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先加入之梦微信群的宝宝,都换了VIP、几万点券了……
  • 3阅读
  • 3回复

[赏金猎人]【悬赏令—小说】【长安花事】(A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 发表于: 2020-08-02 20:43:34
        天宝七年,长安城。 94y9W#  
        富商之子李朝最近新得了好友徐青赠的一盆魏紫,
据说使了不少银钱。 ~pRs-  
        这花品相极佳,枝繁叶茂,结着一朵苞。 ^\T]r<rCY  
        苞色紫红,渐鼓,瞧着不消几日光景,便欲开了。 .'&V#D0  
        李朝几乎日日爱不释手,就连用膳时也不忘将花置于身旁胡凳上。 T=>vh*J  
        三日后,辰时。李朝正守在那花边,眼也不眨地等。 2 ZK%)vq0  
        那花似是含羞,李朝候了数息,才缓缓地次第开来。 a(f(R&-:$Y  
]q&tQJ/Fa  
        李朝呼吸放轻,盯着魏紫叠叠的花瓣俱舒展开来,隐见金黄蕊色。 V,vc_d?,_o  
        香气渐浮,芳馥满室。李朝鼻尖贴近那花嗅了嗅,甚是开怀。 5/,Qz>QE[  
        但李朝才十七,性子沉不住,不过新鲜了两日,转眼便忘了这花。 l/ QhD?)9  
        好在侍女深谙其性,对魏紫并未疏于照料,这花才不至枯死。 h"r!q[MN o  
=-5[Hn%  
        好友与李朝约了今日未时过府一叙,李朝这才想起魏紫来。 s*.3ZS5  
        牡丹花期不过十日至十五日,这些时日过去,花期便将尽了。 bM^7g  
        李朝便去自个院中看魏紫。那花色如紫云,已开得极盛。 9OfU7_m  
        李朝看了两眼,见花开得好好的,提步将去正厅等好友前来。 Y0}4WWV  
        他转身时眼底余光扫过一处,忽然顿住了。 5x2L(l-2  
        那处放的花盆空空如也,旁边却立着个紫衣少年郎,李朝不由瞪目以对。 #Skj#)I"  
        “你是何人?魏紫可是你偷的?”李朝冲那少年道。 y] y9'5_  
uRpBeH]Z"  
        少年闻声极浅一笑,渐渐走近李朝,道:“你猜啊。”。 /S[?{QA  
        李朝细看这少年,桃花眼一笑,却带着几分冷意,身姿如挺竹,甚是清俊。 ` .$&T7  
        这人瞧着不像是偷花贼,可眼下花确实不翼而飞,而徐青就要来了。 w{r8kH  
        李朝愤愤地想,又问了对方一遍。 ']h IfOD"r  
        见那少年还是不答,李朝便扑过去,往那少年身上摸了一气,没找到。 ##GY<\",;  
        少年慢条斯理地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还不忘瞥了李朝一眼。 !?b/-~o7S  
Sk$KqHX(  
        李朝被他那不咸不淡的一眼看得冒火,就抓住人家衣领一扯—— 'B,KFA<  
        “李朝,我来啦,你怎么没在正厅等我?”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op.d;lO@  
        话音未落,正摇着扇子的徐青看见眼前这幕,停下了动作,一脸震惊。 LZa% x  
8gAu7\p}  
        徐青:“李朝你你你……你这是作甚?霸王硬上弓吗?” #"<?_fao~  
        李朝:“……” J)Ol"LXV  
        少年:“……” \C7q4p?8  
ZJvo9!DL|  
        李朝默默松开手,朝徐青靠了过去。 ?M~  k$  
        他脸和眼睛都红了,悲愤大吼:“徐青!你胡说八道什么!” GL`tOD:P"  
        徐青拿扇子挡住半张脸,弱弱地说:“那你为何要撕他衣服?” 1fRP1  
        李朝:“……” \?d TH:v/E  
        少年:“……” w&5/Zh[~~L  
#2N_/J(U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才冷静说道:“我不是偷花贼。” #QS?s8IrW  
        “那你倒是说说,我花哪去了,难不成还能自己跑了?” x9D/s`!  
        少年犹如锯嘴葫芦,闭口不言,只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_bp)-OG  
        李朝:“……” Mt=R*M}D0  
        徐青:“……” 7f* RM  
}jiK3?e  
        徐青指着少年问李朝:“这下你要如何处置他?” !=y Q)l2  
        李朝咬咬牙,说:“他来历不明,赶他出府便是。” >4c`UW  
        徐青见他打定主意,便也不多劝,只凉凉说了句:“真暴殄天物。” kT2Wm/L  
        李朝:“……” 2lo:a{}j  
        少年:“……” K[]K53Nk  
QXY}STs  
        李朝恨恨道,眼中几乎喷出噬人火焰:“徐青!” 5NFRPGYX  
        徐青唰地一下收起扇子,后退数步:“我也就随口一说,别当真。” WL:0R>0  
        李朝不理他,扭头欲唤来仆侍。被少年一把握住手腕,他回头看向少年。 _ Mn6L=  
        只见少年眉微挑,脸上挂了几分讥诮:“撕我衣服,毁我清白,你还想耍赖?” }uiPvO+&p  
        李朝脸都涨红了,道:“你并非黄花闺女,又有何妨。且此事事出有因。” QtlT&|$   
        少年凉凉道:“我可不管这劳什子,要么你留我在这,要么我就闹一场。” x0ne8NDP  
g>T  
        这是吃准了他不敢把事情闹大。李朝正想着,忽然灵光一现。 59Nd}wPO;  
        “你尽管闹,最好闹得不可收拾,看你如何自证来历清白。” USFg_sO  
        少年听了这话,沉默一晌,忽地一笑,捂住李朝口鼻。 U=DEV7E  
        李朝猝不及防,不知吸入什么香粉,挣了几下,浑身却使不上力,瘫了下去。 ]'UgZsJ  
        少年一把捞住李朝,抱着人极快地奔出院中。只留下地上被打晕的徐青。 OpUA{P  
m1V-%kUI  
        李朝家中经营脂粉铺和银楼,其父中年发家时,李朝十岁,并未娇生惯养。 wASX\D }  
        是以李朝向来不喜院里太多侍仆,只有两三个,今日都被他打发到正厅了。 A2 BRbwr>  
        而徐青的侍从也被留在了正厅。李朝院中除了徐青外,空无一人。 L;lk.~V4T  
        过了许久,正厅里候着的徐青侍从察觉不对,询问李家侍仆,徐青才被发现。 #C x%OIi[f  
        李朝已经形迹全无,不知所踪。 @,e8t BL  
        徐青醒来就嚷着李朝被人抓走了。这事闹得李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x_W3sS]ej  
q:8\ e  
        另一边,牧华,也就是少年,将李朝放在一处洞穴的清泉边。 #j.FJFGX  
        这洞穴是牧华的,周围已被牧华设下禁制,一般小妖或野兽进不来。 ZB0+GG\  
        李朝吸入的那粉末是牧华的花粉,牧华初用,不知道有何效用。 %6HX*_Mr&  
        只看着他面泛红晕意识不清,便伸出一指戳戳李朝的颊边。却被李朝握住。 &F`L}#oL&  
        “你不能怪我,谁让你要赶我走的。”牧华喃喃地说。 5*1#jiq  
=f `=@]  
        李朝呓语着什么,
牧华俯身去听,只听到“热”“好香”几个零星的字眼。 P5P< "  
        牧华手还被李朝握着,突然被李朝一拉,整个压在李朝身上。 E-F5y  
        李朝好像嗅到什么,头在牧华颈边拱个没完。 yW`e |!  
        牧华手按在李朝胸前,想要撑起来,这时他感觉下面有什么硬物戳着他。 S(tEw Xy  
        低头一看,脸都红了。要命的是,这时候牧华闻到了一股似要入骨的香。 QTE:K?  
        糟了。牧华心想。身上热潮渐起,他朝腿上掐了自己一把,获得短暂清明。 Y/D -V  
        牧华抱起李朝,跃入冷泉中,便失了最后一丝清明。 dN0mYlu1|  
,5. <oDH  
        李朝是被痛醒的。他初醒来尚有一丝迷糊,很快便发现不对。 u>}zm_  
        他的腿环在牧华腰间,被压在石壁上,随着牧华的动作不住晃动。 AK;^9b-}q:  
        李朝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双手用力抵在牧华胸前,想要推开牧华。 x?=B\8m  
        但牧华双眼通红,什么都听不进,见他不老实,便死死扣住李朝的腰,不让他挣脱。 ONfyYM?  
        他一个低头,将李朝嘴唇堵上了。两人交缠间,周围又泛起渐浓的异香。 4m\([EO  
        不知过了多久,牧华才放过李朝,紧紧相拥着睡去。
{$|/|*  
#D0W7 a  
        天光大亮,一缕光射在李朝脸上,李朝皱了皱眉,睁开了眼。 v#F-<?Vv  
        牧华的手还环在他腰上。李朝一惊,推开那只手,却牵动了隐隐作痛的某处。 oLw|uU-|  
        昨夜情景逐渐浮现,李朝咬紧了牙,瞪向还在熟睡的牧华。 1a*6ZGk.  
        明明已经一次次哭着喊停了,这妖还缠着他不放。可恨他当时不能抵抗。 j.B>v\b_3  
        李朝想着想着,突然落下泪来,他赶忙伸手去擦,却越擦越多,还打了个哭嗝。  J `x}{K  
        牧华被吵醒时,就见到身旁流泪的李朝。他一怔,伸手想去安慰李朝,被打得偏去。 f:XfAH3R{  
        牧华手握成拳,又松开,一把将人揽进怀里,给了李朝一个挣不开的怀抱。 X|Dpt2A=  
        李朝骂了他几句,他便时不时地“嗯”“嗯”应上两声。 hLo>R'@uN  
        最后李朝骂累了,牧华抚干他面上泪珠,道:“别哭了,我带你回家。” }H2#H7!H  
C=yD3mVz  
        一直背着李朝到小巷里,牧华才肯将人放下。 ~QCA -Yud  
        之后便要李朝自己走回李宅,牧华不能明面上跟着他,只得隐去身形跟了上去。 2`E! |X  
        李朝一瘸一拐,行至离门口尚有十来步,便被眼尖的门房看见。 k}s+ca!B  
        那门房大喊一句:“是少爷,少爷回来了!” 6Hl < ,(vn  
        宅里的人闻声而动,有的去禀报老爷和夫人,有的赶紧跑出门迎向李朝。 B.RRdK+:  
        李朝被搀到正厅里,勉强打起精神跟爹娘说了几句,便回院里歇下了。 Bj8<@~bX:L  
\OA L Or  
        许是昨夜太累,没多久李朝便沉沉睡了。 "/!'9na{QL  
        牧华在他房里现出身形,看着他的睡颜,俯了身在李朝额上烙下一吻。 Vmtzig3w[  
        李朝额上出现一枚印记,忽明忽灭,没几下就消失了。 _aY.  
        牧华低低笑着说了句:“李朝,我们来日方长。” P=Puaz5&{  
{lMqcK  
      【END.】
[ 此帖被罗生寒雨在2020-08-03 20:54重新编辑 ]
2条评分点券+65
momo酱 点券 +15 谢谢对TXT之梦的支持 2020-08-08
momo酱 点券 +50 - 2020-08-08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是梦。
               —【唐】苏轼【西江月】
1 发表于: 2020-08-02 21:17:53
来日方长 m8p4U-*j  
意味深长

楼主留言:

没错,最意味深长的一句哈哈

1条评分点券+3
午夜逆转 点券 +3 抢到沙发 奖励点券: 3个(SYSTEM) 2020-08-02
『PS』新年心日记
 
2 发表于: 2020-08-02 21:30:11
花美人更美,很美的文字啊。

楼主留言:

谢谢谢谢,写着写着就变沙雕了QWQ

1条评分点券+2
muyeqingyang 点券 +2 抢到板凳 奖励点券: 2个(SYSTEM) 2020-08-02
【长期活动】书名接龙
 
3 发表于: 2020-08-02 21:57:05
我写着写这就变态灵异了呢 " N`V*0h  

楼主留言:

变态灵异也很带感啊哈哈

1条评分点券+1
浅月回忆 点券 +1 抢到地板 奖励点券: 1个(SYSTEM) 2020-08-02
『舞文 13周年庆』冬日里一抹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