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9阅读
  • 99回复

[连载]【《穿越之童养夫郎》(耽美 种田 养成 主攻)】5.8更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 发表于: 2015-03-14 11:31:25
— 本帖被 momokanni 执行加亮操作(2016-05-06) —
题目:《穿越之童养夫郎》 ~hZ"2$(0  
类型:耽美 种田 HE 宠文 甜文 主攻 H70LhN  
主人翁:何岭(鹤令)穿越的攻VS田雨 本土的受 rJPb 3F  
K2 he4<  
n/DP>U$I&  
【更新记录】  gG uZ8:f  
2015年3月:
4Yxo~ m(  
14日15:00   第一章《穿越到农家》(肥肥的……) d1T,eJ}  
14日22:00   第二章《小小童养夫郎》① 2uG0/7  
15日17:30   第二章《小小童养夫郎》② s<*XN NE7  
16日11:00   第二章《小小童养夫郎》③ 7bqBk,`9  
17日17:45   第二章《小小童养夫郎》④ hD\rtW  
17日17:50   第三章《搬家落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① if}-_E<F  
18日14:43   第三章《搬家落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② VK}fsOnj0  
19日13:00第三章《搬家落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③ WEFlV4/  
29日21:30   第三章《搬家落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④⑤⑥ q:l>O5  
5.8 21:40    第三章《搬家落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⑦ GRGzP&}@  
Ol1e/Wv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5-08 21:43重新编辑 ]
4条评分点券+40
momokanni 点券 +10 如果是连续连载的话可以去申请连续更新奖励~https://www.11dream.net/read.php?tid-667488.html 2015-03-15
momokanni 点券 +10 - 2015-03-15
momokanni 点券 +10 - 2015-03-15
momokanni 点券 +10 - 2015-03-15
1 发表于: 2015-03-14 11:31:42
【入坑须知】 <@}I0  
1、关于类型: w4W_iaU  
(伪?)耽美——因为不知道汉子和夫郎这个设定算不算耽美……因为都没有女人。如果是双儿和汉子就比较明白了……                     +<xQM h8  
种田——夫夫日常什么的,会有极品亲戚(但是不多),但是由于笔力不够,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流水账是妥妥的……                         pX&pLaF  
HE——这个算是最重要的类型,只看HE,只写HE…… I4i2+ *l}  
2、关于更新: 1QmH{jM  
……呵呵 o4*+T8[|5  
3、关于转载: PUo/J~v  
……呵呵 } b=}uiR#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5-08 21:45重新编辑 ]
【长期活动】书名接龙 (含神秘楼层奖励)
 
离线 ozao
2 发表于: 2015-03-14 12:02:06
坐等首发,加油大大~

楼主留言:

O(∩_∩)O谢谢

『PS』12月素材签到帖
 
3 发表于: 2015-03-14 15:06:34
第一章 穿越到农家 i* gKtjx  
J";=d4Sd  
aH^{Vv$]M@  
鹤令迷迷糊糊的翻了一个身,只觉得浑身困乏,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也不知道梦了些什么,脑袋里只是晕晕沉沉。床简直硌得自己膀子疼,尤其是右腿,估计昨晚回来的路上不知道磕在了哪里,疼得一抽一抽的。 tQf!|]#J  
#^; s<YZ`  
虽然人并不精神,但是多年来按时起床的习惯并没有因此而改变,鹤令一手扶着脑袋,另一只手肘撑着床就想起来,却没想到头皮一痛,整个人就昏沉的又跌到床上,发出“嘣”的沉闷声响。 4tnjXP8  
o'^phlX  
鹤令被这一出闹得不知所以,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家中,而是在一户破旧的小平房里,屋子里的光线全凭那不大的窗口。 `U#Po_hq  
MA"#rOcP  
昏暗的光线使这个房间越发的破旧低矮,黄泥的墙面还可以看得到草芥,大小只怕仅有十二三平米,抬头就是木房梁,还可以借天光看见一些裂缝。 ] umZJZ#Y  
ITQ9(W Un  
屋子里面只有身下的土炕,铺着草垫和一床旧褥子,他身上还盖着一床旧被子,又干又硬又脏。除此之外就是窗户下面的一张小桌子,看起来是一张炕桌,一条腿还垫着块石头。 qm}\?_  
EqQ3=XMUL@  
鹤令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他不过是在公司的年会上多喝了几杯,怎么睡起觉就到了这么一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的危房里。 Wxk; g  
$owb3g(%4  
鹤令着急着要下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炕,接着又是惊又是惧的发现,不但这个地方他不认识,连他控制的身体也不认识了! fO+U HSC  
N6BNzN}-P  
双手粗糙干燥,指甲缝里还有黑泥,穿的也破旧不堪,手肘膝盖都有补丁,虽然现在的这双手摸不出衣服有多粗糙,但是鹤令以自己识货多年的眼光来看,这样粗的料子在现代社会也少见。 D+hB[*7Fs  
G{O\)gf  
他的头发胡乱地披下来,估计刚才也是因为压着头发所以没爬起来。赤着踩在地上的双脚一看就不是自己的脚,他虽然已经快要四十岁了,工作忙的不可开交到没时间结婚生娃娃,但是也算是单身男士中的黄金王老五,日常保养和锻炼也不少,怎么可能有一双庄稼汉的脚! L6kZ2-6  
;"SZ}  
更令人不安的是,这个身体的右腿怕是有毛病的,鹤令只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宿醉未清,还是惊惧过渡,右腿膝盖处却是疼得忍不住了,竟然“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yvt1:q  
bN!u}DnN  
这时,土炕对面的破旧布帘子被人一掀,一个小娃娃走了进来。小娃娃手里还端着碗,看鹤令坐倒在地上,急忙把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就要伸手过来扶他。 j88=f#<  
wzbz }P>  
这个小娃娃不过六七岁的样子,鹤令自己没有孩子,也分不清六七岁、七八岁具体是个多高多大,只是看着小娃娃又瘦又小,一脸菜色,眉眼小小的,露在外面的手腕子还不知道有自己的一根手指头粗没,头发稀疏干黄的挽着,穿的也是十分的破旧臃肿,倒是越显得他身子伶仃干瘦,一看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 D{W SKn  
&/DOO ^  
鹤令都快四十了,哪里会让这么一个小东西来扶自己,再把这个小娃娃带倒了,还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爬起来呢。就连忙摇着手道:“不用,不用,你站着,我自己能站起来。”说着,他倒也扶着土炕自己慢慢站了起来,挪到床上坐了下去。 #~*XDWvIS~  
F7V6-V{_  
那小娃娃倒也是听鹤令的话,没上手扶他,不过伸出两只芦柴棒一样细瘦手臂护着他,等鹤令在床边坐下了,才转身把碗端了过来,有些胆怯懦弱的说:“何大哥,你喝点药。” O&=KlnI:  
IadK@?X6j  
鹤令对这小娃娃好感颇增,在这么个陌生的地方,一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这么友好,虽然只是个小孩子,但是心里也稍稍安定下来,想来这个小孩也只是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关心,不过鹤令既然暂时使用着这具身体,也就安分的接受了好意。 >\&= [C  
IO6MK&R  
这药是中药,味道自然不好,看这家境,也不会用什么好药。不过既然小娃娃端了过来,对方肯定比自己了解这具身体,倒也是并不矫情,端过碗来,一口气喝光了。 OsB?1;:  
;x16shH  
小娃娃接过碗,拘谨的看了一眼鹤令,也是低下头,看起来很是内向。 zM\IKo_"  
pMDH  
鹤令咋咋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毕竟他人生地不熟的,怕一开口就要露馅。不过谈话总是有技巧的,他还一副宿醉的样子,套套话还是可以的,想了想,便开口问道:“我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怎么躺床上的?”若是自己喝的烂醉,这小娃娃肯定扶不动他。 lT3|D?sF  
&|NZ8:*+#  
“是四弟夫和梁子大哥送你回来的。” n5>B LtY  
b_ZNI0Hp@  
鹤令脑子一转,看起来是昨天晚上出去喝酒了,不过看着家庭情况,怎么还有闲钱喝酒?不是有什么大喜事,就是有什么及不痛快的事情发生在这个“何大哥”身上。还有这“四弟夫”是什么称呼?“弟夫?”弟弟的丈夫?那岂不是…… A{1 \f*  
uYabJqV  
小娃娃看鹤令不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犹豫了一下,便开口安慰道:“何大哥,你也不要伤心了,一户人家人多了总要开枝散叶的。” LhZZc`|7t  
|yU3Kt  
哦,看起来是不痛快的事!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娃娃口称“何大哥”,但到底是“何大哥”的什么人呢?亲戚?称呼太生分;邻居?那邻居家的大人怎么会让这么个小孩子来照顾他呢? ;9vIa7L&  
H8sK}1.  
鹤令抹了一把脸,装作虽然痛苦却又不得不振作的样子,说道:“哎,我也是有些放不下罢了。” i.F8  
*f?S5 .  
小娃娃“哦”了一声,低眉顺眼的,“那我出去了。何大哥好好休息吧。”说完便也准备出去了。 )*Vj3Jx  
qr9Imr0w<  
鹤令的脑子快速转了一遍,也没有说话,等他出去,自己马上摸索自己的右腿,这条腿很是不得尽,膝盖顿顿的痛,弯曲也有些用不上力气。但是从外表上看,除了男人的汗毛和粗粝之外,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反而是小腿上有些刀伤,脚底有很多硬茧,脚心也有些硬硬的。 LVoyA/ F  
IY0 3"  
这大概是农夫的脚吧。鹤令没有再管这些,不过看起来这具身体在还是少年的时候受过操磨,膝盖不是受过凉就是受过伤,还没有好好医治养护,烙下了风湿病。就是不知道现在自己多大岁数了。 C|9[Al  
|[DV\23{G  
鹤令正琢磨这些,只见那个小娃娃又走了进来,手里抱了一个木盆,盆上还搭了一块布巾。鹤令看他小模小样,木盆本来就重,里面还有水,不过小娃娃端得到是稳稳的。 avV mY|I  
F6DxvyANr  
他把盆子放在床沿,灰白色的布巾放进去洗湿,递给鹤令,意思是让他擦脸。鹤令没有多说话,顺势擦了擦脸、脖子、手,好歹舒服一些。 Pwg/Vhfh  
J+0/ :00(  
鹤令一边擦一边问道:“你洗了没?” |;~nI'0O])  
_~:j3=1&n  
小娃娃点点头,低声说道,“洗了。早饭做好了,何大哥出来吃么?” B3eNFS  
4*H(sq  
“吃吧。”鹤令拦住小娃娃想要端木盆的手,自己站在炕边,揉了揉膝盖,便抱着盆子,一撩门帘,和小娃娃一起出了屋子。 C~{xL>I  
b24di  
出了里面的屋子,才发现居然还有更破的房子。外面的这间虽然更大些,但是看起来兼并了厨房、客厅、餐厅的职责。当中放着一个破木桌,三把凳子,墙角是一个要倒不倒的立柜,另一个墙角是一个土灶还有柴禾垛。因为要在这间屋子里煮饭、储物,所以格外的乱,地面还是土地,整个房间虽然暖和,但是也感觉烟熏火燎、灰蒙蒙的。 q _19&;&  
U-1VnX9m  
鹤令把木盆放在土灶旁边上,掀开漏气的锅盖,看见里面有一个木制的笼片,上面是一个放了两个不知道什么饼的大碗。 C)U #T)  
'%);%y@v  
“何大哥,我来吧,你歇歇。”小娃娃站在一旁,土灶的高度到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这早饭是怎么自己做的。 [' ?^>jfr  
i'Wcf1I-=  
鹤令眼看小娃娃就要伸手去端锅里的碗,立马一伸手隔开他的手,“小心烫,你怎么直接上手端。” u*U_7Uw$  
yr%yy+(.k  
话是这么说,不过鹤令自己并不十分怕烫,主要是大人的皮肤和小孩子的皮肤总是不同的,何况这具身体是个庄稼汉,看脚底板糙成那样,手上老茧也很厚,端个热碗不是什么事。 )G^p1o;\  
Z~:/#?/  
鹤令把大碗端出来放在桌子上,拿起笼片,就见下面还有薄薄的小半锅稀粥。那粥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粮食熬的,不是小米的黄色,而是灰黄色,就像是往里面掺了一把土。 VZt;P%1;h  
sD2*x T  
鹤令脸上不显,但是心里都要闹翻天了。他一觉睡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估计这里的生产能力和经济发展连炎国古代都不如。虽然是农家环境,但是吃的用的,也太差了一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去,想他“昨天”刚还庆祝在去年拿下一个大工程,今天就变成了无妄之灾,简直不能再心塞。想来自己的思维意识在这里,那自己的身体岂不是变成一具尸体?还是这个“何大哥”在用自己的身体? T^d#hl.U  
2'|XtSj  
鹤令想到这里,只觉得浑身别扭,脑子里浑然一片,就是再精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7D~Lx/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3-17 17:47重新编辑 ]
『PS』12月素材签到帖
 
4 发表于: 2015-03-14 19:24:06
还不错 2q2p=H>&  
加油
2020.12月 注册纪念日 福利领取帖
 
5 发表于: 2015-03-14 20:01:19
第二章 小小童养夫郎① S}oF7;'Ga  
Xv;ZAa  
待鹤令回过神来,就见小娃娃半趴在土灶上,伸手去够窗台上的木勺子。小娃娃身下就是半口锅,脚底踩着一个也不怎么结实的小板凳,想来早饭也是这么做的。 D_`)T;<Sp  
>w'?DV>u|  
鹤令一个大男人,虽然自己没有孩子,还是一个无奸不商的公司老板,但是也不是缺心眼和十恶不赦的坏蛋,万一这凳子踩不稳或者散架了,人不是掉进锅里,就是摔倒枝枝叉叉的柴禾堆上,让人看着既心惊又怜惜。连忙伸手架在小娃娃的腋下,一把把他从土灶上抱了起来,“你要什么和我说,人小胆子倒是大。” 0DjBqh$  
( ]uoN4  
小娃娃被鹤令一抱,也不知道是不是鹤令的错觉,只觉得小娃娃顿时浑身僵硬,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鹤令之前觉得这小娃娃瘦弱,没想到抱起来才知道有多轻,嶙峋的骨头都好像要随时被捏断一样。那身衣服也不知道是穿了哪个半大小子的,就像是穿了一件袍子一样。 fxCPGj  
jYssz4)tp  
小娃娃被鹤令抱下凳子,像是受了惊吓一样,脸色青白,比刚才还不好看,低着头,就像是受了惊的鹌鹑一样,“我早就能做饭了,不会打坏家具的。” <Ucfd G&Lp  
&rE l  
鹤令抿了抿嘴,想这又是一个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典型,“我不是怕你打坏家具,你踩在凳子上,站不稳就摔锅里了,这么危险,看着让人害怕。以后不许再这么做了。” qv >(  
SOY#, Zu  
小娃娃听鹤令这么说,抬头飞快地看了鹤令一眼,眼里似乎有什么,但是鹤令并没有看懂,只觉得这个小孩子怕是有很深的思绪。 5nlyb,"^g  
Kh_>Vm/  
鹤令舀了两碗粥,锅里几乎就见底了。粥放在桌子上,小娃娃还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碗,这个碗里面居然是熟肉! Vam8NnZ|r  
ErUk>V  
小娃娃把熟肉放在鹤令的这一侧,自己掰了小半个饼子,就着稀粥就开始吃早饭。 2tTV5,(1  
)eVDp,.^  
鹤令本身倒是对肉什么的不怎么在意,他是个惯常不爱吃肉的。但是肉一端上来,就感到肚子里咕咕直叫,碗里的小肉块好像散发着什么奇异的香味,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MhXm-<4  
k-p7Y@`+a  
吞完口水才发现自己有多丢人,鹤令看了看这些熟肉和饼子稀粥,又看了看安静吃早饭的小娃娃,把肉碗往对面推了推。 6j.(l4}  
GAe_Z( T  
小娃娃抬起头,奇怪的看了一眼鹤令,“何大哥你吃吧,你过会儿还要下地呢。” iY`7\/H!L  
[aVJYr2  
鹤令又是一愣,对的,他现在是个农夫,当然要下地,但是他连自家的地在哪里都不知道啊!就是知道了,也不晓得怎么种! 9n2%7dLQ*  
k{$"-3ed  
鹤令又叹了一口气,拿起饼子咬了一口,又险些吐出来。这饼虽然蒸过,但是面粉并不精细,吃在嘴里又涩又干,难以下咽。连忙端起碗喝了一口粥,顺着粥汤好不容易咽了下去。 ;R>42 qYF  
-cC(d$y  
鹤令虽然早年奋斗,但是也没受过这种罪,后来公司起步,吃穿用度更是随心所欲。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暗暗压制的愤怒几乎让他想要掀了桌子。可是看对面的小娃娃乖乖坐在一旁,小口小口的嚼着饼子,饼渣掉在桌子上,还连忙捡起来吃掉。干瘦的小脖子一吞一咽,也不知道这么硬这么难吃的饼子是真么吃出津津有味、万分珍惜的模样来。 #pxet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3-17 17:47重新编辑 ]
【微信福利】关注之梦公众微信号,每天6-15MB,额外50MB!
 
离线 athlea
6 发表于: 2015-03-15 07:43:32
谢谢楼主的分享
7 发表于: 2015-03-15 13:20:56
写的不错啊,求楼主完结~~~~~

楼主留言:

完结……半年后也许吧……

8 发表于: 2015-03-15 17:27:15
第二章 小小童养夫郎② LVP2jTz  
h fZY5+Z<  
想想一会儿还要去种地,虽然不知道怎么种,但是以目前的生产状况来看,只会是十分的落后艰难,没有体力,怎么能干活。只能默默地把饼子放进嘴里,用力的咀嚼,和着稀粥顺下食道。 la+RK  
#q#C_"  
还用筷子给小娃娃加了两块肉放进他碗里,“把这两块肉吃了,多吃点。” Dukvi;\  
K[r<-6TS  
小娃娃含着饼子看鹤令,一脸的惊讶和犹疑,他看了看肉,又夹回鹤令的碗里,“何大哥吃,我吃饼子就行了。” 3}~.#`QeY  
0N>NX?r  
鹤令还没见过这么乖的小孩子,看他瘦弱细小,颧骨支棱,却是十分的懂事听话,哪里像是一个小娃娃,倒是想一个小大人一样。 H3CG'?{ _  
;+jz=9Q-  
“你吃,听何大哥的话。” Mtq\xF,/+  
&m[ZpJ9  
小娃娃看着又回到自己碗里的两块肉,用筷子夹起来,抿了抿嘴,看起来也是很香的样子,夹在嘴边,小小的咬了一丝肉,含在嘴里却是嚼了很长时间。 ]wb^5H  
rO4R6A  
鹤令看着,心里不知怎么的,一阵的难过,鼻子也是涩涩的。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小娃娃的头,小娃娃倒是把脑袋低得更低了,差点伸进自己的碗里。 Pfi|RTX$'*  
`Y]t*` e|  
“呦!看看!大白天,这个小骚蹄子就在勾引男人,你还要不要脸!何岭你也是个荤素不忌的,这种寡夫通奸留下的贱种大清早的就要动手动脚,连门也不关,你这是要给谁看啊!” imw,Nb  
q(xr5iuP_  
鹤令好端端的坐在桌旁,手还没从小娃娃的头上收回来,就被这一连串的“小骚蹄子”“荤素不忌”“寡夫通奸”“贱种”砸得蒙了头。 ynY(  
v,]-;V~<  
抬头一看,原来这桌子正对着屋门,而屋门就正对着院门。说是院门,也不过是个破烂的草扎门,很低矮,只有半腰高,估计只能防君子防不了小人。 D y+)s-8  
PgHe;^?j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年龄看不出来,估计是有三十岁左右。穿着干净整齐的衣裳,斜着眼往里瞅。 ]t0]fb[J  
~;$,h ET  
这时正是大清早,周围的人家勤快的已经起了床准备下地了。听见这个男人的话,都有意无意的往里看。 v_^>*Vm*  
0])D)%B k  
鹤令一皱眉,看小娃娃唰的站起来,立在一旁,连饭也不吃了。 %n?&#_G|  
_[F(8Q x"  
“哎呦!原来还有一个要脸的呢!”这个男人那简直就像是一个八婆一样,声调做派让人生厌,“躲得再快有什么用,寡夫生的扫把星,奸夫生的贱货。” rZ`+g7&^Fh  
*WMI<w~_  
鹤令也不是个蠢的,虽然一开始有点晕头转向,但是有一点很明白,这是大清早的给自己来上眼药的,眼看的小娃娃气得满脸通红,小拳头握得紧紧的,自己也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6)=`&>9  
)<YfLDgTs  
那男人看何岭走过来,也一时悚了。 @%iZT4`Ejf  
3ScOJo  
何岭早年离家去服劳役,但是没想到一走三年,回来后个子也高了、身体也壮了,虽然腿上有病,但是也是参过军的,别人都说他是杀过人的。这么直冲冲的走过来,还是很让人害怕的。 [QUaC3l)  
hvW FzT5  
“怎么!我还说错了不成!你是要做什么?想要打你大哥胥呢还!”男人一副强装厉害的样子,人缺连连退了两步,好像鹤令真的迎头给了他一拳似的。 AwnQ5-IR\  
x Zp`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3-17 17:48重新编辑 ]
9 发表于: 2015-03-16 10:58:54
第二章 小小童养夫郎③ F?R6zvive  
9ybR+dGm+  
6]%=q)oL[  
鹤令也没有走出自家的院子,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说,“大哥胥说的是什么话,大清早的在我家门口胡说八道。”他也知道,不管这个大哥胥说了什么不好听的,站在自家门口和人理论都不合适,只是问他,“大哥胥这么早来,到底是有什么事,不是来别人家门口偷窥听墙角的吧。” hWbu Z%  
:t!J 9  
hG.}>(VV  
那男人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道:“田雨名声有碍,既然你们要搬离村子,就趁早走吧。我公公说了,他可以做主让二叔把北山下面的三亩地分给你,还有老宅。若是没有什么大事,你们也就不要回村子里来了。”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又恢复了洋洋得意的神色,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说道:“这房子也是要趁早收回去的,不是你们的东西可不要乱拿。” -e(<Jd_=  
)s^gT]"N  
>*gf1"  
说完,倒是利索的走了。一边离开,一边还有好事的人凑上前去不知道再问些什么。只听这个自称“大哥胥”的男人大声说,“我那继叔胥,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呀!给何岭娶了这么一个名声不好听的,连带的咱们村子的名声也不好了。不过我家公公明理,早就让他搬到北山下面啦,田和房子都给他分好了。” ]Ss63Vd  
l<uI-RX "  
:FC)+OmJ  
鹤令皱着眉,站着听他们说话,直到什么都听不到了,才转身回去。 eA(\#+)X `  
zeQ~'ao<  
l![79 eFp  
小娃娃还站在一旁,粥碗里的粥也早凉了。 gizY4~ j  
Z0zEX?2mb  
USN'-Ah  
鹤令脑子里转的全部都是刚才“大哥胥”的话,努力从这些话中分析出什么来,只觉得这不明所以的状况更加的混乱了。不过有一件事很明白,就是他要准备先搬家。 NpZ'pBl  
*~6]IWN`  
mfI[9G  
“先吃饭吧,吃完饭咱们收拾东西。”不敢要搬到哪里,总之听起来是在村子外面,这个村子里谁也不认识,就害怕露馅,搬出去也好,能慢慢适应起来。 Cj3Xp~  
i^jM9MAi  
d!:/n  
粥虽然不热了,大那是此时的天气也并不冷,看起来是初夏时分。小娃娃坐在一旁更加沉默的吃饭,鹤令又多给他夹了两筷子肉,“快吃,吃饱了好搬家。” @H$am  
";(m,i f-  
Od;k}u6;<  
小娃娃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何大哥,是我连累你了,都是我不好。” ~FYC'd  
/<LjD  
iUh7eR9  
这句话出自一个小孩子之口,还带着娃娃音,但是语气既不天真烂漫也不可爱娇憨,只是充满了沉重和无奈,带着点鼻音。听得鹤令心里一阵难受,只觉得这个小孩子很是招人疼。 &$CyT6mb^  
“没事,这不关你的事。咱们关起门来过日子就行,不要理会那些外人。”鹤令回想起自己也是年幼离家、早年创业,吃了很多苦、看了很多眼色。好不容易奋斗到了四十岁,事业有了,还正值蒸蒸日上。他白手起家,也算是颇有能力了,却没想到喝个酒就把自己喝到了另一个世界。唯一比以前好一点的是,身边有一个小娃娃陪着,不像是以前连个知冷知热的人也没有,总是怀疑身边的人都是在贪图他的钱财。哪像现在,一身破衣,两袖清风,想到这里,鹤令顿时想要深深的叹口气…… hs;|,r  
aC1 xt(  
eWm'eO  
“何大哥,我……我能干很多活,吃的也不多。以后一定好好的伺候你。”小娃娃看鹤令的脸色,放下了碗,抬着头认真的说。 -u%o);B  
ym6Emf]  
CPNV\qCY  
鹤令看他头大脖子细的,虽然一本认真,却也让人心酸不已。 .O0eSp|e  
,e1c,}  
9-m_ e=jk6  
“说什么伺候不伺候的,你一个小娃娃好好吃饭长身体就是了。” ~h8k4eM  
,/Gp>Yqx  
k7*-v/ *S  
小娃娃的脸上的神情更加认真,小声说道:“我是童养夫郎,当然要伺候何大哥的。” um]*nXIr  
6zU0 8z0-  
[ 此帖被埃勒森在2015-03-17 17:4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