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什么!淘宝捡漏福利群,还可以赚点券?免费拿VIP?!
  • 38阅读
  • 38回复

[连载]【原创首发】《赶在娘子红杏出墙之前》(言情)- 6月16日更新至37L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 发表于: 2020-05-13 15:21:59
每天作一梦 生活苦闷 自娱自乐  《赶在娘子红杏出墙之前》 c%!wKoD  
Qa%SvA@R  
主角:连希宁 / 席天辰 "lZ<bG  
"LWuN>   
文案: :[39g;V}c  
即兴之作,没有完整的故事结构和大纲,只是想写写被宠爱的爽文开心一下,顺便赚一下点券 (这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可能有错字语病逻辑不顺等问题,当作无脑之作便可,不要太较真。 yw<xv-Q=i  
Jx<  
故事大概就是连希宁在不同的转世中都会与一男子有姻缘,而席天辰就是要拆这些姻缘并将连希宁抢到手。 R2s>;V.:  
不同的转世会有不同的时空背景设定,而每个转世的故事情节不会很多。 ~-%A@Lt  
g-}sVvM  
YLo$n  
do,X{\  
"!?bC#d#(  
(一) y|se^dn  
话说,天上神仙过着无聊日子,祂们不愁生老病死,只愁时间太长,没事可做。 所以祂们顶爱闹事再平事。 LNE[c  
连希宁是月老用红线吸收着爱情之露水而孕育出来的接班人。 本来就是没有生命的物品,所以她的情感发育得不太好,使月老发愁,于是月老与一众神仙便兴致勃勃地为连希宁想出解决方法。 }"Cn kg  
连希宁在月老殿过了三百年幼儿期,又陷入一百年沉睡,再踏入少年期之际,众神仙终于想出一个最妙的办法──便是为连希宁绑上诸多红线,把她踢入凡间亲身去体验红线带来的姻缘,感受爱恨缠绵,当学成之日便可重回天上。 A{%;Hd`0/  
于是,按人间年龄计算,才十四岁的连希宁便被剥除仙力,被踢进下凡洞去了。 NZ5~\k  
xW4+)F5P(  
连希宁长得极美,虽说天上有花神、水神、凤凰、狐仙等一众美神,但是连希宁的美是完全不同的。她以爱情露水为养分,她便是情爱之人所渴望的模样,她的美一点也不平易近人,也没有半点仙气,全是勾人的妩媚,男人女人都会对她的美貌过目不忘。 5XHkRcESZ  
幸好,她不过是十四岁,身体和样貌还不算完全长开,倒是给了她适应期。 6f!mk:\T.  
穿着红衣的她,无聊地躺在草地上,蝴蝶时而落在她的发簪上,她也懒得驱赶。 t@n (a  
这是她落入凡间第二个转世了,她对于第一个转世的记忆很含糊,她在那世由十四岁活到二十五岁,但相貌按照天上的算法,她的身体还是十四岁,所以她的相貌没有丁点儿的改变。 3lN+fQ>)S  
她仅记得她原是跟第一条红线的有缘人成亲,却突然发生变故,她另嫁他人,然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她甚至忘了她相公的名字和模样。也不知是不是月老故意的,好让她投入这一世的姻缘。 kDh(~nfj  
刚转到这一世,月老便报梦告诉她,她这一世的有缘人叫蒙非,是一个书生,让她去找。 #VE$C3<  
月老那面口,那神情,那语气,还有四周隐去的神仙目光,祂们分明就像看戏一样,而她是那个女主角,在祂们布置的游戏里无法逃脱。 W|e>  
唉。 LH;G :  
她无聊地在草地打了个滚。 gEsR-A!m  
反正她不去找,月老也会把蒙非带到她跟前,她等着就行。 Sq,ty{j2%  
她在草地睡了个午觉,在黄昏之前回到寄养她的连家,把甜酸排骨放入口中,慢吞吞地吃饭。 $ZO<8|bW  
nL!@#{z  
%5gJ6>@6Z  
-pu\p-Z  
?g4|EV-56  
sD +G+  
Rp*t"HSaAW  
v!xrUyN~m  
eHe /w9`$R  
u'1=W5$rK  
BaAb4{  
T7~v40jn|  
Hrnql  
!.$P`wKr  
[ 此帖被lx.lianxi在2020-06-16 07:41重新编辑 ]
2条评分点券+50鲜花+5
momo酱 鲜花 +5 - 05-23
momo酱 点券 +50 优秀文章,支持! 05-23
1 发表于: 2020-05-13 15:22:53
(二) GKyG #Fl  
一年之后,她在凡间到了适婚年龄,连家家主说是替她找到好人家,那是二嫂的表哥家的孩子,叫蒙非,明年会上京考试,她在蒙非中举之前嫁给他是最好的时机。 RE>ks[  
她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算是默认了。 Gl8&FrR  
看吧,不用她去找。 bH\C5zt6(  
但是蒙家自知蒙非明年定会一举成名,不想轻易娶妻。 7*>S;$  
所以,连家替她收拾行装,与二嫂以探亲之名到蒙府借住一阵子。 =0PRAc  
WfDX"rA  
蒙非长得一表人才,她毫不意外,月老和众神仙们要看戏当然是想看俊男美女的故事。 .-KtB(t  
蒙非今年十八岁,性格很是老实乖巧,成天到晚书不离手,连希宁一看便觉得是个书呆子,无聊透了。 :K^gu%,&$  
蒙非白天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学堂度过。二嫂想增加他们的相处时间,便提议让她去接送蒙非上学堂。 p>:ef<.i  
连希宁无奈地看着二嫂。把她当老妈子吗?    但她还是照做了。 y3cf[Q  
&`yOIX-H_  
她穿着红衣裳迈着懒散的碎步跟在蒙非身后。别问她为何总是红衣,大概是月老的趣味,连家替她购置的只有红色的衣裳。 M. )}e7  
蒙非急于上学堂,但无奈连希宁实在走得太慢,所以他只好走两步停下等一等,焦急得不行,却又不敢催她。她懒理蒙非,依旧迈着她的小碎步,想她天才亮就被人叫醒,实在没有任何动力。 ![@T iM  
「连姑娘,那我去上学了。你路上小心。」终于走到学堂,蒙非简直想跑进去,但出于礼貌还是客客气气地对连希宁说。 )v52y8G-p  
连希宁点点头,便由他离去。 EY)Gi`lK  
连希宁实在困到不行,她觉得她可以沉睡多一百年。她打着呵欠四处张望,看见一个无人小巧的凉亭。她示意婢女跟着走去,让婢女把遮风的披肩放在长椅上,她躺下打个盹。 /j' B\,  
婢女有点为难,但连希宁执意如此,而且躺下的瞬间便睡着了。 K/2.1o;9  
*m$PH"  
3xzkZ8]/  
连希宁这一睡便睡到正午,学堂里的夫子和學生都从教堂中徐徐出来。 %/y`<lJz(  
婢女见连希宁还没醒也不敢叫醒她,她知道连希宁有可能成为蒙非的妻子,便守在凉亭入口处挡住旁人的目光,同时两眼寻找蒙非的身影。 J}(6>iuQY?  
夫子们和学生们都走得七七八八,婢女才看见蒙非和一个男子走出来,蒙非拿着书本跟那男子讨论什么的。当蒙非走近,婢女便快步走去,向男子和蒙非稍稍躬身,便在蒙非身旁低声说:「少爷,连姑娘等少爷下课等累了,便在那凉亭睡着了,现在还没醒。」 ) Ab6!"'  
蒙非顿时为连希宁的任意妄为感到羞愧,特别是他旁边还站着他最尊敬的夫子。 R>d@tr  
蒙非红着脸对身旁的男子说:「家中来了亲戚,说是等我下课,我现在过去看一看。」 Jh43)#G-  
男子没有太多的表情,淡然说:「好。那你方才所问之事明日再说。」 iO*`(s  
「谢夫子。」蒙非拱手作别,便转身走向凉亭,那男子也不由地望向凉亭。 AUxM)H  
这时,刚睡醒的连希宁打了个滚,对于长椅的坚硬感到不满,不见婢女身影,便走出凉亭。她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烦躁的起床气,却毫不妨碍幼嫩而美艳的样貌,脸颊更因刚睡醒而泛着潮红,让人心一动。 ?AnjD8i  
蒙非一下子瞥见这风景,愣住了。他第一次心无旁骛地注视她,现在才发现她如此的美。 HUJ|-)"dw  
他从发愣回过神来,便听到那原本应已离去的男子低声说:「蒙非,你我原约定午膳後继续讨论,既然你家亲戚已醒,不如一同用膳。膳后可以到我家的书房,相信对你方才的疑问有很大的帮助。」 f{igW?Ho  
蒙非瞬间被拉回吸引力,眼睛对着那男子发着亮光,「真的可以吗?    我对夫子的书房仰慕已久。」 Lvi[*une|  
「当然。」那男子点点头,目光越过蒙非落到连希宁身上。  k6O. H  
连希宁自然感到这一视线,她迎着望去,只见一个陌生却俊美无比的年轻男子。她脑子转了一圈,并未能在天上找出比他更俊美好看的神仙。 *!g 24  
月老已经是天上少有的美男子,想不到还有比他好看的。 p"[O#*p  
因为稀奇,所以连希宁多看了那男子两眼,但也只是两眼而已,她便转向蒙非,「你下课了吗?    」 >sQ2@"y)s2  
蒙非点点头,走到她跟前,对她放柔声音说:「那位是我的夫子席天辰,我与他约好一同用膳随後到他家的书院。你想一起,还是先跟婢女回去?    」 Zn@W7c,_I  
连希宁想到蒙家节俭的饭菜,便歪头问道:「你们午膳打算吃什么?    」 G` ,u40a  
蒙非想也没想就说:「我们平日都是到街头的面食檔......   」 ^Ue0mC7m  
「今天有客人,應該到聚香樓品嘗一二才是。」席天辰截断蒙非的话,也走到连希宁的跟前,对她说:「去过聚香楼了吗?    那里的甜酸菜式很是着名。」 T3Frc ]6,4  
连希宁眼前一亮,「那里有糖醋鱼、甜酸排骨、甜酸鸡球吗?    」 cGE=.  
「你说的都有。要一起去吗?    」席天辰的话语带着微微的笑意,与平时淡然平静的语气不同,但蒙非并没有留意到。 L\}Pzxn  
「要! 走吧,我很久沒吃過這些了。  」 6X7s 4  
席天辰看着连希宁,他的笑意深入眼底去了。 aUW/1nQHa  
&:c:9w  
1条评分点券+45
momo酱 点券 +45 - 05-23
2020 新书速评 ◆ 耽美 来这里尽情分享讨论(持续更新)
 
2 发表于: 2020-05-13 17:46:36
太棒了,楼主威武!好想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vYn_wE  
1条评分点券+2
muyeqingyang 点券 +2 抢到板凳 奖励点券: 2个(SYSTEM) 05-13
【求文法宝】往期主题,书评总汇 (按A~Z顺序排列 持续更新)
 
3 发表于: 2020-05-13 22:16:22
谢谢楼主的分享。
1条评分点券+1
独自谢幕 点券 +1 抢到地板 奖励点券: 1个(SYSTEM) 05-13
『哈漫』写出动漫里“平平无奇”的大佬
 
4 发表于: 2020-05-14 13:09:45
$$APgj"|<  
(三) mrIh0B:`  
婢女回到蒙宅交代他们的安排,于是连希宁一人便跟着他们来到聚香楼。蒙非坐在连希宁的对面,而席天辰只能坐在她的对角。 7\]E~/g  
席天辰一改平日吃多少叫多少的作风,无视蒙非的低声劝阻,一口气点了满满一桌的餸菜,蒙非只好苦笑:「吃不完就打包回府吧。」 WY^W.1X  
席天辰全当蒙非透明,目光尽落在连希宁身上,只见她沉默不言,但当餸菜一碟碟地放上桌时,那双眼睛便一点点明亮起来,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明媚。 Q\ /uKQ  
席天辰偶然分神回应蒙非一两句,他也没吃多少,只顾着注视连希宁。她吃饭总是慢吞吞的,一小口吃完再一小口,但明显看出她吃得欢快,他便满足。 ,GWNL m\5  
吃到肚子实在不容许她再塞进一小口之时,连希宁遗憾地放下筷子,摸了摸难得鼓起来的小肚子,是带着满足欢愉的难受啊。 ;V^pL((5J  
席天辰把小二唤来,耳语几句,小二便跑走了。 )SryDRT  
不一会,小二把一碗东西放在他的桌前,他给了一些碎钱,小二说了几句吉利话便又跑走。 9,j-V p!G  
席天辰把那碗东西推到连希宁眼前,轻声说:「这是山楂糖水,喝完会好一点。」 ~lNsa".c  
连希宁的目光在这时才再一次放在席天辰的脸上,「谢谢啊。」接过山楂糖水,咕噜咕噜地喝完。喝完之后,感觉舒服多了,又开始回味方才的餸菜,便张着大眼睛看着他们,「你们平时下课都在这边吃吗?我以后跟着来可好?」 "tjLc6Xl^  
蒙非正要说话,席天辰却早他一步说:「今天差不多吃尽这里的甜酸菜式,若你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到我府上,厨娘每天都会做不同的菜式。」说到这里,便望向蒙非,「你明年便要上京考试,时间紧迫,你每天下课可以到我的书房参详一二,用晚膳之前回家可以。」 OU5*9_7.  
蒙非虽然从未觉得席天辰有其他夫子身上的自傲和严肃,但从未发现他有这般慷慨和……如此的平易近人。平时都是淡淡然,对什么都没有兴致似的,几乎上不会主动与人交好,如今竟提出这样的好处,简直令他大吃一惊。 40E#JF#  
连希宁的脑子没有蒙非那样的弯弯曲曲,只听见每天都可以吃到不同的菜式,心中大喜,赶急回说:「太好了!那我们就这样约定好了!」 m7EcnQf  
蒙非见连希宁已经答应下来,便不再客气地推辞,他十分恭敬地拱手道谢。 'r1LSht'  
「你们家婢女可能不回来了,让连姑娘自己回去也不好,不如一同到我府上。我府里有铺上软绵皮毛的贵妃榻,书房里还有很多各地收集而来的笑话本。」 )^||\G  
软绵绵的贵妃榻!还有笑话本!岂不是她的至爱吗?连希宁此刻觉得席天辰非比顺眼,比月老好看,还要比月老更会讨她开心啊! /sM~U q?  
「好!我跟你们去!」 gz2\H}  
每天可以吃好吃的,躺着舒服的软榻看笑话本,还是跟蒙非一起,算是不负月老所望,这等妙事哪里找? ~x#w<0e>  
连希宁愉悦得整个人都轻盈生动起来。蒙非看得一愣。 2{-ZD ,(u7  
「那我们一起去吧。」蒙非脸红,不自觉地放柔声线,本来就是温文书生,此刻更显柔弱。 p G1WXbqW  
蒙非知道她接送他上学堂是她家里人的意思,现在还跟着他去,想是她也有与他多亲近的意思。想到这样一个漂亮的人当娘子,也是美事一椿。 ~Tbj=f  
席天辰留意到蒙非的神情,眼底闪过不明所意的暗光。
1条评分点券+30
momo酱 点券 +30 - 05-23
『哈漫』写出动漫里“平平无奇”的大佬
 
5 发表于: 2020-05-15 11:52:09
(四) $Nhs1st*8  
席天辰把蒙非安置在书房的某个桌案上之后,便领着连希宁到笑话本的书架上。偌大的书房,摆满一个个书架,连希宁想不到这样一个被人尊称为夫子的人,放笑话本的书架竟占了书房的一小半,书籍的量让她觉得可以看整整一百年。对席天辰着实感到钦佩,看这么多笑话本竟也能当上夫子。 4O^xY 6m  
书架上的书有新有旧,全都十分整洁,想必是有人定期打扫。 SE1=>S%p  
连希宁高高兴兴地挑了几本,够她看一个下午了。 vdc\R?  
随后,席天辰领着她走向与蒙非完全相反的位置,那里与笑话本的书架相隔不远。他拉开一个小暗门,露出里面的房间。 gCB |DY  
房间很小,看似用作休息之用。进门便是遮掩的屏风,略过屏风才会看见房间的摆设。一张桌案和椅子,伸手所踫之处便是茶几和席天辰所说的贵妃榻。 x??+~$}\*-  
连希宁看见那贵妃榻便迫不及待地坐上去,上面铺着十分厚的雪白软皮,毛绒绒的软绵绵的,模上去十分舒服。她想起从前在天上摸过的雪狐,她小小一个窝在雪狐身上,也是这等舒服。贵妃榻不小,她尝试了一下,她可以滚两个圈。她不禁发出喟叹,她可以在这里躺着不动一百年。 Swig;`  
席天辰没有错过连希宁的表情和动作,他会心一笑,没有介意连希宁把他当作透明,看了好一会才说:「我稍后送些糕点过来,你若有事也可以到外面找我。」 Rl?_^dPx  
「好,谢谢你。」因为对于席天辰十分满足,她对他很是和颜悦色,疏离感少了很多。 &w_j/nW^'  
席天辰过些时间便把糕点送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她没有注意到他,看着笑话本真欢乐着,他又默默看了一会,才转身出去到蒙非处。 tEvut=k'  
286jI7T  
蒙非正沉迷于书海不亦乐乎,见席天辰到来,便一一把疑问抛出,待席天辰仔细回答。 Z 2V.3  
大概过了一个半时辰,席天辰说了声让他自个参详,蒙非便不知他往哪里去了。 52Z2]T c ,  
r@H /kD  
连希宁半躺在贵妃榻上,看笑话本很欢乐,没一会便嘴饶,才发现茶几上有糕点,随手抓了吃了几口,便又沉醉于笑话本中。按照她平日的习惯,才看了一个时辰多点,她便又开始泛困。笑话本在她手中掉到地上,她睡着了。 MP Y[X[  
迷迷糊糊间,她在梦里看见了好久不见的月老。月老的脸上有点气急败坏的神情,她不明解,只听得月老对她说:「你赶紧的嫁给蒙非!免得又添事端!我这红线本来绑得好好的,竟又有断裂之兆!你快点把自己嫁出去!听见没有!」月老又自个儿低吟几句,才抬头看着她,表情有点迟疑,「你要小心一个男子,最好是彻底远离他,他叫做席……」 <L8'!q}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影便消失了。连希宁感到莫名其妙,xi?叫xi么?谁啊?可是不容她多想,便脱离这个梦境,陷入睡眠中。 #lL^?|M  
席天辰看着桌案上的香油冉起淡淡的烟雾,再看向连希宁,她闭上眼,心口轻微又平稳地起伏,显然已经熟睡。这时,他才慢慢地走过去,坐在贵妃榻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连希宁抱在自己怀里。熟睡的连希宁并不知道自己像回到了熟悉的怀抱里一样,蹭了几下找个舒适的位置,然后便不再动弹了。 , /Z%@-rF  
他看着她没有意识的动作,把她抱得更紧,她身上的幽香在他的鼻息间流连。
1条评分点券+28
momo酱 点券 +28 - 05-23
下载附件出现解压失败、需要密码、文本空白等问题的解决
 
6 发表于: 2020-05-16 14:39:39
CLRdm ^B  
(五) ZD{LXJ{Vm  
到了该走的时候,席天辰在连希宁睡醒前一刻离去,然后才若无其事地走入暗室,那时连希宁已经半醒,见他进来便索性坐起来。 6j}9V L77  
席天辰手里拿着东西向她走去,随手把东西递前,「前年有学生的家人把这镯子送来,我这也是放着没用,你带回去正好。」 *$g-:ILRuZ  
连希宁真疑惑,却见那玉镯子小巧玲珑,颜色透着亮光的暗红,十分晶莹漂亮,她一看就喜欢,有点像月老在天上硬给她戴上的镯子。本来欲拒绝的话,这时便说不出口了。 fE mr^ R  
「你先试试。」 }pkzH'$HJ  
席天辰再把镯子往她眼前递去,连希宁便情不自禁地接上,往手腕一套,那镯子像是给她打造似的,贴着她的手骨刚好套入,然后停在手腕处,大小刚好!暗红的色泽衬着她白玉似的手,十分动人。 "4{r6[dn  
连希宁还是觉得不好收别人礼物,正要把镯子脱下来,手却顿住了,方才贴贴服服套入的镯子此刻竟似小了一圈,套着她的手腕刚好,却穿不过她的手骨。她再用力几分,把手都搓红了仍未拿下来。 UJ   
「镯子与你有缘,便留下吧。」席天辰不意外,接着说:「蒙非已经在书房门等你了。」 /7YIn3  
闻言,连希宁只好放弃与镯子搏力,稍稍整理一下衣衫便跟着席天辰出去。 &tj!*k'  
连希宁站在蒙非旁边,后面跟着来了不久的婢女,一同缓步离去。席天辰目送他们,神情莫明。 4.t-i5  
0L52#;?Si"  
在连希宁与他一同前往夫子府中,猜想连希宁对他亦有意后,蒙非对她便不能像之前那般心思清明。他的目光时不时放在连希宁身上,心里满满都是对连希宁美貌的赞叹,他觉得他读这么多书,亦未找到任何字句可以形容出她的美貌。越看越是吸引人,越看她的模样越往心里去。 H/M@t\$Dc  
连希宁却记起了月老的话,要如何才能嫁给他呢? cbTm'}R(G  
女子的矜持在这时被连希宁抛开,她侧着头望去,正好蒙非偷看她,两人眼神对上,连希宁目光坦然,蒙非却闪躲开去,只听得身旁的美人儿问:「你想要怎样的娘子?」 3[*}4}k9  
蒙非听得心一惊,同时喜色涌上脸上,他脸一红,说话有些吞吐,对于自己的娘子,他是有过想像的,「贤妻良母,持家有道,不妒不争,与我家人能和睦相处……就可以了。」说完,他又看了连希宁一眼。 N~'c_l  
连希宁听着,心里则尝试与自己对上号,但对来对去,前两样她都对不上,「你怎知道那个人会是贤妻良母,持家有道呢?你是想娶成亲过的女子?」 .$vK&k  
蒙非慌忙地否定,「那品行端庄便可了。宅内事务可以慢慢学。」 jse&DQ  
品行端庄……连希宁觉得自己还算可以。 「那你看我如何?」她的双睛直勾勾地瞪着蒙非看,蒙非觉得自己的魂都要被她勾走,连着点头,「十分好!」 Y}wyw8g/  
连希宁笑了,如鲜花绽放那一刻,璀璨夺目,「那你与我成亲,如何?」 oUlVI*~ND  
蒙非喉头滚动,她的声音像是梦中幻听,他听得不真实。 w\O;!1iU  
连希宁见他不语,以为他不愿,眉头一皱,这时蒙非已反应过来,脸红得不行,吐出三个字:「十分好!」 fz "Y CHe  
连希宁满意了,便不再把视线放在蒙非身上,自顾自走着回蒙宅。 61U09s%\0  
蒙非还像梦里一般浮浮沉沉,试探地说:「若你有情,我有意,那晚膳过后我与家人相讨,再向你提亲。」 c]!V'#U  
连希宁脸上丝毫不见女子要出嫁的羞涩,「那你尽快,我等不及了。」 xJ.M;SF4  
蒙非听见她这般急迫嫁给自己,心里十分欢喜。
1条评分点券+35
momo酱 点券 +35 - 05-23
7 发表于: 2020-05-17 14:52:49
(六) h.fq,em+H  
蒙非与家人相讨甚好,将消息告知连家二夫人,让她们多待几天便回府等候蒙家上门提亲。 =qIyqbXz  
因着连希宁已经是待嫁女子,不好再抛头露脸,便闭门不出,不用陪着蒙非上课,连希宁落得清闲,想不到尽快定亲竟有这等好处,轻松地在房间睡懒觉。 )_NO4`ejs/  
蒙非下课与席天辰一同步出,却见席天辰望向昨日的凉亭,当下蒙非便想起已定下来的未婚妻,柔色布上脸,略有些不好意思,「昨夜回府,我家与连家已口头订下婚约,便不用她出门相送了。」 cS+>J@L  
「你们昨天看似不甚熟悉。」 9{uO1O\  
顾着自己想事的蒙非没有留意身边的席天辰的脸已彻底冷去。 ,=N.FS  
「她前天才到府,本来家里打算观看几天的,但我俩昨日回府时表明心迹,便不想再等了。」这话说得他好像多么等不及似的,臊得他都抬不起头。 Xm 2'6f,  
「表明心迹?是么?」席天辰的目光不知望向何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5M_H NWi4  
u-C)v*#L  
他们用完午膳,便按约定一同到席天辰府里的书房。 %K QQ,{ b  
此地的国家选拔人才都是靠每三年举办一次的三种考试──县试、省试和国试。 {y;n:^  
所有士人均可报考县试,县试最高分的五人有资格参加翌年的省试,而省试最高分的三人便会再翌年上京考取国试,最后高榜上首三名便可入朝为官。 [8*)8jP3  
蒙非已经在县试和省试考取首名,现在正准备着明年初的国试,若错失今次便又要由县试开始一年接一年的考试,所以今次他不容有失。 Xry4 7a )  
他们讨论学说,蒙非正沉醉当中,席天辰忽然飘来一句:「你上月才考完省试,距离国试尚有十一个月,是打算在这十一个月当中成亲吗? 」 -{+}@?  
蒙非从书中回过神来,他着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想起连希宁的著急,又不好将女儿家的心急说出来,「我有意加快成亲,所以大概这个月底提亲,再过半年成亲,时间充裕。」 w*MpX U<  
「你何知准备成亲和成亲过后需要多少功夫?」 *9i{,I@  
「成亲前的所有准备功夫相信家里头会帮我安排妥当,不用我操心。而成亲后,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在他眼中,成亲便是把娘子接到家里住,然后把家事全交给娘子打理,他自管自己的事便可。 9g?(BI^z  
席天辰看似漫不经心地把一小话本放在蒙非眼前,「昨日连姑娘到书架翻书,我刚好看到这一本,你且看看?」 ]s748+  
蒙非一目十行,小话本文字浅易,他没一会就看完,话本中记载一个准备应考的书生因沉迷女色而荒废学业,考试屡次落榜,到老也未能考取功名。 Lh<).<S  
蒙非看完皱眉,把话本合上,严肃地反驳,「我蒙非并非重女色之人。」 ?'je)F  
「你只见过连姑娘数面便已决定娶她,难道并非因着姑娘的容颜?」席天辰语气淡淡的,不是质问亦无鄙夷。 「你清楚连姑娘的为人?知道她对长辈小辈的态度?知道她的才德爱好?」 8.~kK<)!  
蒙非认真细想,正因想清楚才说不出话,脑海里是连希宁娇媚明亮的笑颜,除此之外,他想不起她别的东西。 E~:x(5'%d  
「但我已予她口头承诺,我决不作负心人。」 &"q=5e2  
「你待考完国试,与她相处些时日,认真考虑过后,才提亲。」 ~v"L!=~G;a  
「但……」蒙非想起连希宁让他赶快的神情,不知如何是好。 1i ] ^{;]  
「事关你的前途,若姑娘有心等你,不差这一年。」
1条评分点券+30
momo酱 点券 +30 - 05-23
8 发表于: 2020-05-18 11:09:42
{|_M # w~&  
(七) ?2{Gn-{  
当晚,蒙非果真与家人讨论一番,然后唤来连家二夫人,二夫人也表示理解,不想连家准女婿因此而错失功名,得不偿失。二夫人苦恼着怎样跟连希宁开口,却不料她面露些疑惑,但没有任何伤心难过的样子,便也安心。 $f=J2&D,Cz  
那晚连希宁睡前想着月老若是不满会报梦给她,她侧卧着,双手放在枕头上,她闻到手镯上淡淡的香,这种香不是什么花香草香,有点像……她想起那日她睡醒,在席天辰书房的暗房里也隐隐飘着这道香,可是那时席天辰还没带着手镯进来。莫非是席府长年薰香,手镯沾上味儿?连希宁没有再多想,反正这香也挺好闻的。 j8{i#;s!"  
`WFw3TI  
没有待嫁姑娘的身份,她二嫂又想二人多点认识,翌日连希宁还是得送人上学然后跟着蒙非去席府。 /dQl)tL  
蒙非怕着连希宁步伐慢,所以比平日早了一刻钟出门。 sF?TmBQ*  
被人拉醒的连希宁迷迷糊糊地跟着蒙非走,一句话也不想说,听见蒙非几句抱歉的话也只是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Ed,~1GanY  
昨晚月老没有来梦,想说祂也明白这事急不来,连希宁便放宽心了,等着蒙非明年来娶她。 O{G?;H$  
有了前车之鉴,婢女一瞥见蒙非走了,便半扶半拉着连希宁的手臂,不让她一个女儿家在街头睡。不想,她还没拉出一步,迎面却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才看清,正是蒙非的夫子。 ~{B7 k:  
席天辰长着十分好看,婢女见他看她,脸一红,不敢再直视。 BmMGx8P  
「连姑娘是困乏了?」说话淡然得都带着鼓清凉气。 @oY~..d`  
婢女依旧低头,为着连希宁的不争气,「连姑娘不习惯早起。」 u jq=F  
「我在这里有个书房,里面有睡榻,我在教课不会进来,连姑娘可以借用休息一下。」 m6&~HfwN  
婢女有点为难,毕竟是别的男人的地方,不敢自作主张,连希宁却替她答应了,「谢了!」 BBRR)  
席天辰见连希宁微张开一双眼,朝她笑笑,领着她们过去。 %wvdn  
若是月老见她这模样,大概又会骂她只会睡觉和吃饭,当不了月老,日后可当睡神和吃神。骂完还是舍不得把她吵醒,不忍心给她饿著。所以连希宁这毛病是月老给惯出来的,如今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a /l)qB#  
JNYFD8J~  
蒙非下课便与席天辰一同到他在学堂的书房,这里布置清雅,书量不多,更似工作间和休息室。 z] P SpUd  
蒙非敬重席天辰,把他当长辈,便没有计较连希宁在这里睡觉,相比之下,比那凉亭更好,蒙非心里很感激席天辰的贴心慷慨。 -)]Yr #Q  
睡饱了的连希宁便想到吃了,席天辰府上的厨娘果然没让她失望,更加喜欢留在席天辰这里了。 BsqP?/  
吃完饭,蒙非和席天辰论书论道理,连希宁还是在书房的暗房里躺着看笑话本,十分快意。 a#y;dK  
q#ClnG*  
而天上的月老看着快断裂的红线,焦急气愤过后只剩叹气。 Ou!2 [oe@M  
祂想再入连希宁梦里却见连希宁不再作梦,稍为猜想也知晓怎么一回事,便也只剩叹气。 D] jz A x  
现在祂只能默默地观看凡间的情况,却无力而为。
1条评分点券+28
momo酱 点券 +28 - 05-23
9 发表于: 2020-05-19 20:39:27
h7oo7AP  
(八) !9e=_mY  
一切好像顺理成章。她早上睡在他学堂里的榻上,下午躺在他家里的榻上,连她也不知道,她已然习惯在属于他的空间里。 ~G&dqw/.-U  
同时她也不知道,她每一个午睡都有他作伴。 iWkWR"ys y  
| YWD8 +  
连家二夫人不好在蒙家逗留太长时间,他们待了半个月后便回去。 #:_Kws>+  
在连希宁走的前一天,席天辰对蒙非说;「你怎么判断她回去以后,会思念你?」 _;y9$"A  
蒙非茫然。 Wvh#:Z  
席天辰说:「你且看看,她会不会寄书信给你。」 ]s'as9s9  
n( yn<  
回到连宅的连希宁自然对蒙非继续采取放养心态,相信他明年便会来提亲,她不用担心。 RbnVL$c  
她继续过着吃喝睡觉的无聊生活。 >Cp0.A:UC#  
只是过了一天,她便觉得不对劲。这样的日子没有从前的惬意。她仔细思考了一下,她没有了软绵的榻子,也没有了看不完的笑话本,更是没有了每年让她满意到不行的午膳。 +\]\[6  
连希宁在自家花园的秋千上踢着小脚,表情很不满。 t{9GVLZ  
如此,她又过了一天,然后坐到书桌上,拿起从未被拿起过的笔,在纸上书写几句,唤来丫鬟,把书信寄去席府。 *N<]Xy @  
$%d*@ 'c  
两天过去,连希宁收到一本笑话本和一张食谱。连希宁赶紧把食谱交给厨房,自己抱着笑话本看了一个下午。  K5h  
只用了一个下午她便看完了。她觉得席天辰现在有些吝啬,只好再给他写一封信。 _|2:_N=   
食谱只有一道菜,连希宁吃了两天终于等来了席天辰的回覆。 _jVN&\A]mC  
她已经在书信上写明想要多些,但怎么还是一本笑话本和一张食谱。 sl l\g  
有求于人也不好过份要求,连希宁便一口气写了好多封,每天都派人送出去。 F/{!tx  
Nai2W<,  
过了一个月,连希宁亲笔的三十封信全被放在笑话本的书架上。 9.-S(ZO  
蒙非偶然空下来时会想起她,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月,但他没有收到她一封信,他也没给她寄。 5C ]x!>kX  
家里人有跟他说过,向他表示联姻的人家不在少数,因着他的功名,而连家也是其中一个。不是他有心猜忌,但夫子说得没错,她对他完全没有思念的表示。 |HQW0  
他也没有对她有多了解。 !;A\.~-!G  
他想到她爱看笑话本,便走到那里的书架,一排书架上明显少了一部份,上面摆着格格不入的书信。 ;$|nrwhy  
他无意他人私隐,只是不小心踫到,看见信上的落款──连希宁。 <'oQ \eB  
他的手一僵,没有多看内容,但这里满满的书信都是她寄来的?她没给他寄信,反而给他的夫子寄信? 6d}lw6L  
他脸上赤红,感到很难堪。 ]%H`_8<gc  
他当然知道自己比不上夫子,却不料是在这方面被突显出来。 q54]1TQ  
席天辰见蒙非脸色难看地离去,并说以后不再来打扰,他没有说任何话,由他去了。 IEi^kJflU  
uGGt\.$]s  
接着的日子,蒙非没有再往席天辰面前凑。 h438`  
席天辰向学堂提出请辞。 h[Y1?ln&h  
连希宁的小镇里,最贵的宅子终于卖出了。 K\r8g=U  
月老系在蒙非和连希宁身上的那条红线断了。 bAqA1y3=  
再过一些时日,连希宁的丫鬟说书信寄失了,那里不再是席府了。 {JT&w6Jz  
连希宁发愁,天天闷闷不乐,甚至迁怒席天辰,搬走了也不告诉她。
1条评分点券+30
momo酱 点券 +30 - 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