还没清醒的脑袋,「那今天就辛苦娘子早早起来陪为夫上课了。」 .i^7|o:  
静悄悄把水盆和早膳拿进来的丫鬟把东西放下,便听见屏风后传来席天辰的声音,「把夫人那份儿也拿进来。」 l~D N1z6`  
丫鬟们互望,十分诧异,「是。」 mKT>,M  
LGc&o]k  
席天辰把水盆搬过去床边,亲自替连希宁洗脸擦手,连希宁也渐渐从睡梦中拉回神志。 GZ{]0$9I'  
连希宁接过毛巾,「我也来帮你洗。」 oQv3GpO  
她跪在床上,一手搭在他肩上,另一手拿着毛巾仔细地擦。 oG7q_4+&  
「谢谢娘子。」 l c_E!"1  
席天辰又亲自替她更衣梳发,连希宁也替他做了一遍。 VyRsPg[(  
连希宁手拿着他的发丝,「你几乎天天都要教课,我倒是没帮你梳过几次头,手艺学了用不着啊。」 q %0Cg=  
席天辰笑意满满,「娘子这是怪为夫工作太忙?要不要我休学几天陪陪你?」 +525{Tj  
「可以吗?就几天!几天就够了。」连希宁抱着他的手臂,十分喜悦,眼睛闪亮闪亮的。 y7S4d~&  
|ou b!fG4  
「师娘再见!」「师娘,您和夫子要去远门吗?怎么停课五天呢?」 c*`>9mv  
连希宁与幼童们挥手道别,他们以为道别是暂时,只有她一人知道,她在作永久的道别。 []0mX70N  
想到要回到天上,她现在连这些孩童都有些舍不得,他们是多么的乖巧可爱! a=XW[TY1  
}|B=h  
午膳后,席天辰便体贴地把时间让给白狐,连希宁却拉住了他,主动地走到他怀里,哀求地看着他,一边摇着他一边说:「为什么你和星辰不能共存呢?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m=?xb8 f  
席天辰见她越是得寸进尺了,不过随她吧。 A~Xq,BxCV  
「玩什么?」 8?*RIA.a  
「放风筝如何?星辰也爱追着跑。」 q~L^au8  
U!XS;a)  
席天辰和连希宁坐在草地上,席天辰一手拿着风筝的手握轮,一手圈住连希宁的腰让她舒服地靠在他胸膛上。 0wFH!s/B  
不远处的小白狐蹦蹦跳跳地追着随风飞舞的风筝。 v+e|o:o#  
连希宁看看她头顶的脸,又看看前方的小白狐,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是最自在不过了。 AH4EtZC=W  
她又扬起头,他正因为前面白狐愚蠢的跳动而笑,他脸上一般不会有太大的表情,但他的眼底能藏百般事,她能从他的眼里读懂他的情绪。 )RYG%  
哪怕他不太爱表露自己心中所想,但她也能略猜一二。 5'w^@Rs5  
34 发表于: 2020-06-13 10:34:55
mipi]*ZfXE  
(三十三) <ur KIu  
她稍稍撑起自己,在他下巴亲了一下,惹得席天辰低头看她。 T_3V/)%@  
她眼里泛着浓浓的红,席天辰一时失神。 JJ^iy*v  
连希宁侧身抬起手环住他的颈脖,按下他的头,在他脸颊上又亲一口。 A"Tc^Ij  
她想起很久之前二夫人的法子,有一项她试过一次便没有再做过了,她却不记得那是什么感觉了,当时心里只想着生孩子。 zNNzsT8na  
现在她没了生孩子的心,却好奇会有什么感觉。 N5[_a/  
她的头一偏,把唇贴在他淡色的唇上。 jB*9 !xrd,  
他的唇虽薄,但足够软,还温的,她喜欢这个触感,比他光滑有凌角的下巴更好亲。 I[tAT[ <  
她伸出舌尖去描绘他的唇型,明明没味道,她却品出甜味來,这种甜不是从舌尖而来,是从心里发出的甜丝丝的感觉。 RmcYa j^=  
她喜欢这样感觉,她亲得更用力。 xAR^  
,G916J*XA  
席天辰被雷击了一般不懂得反应,竟忘了推开她,由她自己探索,或许,是他舍不得推开她。 ac2}3 $u  
他知道这不可为,但心里的黑暗面却在说,是她主动的。 cjCE3V9X  
她明显是不经事的,全凭心意胡乱地来。 e_YW~z=6t  
他微微地张开唇,那勾人的丁香舌便会自己探进来。 }K#iCby4  
他不配合,不阻拦,不让自己身体有任何不该有的反应,拼命地压抑住自己。 2q2p=H>&  
他只是怕她太忘情会摔倒,所以双手扶住她纤细柔软的腰。 VC/R)%@%  
;5&k/CB1  
她亲累了,才停下来,撑着他的肩膀,气息不稳,她定定地看着他,那装着春水的双眸乏着红,连眼角都是红的。 ON:LPf>"-  
一副被人疼爱过的模样。 L+v8E/W  
这副的模样,重重地击溃席天辰的自制力。 l*~"5f03  
他抱着她的脑勺和腰,转了一圈,让她躺在草地上压在他身下,他的目光从她媚红的双眸找到那勾人的唇,粉嫩的唇瓣像被露水滋润过似的泛着水光,比天上的水蜜桃更鲜美,他急不及待地一尝这水蜜桃的味道。 EG'7}W  
nwZ[Ygl|  
她的亲吻是带着好奇孩童对于新鲜喜爱事物的探索和迷恋。 , LCH2r  
他的亲吻却是成年人对吻所引起的欲望。 p*A^0DN'Fn  
他的吻急切、粗重,一改他平日温柔的作风。 }T?i%l  
连希宁招架不来,在虎口中寻找喘息的机会。 *=($r%)  
她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腰间不断地摸,像是像捏住什么,又像是在找什么。 0SAG6k~x  
方才她是感到甜,现在却是酥麻酥麻的,她对这种感觉很陌生,说不上喜欢,但她不讨厌。 gn-=##fT:i  
不过她想不到太多,她自己脑子里只有他的呼吸,他的味道,他的一切。 N{?Tm`""  
就算她因为承受不住而闭起双眼,脑海里也会清晰地浮现他的脸,隐忍却又疯狂。 \DG( 8l  
i n[n A a  
风筝因为无人管,所以倒下了,白狐没了风筝,便去找人了。 Se!gs>  
它因为追风筝跑得很远,再回来时便见两个倒地的人,它喜滋滋地跑到他们身侧,他们却没有留意到它。 ~Da >{zHt  
它嘤声地叫,没人管,便上前用鼻子去凑他们的脸。 =YS!soO  
wJ;9),fL  
连希宁早被亲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白狐凑了过来,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收回了她的神志,她开始反抗地推开他。 s4\SX,  
他理性还在,在她动手推他的时候,便顺势起来,把她拉起来,替她稍稍整理头发,把有些松掉的腰带系紧。 !X \Sp}  
0S)"Q^6n y  
连希宁自顾顺着自己的气息,没有留意到席天辰的指尖泛白。 U)&H.^@r$  
他失控了,任由自己失控了,但他不后悔。
35 发表于: 2020-06-14 08:47:17
CF 0IP  
(三十四) J;9QDrl`  
席天辰自知失态,他更在意连希宁的反应,见她如往常一样才松了口气。 QRix_2+  
白狐在连希宁身上跳来跳去闹着玩,连希宁伸手捉牠,却每一次都被牠溜走。 [WSIC *|;  
席天辰望向天,大概猜得时间,「娘子,去午睡吗?」 >.sN?5}y  
连希宁这时正好抓住了白狐,把牠抱入里面狠狠地揉牠的毛。听见席天辰问话,才望向他,「我不用午睡了。」 G(,~{N||  
其实连希宁是困的,但她想到时间少一点就没一温,便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lAt1Mq} ?P  
席天辰感到奇怪,连人带狐地抱入怀里,「你今天起这么早,确定不用补眠?」 ]qT r4`.  
连希宁用头顶去蹭他的手,「不睡,多浪费时间。」 im%3*bv-  
「那你累了记得跟我说,我怕你突然睡着倒地。」 3S21DC@Y  
「知道了。」连希宁扬头亲了一下他的下巴。 FO3*[O   
x@l~*6!K  
由这一天起,连希宁便大大缩短自己的睡眠时间,几乎天亮便与席天辰一同醒来,晚上非月亮高挂不肯入睡。 = nN*9HRD  
整天尾随着席天辰,有时带着白狐,有时独自一个。 M/I d\~  
平时若是席天辰工作时,她是不会打扰的,但这几天却一反常态,硬要缠着席天辰,席天辰也舍不得拒绝她。 mh SsOmJ5  
而且,连希宁最让席天辰受不了的变化,是喜欢上亲他嘴巴。 yM~D.D3H  
SQ.Wj?W)  
五月十九日,午膳后,连希宁跟着席天辰到书房他办工的地方。 g#&##f  
她不愿坐在茶几上等他,而是直接坐在他所坐的长椅上,还嫌长椅太硬,直接爬到席天辰腿上坐。 {:j!@w3  
她侧坐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他的左手臂托住她的腰背,她只穿袜子的双足放在长椅上。 tUnVdh6L.B  
他在写文件,她百无聊赖,拿着他的腰带玩,玩了一阵子便又无聊了,却不愿睡去。她便扬头望向他专注工作的脸。 ooxzM `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他,他都是这么好看的。 DccsVR`7  
她的目光很显著,在席天辰看来,她的目光是带着热度的,他不禁咽下一啖口水。 |1 6v4 R  
连希宁注意到那明显一动的喉结,她伸出手指摸了一下便被席天辰抓住了手,他的声音有点哑,「别乱踫。」 Oc=PJf%D#  
连希宁觉得他这样低哑的声音都十分悦耳。 lBC-G*#  
她不愿他抓住她的手,她甩掉,双手便故意抬高环住他的颈脖,逼得席天辰望向她。 Z0@ImhejuB  
四目交投,席天辰又看见她眼里的红,他恍神。 Z9EQ|WfS#-  
连希宁轻易地压下他的头,把自己的唇送上,她喜欢品他唇上的甜,也喜欢把舌头伸入的麻。 jCa;g{#@  
除了几天前那一次之外,席天辰便不再用力地抱着她吻,不过不妨碍她主動尋歡。 =1?yS3  
她亲得开心,却不知席天辰忍得额头都冒青筋。 )4C6+63OD&  
lt"*y.%@b  
连希宁的亲吻时长时短,全凭她的心情。 ZOsn,nF  
席天辰往往痛苦地享受着。 CzbNG^+  
连希宁亲得差不多,终于愿意放开席天辰,然后便像着吃饱的小猫一样弯弯的眸子带着悦愉。 S :|*wB  
席天辰全无工作的心了,便索性抱着她到暗室的贵妃榻一同躺着闲聊。 )xs,  
「明天便是我们成亲一周年纪念,你想做些什么?」 Q2PwO;E.`C  
连希宁突然沉默,原来她在这里才一年便要离开…… SuuS!U+i>  
「什么都不想做,你陪着我就行了。」连希宁抱着他说,才刚说完,她便想到月老说得期限到了,她又沉默下来,才埋在他的胸膛说:「我有点想骑马,但又不想出府,你明天可以去带两只马回来吗?」 `h]f(  
「好。」
36 发表于: 2020-06-15 17:05:18
`/0FXb 8h  
(三十五) r> NgJf,  
五月二十日,连希宁与席天辰成亲的纪念日,亦是连希宁的最后限期日。 \;Ii(3+v;  
她舍不得睡觉浪费时间,竟比席天辰起得更早,这时天还没亮。 6n>+cX>E  
他们一贯是互抱着的姿势睡觉的,睡到半夜也不会放开,她枕着他的肩膀,双手窝在他的胸膛上,双腿与他的双腿互相交叠,密不可分。 k&9 b&-=fk  
她稍稍扬头就可以看见他侧身低头睡觉的模样,没有那双看著时冷时暖却何时都十分夺目的黑眸,整张脸便显得柔和一些,他的鼻很高很挺,嘴唇颜色很淡又薄,但她知道唇瓣是温软的。他不用晒太阳,皮肤被那些粗汉白得多,却又不会像她那般白得透红,在男人身上正恰到好处。怎么看,怎么都好看。 `LNRl'Z m  
她往上挪一挪,吻了一下他的下巴,又吻住他的唇。 zg)]:  
他不会主动吻她,但她还是能从他的眼里知道他是欢喜的,所以便更主动吻他。 %R}}1  
ZVI.s U  
席天辰在她盯着他看时便醒了,有些好奇她醒了会做什么,便没有张眼,却不料她吻他,热情如火,把他给点燃了。 A6-JV8^  
席天辰不敢让她吻久,毕竟清晨正是危险时分。他抽回自己的舌离开她,然后用力在她嘴唇亲一下,便把她这个吻给完结了。 OYe @P  
连希宁显然没亲够,又要扬脸去追,席天辰却把她压下来,按在自己怀里。 6Z7{|B5}Y  
「娘子,早!」 e\\ I,  
「相公,早!」连希宁的声音又甜又糯,但她心里却满是酸楚。 3x eW!~  
她很少喚他名字,更少喊他相公,這一叫聲,叫到席天辰心窩裡去。 (;!&RZ  
[~$9n_O94  
连希宁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人,席天辰坐在她身后,专注地替她梳髻,明明是丫鬟的工作,他却愿意亲力亲为。 lx%<oC+M  
他说,这是夫妻才可以做的事,所以她也愿意替他梳发。 ."9v1kW  
最后一次,她比平时梳得更久,抓住他的头发不想放,他也不会催她,一如既往地纵容她的一切。 nL\BB&  
@*F NWT6  
大概今天是个特别日子,早膳比平时丰富,她看见了很多甜酸菜式,她吃着吃着也想哭,很快就吃不着了。 :c c#e&BO  
但是她深吸一口气,不愿用愁脸去过这一天。 U#YM)8;Iz  
(d@lG*K  
连希宁哪都不想去,哪都不想干,便索性窝在席天辰怀里,有的没的跟他聊天,把玩他的手指。 *ozeoX'5D  
她又去看他和她惟一的画像,之前被她放在书房的一角。 c\n\gQ:LQ  
到了书房,连希宁又想让席天辰再画一幅,好让他有个念想。 ~]}7|VN.}  
席天辰自然不拒绝,便让连希宁坐在他怀里,他挥手作画。 ptX;-'j(  
`^RpT]S  
过了午膳,连希宁便让席天辰去马场取马,而她到园子里找白狐。 iQ:]1H s  
看见白狐如往常一样凑到她身上闻,对即将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连希宁绷了这些天的情绪便爆发了,眼泪如落水一样止不住。 =EFF2M`F  
她抱住无措的白狐,不断啜泣。 vX&Nh"0H&  
「我不想走……我舍不得你们,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好过,我不想离开你……」 z~Gi/Ln  
她断断逐逐说了很多话,但白狐听不懂,只能一下一下舔去她的泪水。 I:[3x2H  
,LG6py&aT  
哭了好一阵子她才停下来,她双眼蒙糊,依稀能看见白狐,她摸了摸它的头,才道:「白狐,你来追我吧。」 j:rGFd  
她放下白狐,然后背着它跑了起来,白狐很快会意,追着连希宁跑。 -$t#AYKz  
连希宁没跑多快,白狐也知道是玩闹,所以没有真的追过她。 e3&R3{  
她在园子兜圈圈,当她停下来转身时,白狐便会扑向她。她放下它,又背过身跑起来,白狐便又继续追她。 XD9lox  
她一直避着湖,但她知道再拖下去,席天辰便会回来了。 z0a=A:+/  
所以再不情愿,她终是跑到湖边,然后她顿住脚,转身,伸出手,在她背后的白狐嘤一声,跳起扑入她怀里。 )| 3?7?X  
这次,她没有站稳,就着白狐的力度往后倒,一人一狐落入湖里。
37 发表于: 2020-06-16 07:40:41
O70#lvsM;  
(三十六) %(1Jt "9|  
席天辰回府拖着马,快步走到园子,园子的湖一眼便可见,他欲张口叫连希宁之际,便见白狐撞倒她,她整个人落入湖里。 f"z;'  
他心一抽紧,瞬间跳入湖,把已经浮起来的人抱到湖边。 Skg}/Ek  
眼前的人有着与连希宁一模一样的脸孔身躺,脸色却因入水而苍白无色,胸口因为没有心跳而不再起伏。 }Uu#N H  
席天辰只消看一眼,便知道这人不是她。 }  fa  
这人手上有着他送的手镯和指环,他细细摸着,然后把手镯和指环摘下放入怀里。他望向自行上岸的白狐,手一转,那白狐便化着一缕烟融入他体里。他闭上眼,连希宁哭泣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u4'*[o\t  
他既心疼却又欣慰。 d`UK mj  
他低头抱起身前的躺体,走入园子里的林子深处。 r$:hiE@  
Q{|_"sfJ  
近日小镇的百姓闲聊的对象都是席府那对夫妻。 >fi_:o  
听说,那夫妻不见了,下人便都说没见过他们离开府,却哪里都找不到他们。 F'-,Ksn  
下人都说见过席府夫妻与那些吃人的动物相处融洽,十分奇怪。 x7xMSy  
下人都说他们也不知为何园子的蔬果长年结果,但席府夫妻失踪后,园子便开始凋谢。 EQtYb"_  
有钱庄来人说席夫子把席府的钱财交由他们处理,除去给下人安家费之外,剩下的用作把席府改成学堂免费施教。 GdYQq.  
人们也接连地说席夫子是乐善好施的大好人,席夫人是不会变老的大美人。 F%f)oq`B  
渐渐,不知从谁说起,说席府夫妻是升仙了,所以才会消失不见。 [sNvCE$\]  
最后,大家接受了这套说法,便渐渐把席府夫妻遗忘。 _WR/]1R  
bkuJN%  
红纱从看不见尽头的上方落下,包裹住这房间正中间的床,从红纱外只能隐约看见床上躺着一人,把重重红纱掀开,方才能看见床上闭眼躺着的少女。 <0!<T+JQ  
少女如墨布似的发丝散落在淡红色的枕头上,脸孔幼嫩精致,那眉毛眼角却带着媚气,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少女,幸而少女的容貌还没长开,虽是勾人却不带攻撃性。 /_X`i[  
穿着红袍的月老站在床边,看着那少女沉静的脸,他的手在她头上一挥便收回,渐渐地,那少女的眼珠在眼皮下左右移动,眉毛皱起,咕噜了一声:「相公……」 !k Heslvi  
月老眼皮一跳,动手把少女扯起来,「快起来!你回到天上来了!」 U7''; w  
此少女正是在凡间消失不久的连希宁,她不悦地张开眼,眼前便是重重红纱,红纱后是空无一人的房间,房间大门正开,可以看见外面白雾弥漫。 */HW]x|?V~  
这是她在天上的屋子。 ]D&U} n  
她望向表情难看的月老,露出笑容,「月老,您好,弟子回来了!」 ^z`d 2it  
月老把手放在她的双眼上,他闭眼查看,便收回手,「总算没有白忙一场,开始明白情感了。」 "l{{H&d  
「我修为有进步?」 i A<'i8$P  
月老看向连希宁那得意的脸,再想到她在凡间的所作所为,却又不舍​​得打她,只能瞪她一眼,「快起来!我一个神仙在月老洞忙到天昏地暗,你下凡间却吃喝玩乐!快起来帮忙!」 O\SH;y,N  
连希宁只好爬下床,嘴里还一边说:「又不是我自己要下凡的。」 sd%m{P2  
「你若不是情感发育不好,我还用得着这样吗!」月老气不过,用力打了连希宁的脑勺一下。 a/</P |UG  
连希宁吃痛地按着头,控诉的双眼看着月老,月老视若无睹。
38 发表于: 2020-08-22 03:51:28
谢谢楼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