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8阅读
  • 58回复

[连载]退休的守疆者之《张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bill00
40 发表于: 2018-10-03 23:40:36
期待后续文章!

楼主留言:

谢谢,一直努力,不会放弃。

41 发表于: 2018-10-06 02:02:58
加油加油~~~期待~
42 发表于: 2018-10-09 17:23:35
第13章
+Y;hVc E9  
       我没有再理他,专心的给麻绳打结,弄完过后我找了一棵两人环抱的杉树,将两根绳子套到了树干上,绳子只留了能一个人斜靠的位置,将绳子打了一个最结实的登山双扣结,人钻进绳子里,手和腰部用力,杉树的树皮很粗,摩擦力很强,两根绳子一前一后的运用,就像走路一般转眼就到了树干顶端,看得下面的小卫一愣一愣的,虽隔得远,却也能看到他脸上的震惊之色。到了树干顶端就简单的,杉树的枝干都是一层一层的就像楼梯一样,不过枝干越是下层的越粗,我将绳子随意栓到了枝干上,手脚并用的只向上爬了两三层就看到了合适的枝干,脚脖子粗的树干就行,拿出腰间的柴刀,对着下面的小卫喊了一嗓子小心,手起刀落一刀就将枝干砍了下来,切口相当平整光滑,就像是现代用台锯锯出来的一般,只要我想,切石头都能像切豆腐一样,哼。(傲娇·······) WlW%z(RC  
      连砍3节,想了想差不多够用了,将柴刀别回腰间就下了树。 1`s^r+11:  
      小卫见我爬树的身手早就放了心,正在忙着剔叶杆,叶杆虽说不粗,但是新鲜的叶杆有一定的韧性,并不是特别好剔,小卫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我暗暗摇了摇头,哎,这小子太瘦了。 {KK/mAp{  
      我没有打搅他,走到他后面选了另一根,拿出刀就开剔,见过剔甘蔗么?我比剔甘蔗还快,只是眨眼功夫就剔好了一根,依旧手起刀落,转眼就被砍成了一节节的小节。另一根依旧如此。我很快就完事,转身往小卫那走去,他虽然只剔了一小半,但是用正常人的速度来算也是不差了,但这孩子病刚好,这一做体力活就有点大喘。 nWK7*  
      “来,我来吧,你去把砍好的树干装起来。”边说,边伸手过去抬起了树干的一边,小卫转头看了看我,又转身看到了砍好的树干,又是惊了。 >Y\?v-^~;  
      我没有理会他,手起刀落,转眼间这根也弄好了,小卫还站在原地没动。我看到他的样子有些好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k}qCkm27  
      “哎,呆了?”这时他才如梦初醒,眼睛盯着我,表情很是严肃。 o!&+ _BKw  
      我伸手挽住他的肩膀带着有些呆呆的他去拿背篓。“少爷,教我,我想学。”声音很轻。 0`v-pL0|  
      我笑着侧头看他“想学啊,什么时候你把自己养胖,养壮实了我什么时候教你。”听我说完他停下了脚步,我没注意,被他带的一滞。 t.\Pn4  
      “好。”他那美丽妖异的眼睛里写满了坚毅的对我答到。 o9C# 5%9  
      我们把弄好的树干装背篓,一人一冒背篓,还没有装完,回去后还要再来一趟,我一路在前开路,背着一大筐脸不红气不喘,走山路如履平地一般,我听到了身后小卫有些粗重的喘息声,我知道,他羡慕了,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U KTfLh  
      又走了一截,我听到了小卫的呼吸更粗了才停下脚步。 Nq6; z)$  
      “放下休息一下吧。”我转身对他说,他点了点头,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走过去帮他把背上的背篓接了下来,他就坐在了地上休息。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43 发表于: 2018-10-24 13:44:35
第十四章
{%^4%Eco  
      “你一点也不奇怪?”我把背篓放到地上笑着问他,我知道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WnZ^R/n  
      他摇了摇头:“你是少爷。”他的意思是我就是应该这样厉害的,糟糕,戳中我的心思了。 r2i]9>w  
      我坐到他的旁边,笑着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晃了晃:“你这小子。”说实话,我很是高兴。 )dEcKH<#  
      等小卫把呼吸喘匀了又休息了10分钟才起身继续走,回到宅子,文叔正在帮翠婶一起在厨房忙活,锅里正在炸着肥肠,已经散发着金黄的色泽,大骨汤也熬得奶白,骨头上的肉被气泡顶得一晃一晃的。文叔见我背着东西,连忙过来接,我没有推辞,只吩咐让他把木头泡到后院的大水缸里。只一会儿他们就放好回来了,我正在洗手,看到小卫和文叔背着背篓,我忙招呼道:“休息一会儿再去。”小卫可能也是真的有点累了,点了点头,乖乖的找了个小凳子坐在厨房门口休息。 J.U%W}Hx  
      文叔却说道:“你们两个都休息,听小卫说也没多少了,你们告诉我位置我自己去就成,看卫哥儿这小脸都累白了。”文叔满脸的心疼。 #*"V'dj;e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把位置详细的告诉了文叔,把一路有什么什么树做参考都告诉了文叔,他点了点头一一记下,背上背篓就出了门。 aj .7t =^  
      “小卫,快先去洗手,过来吃好吃的。”我只吩咐了一声就迫不及待的进到厨房,翠婶正在用竹捞子捞着锅里的肥肠,显然是炸好了。 -a~n_Z>_  
      “翠婶,给我盛一碗肥肠,再给我捞两个大骨头。”我迫不及待的喊道。 0raFb,6l  
      “哎,马上。”翠婶看我的猴急样有些好笑。 Iw( wT_  
      骨头捞好,小卫也进来了我忙招呼他,“快来,呼·呼,好烫好烫。”边说边夹了一块肥肠随便吹了吹就扔进了嘴里。 ;!t?*  
      “慢点吃,我的小少爷。”翠婶看得笑了。 T\6,@7  
      我只嚼了几下就吞到了肚子里:“好吃。”夹起一块喂到小卫嘴边,他闻到味道皱了皱眉,有点不习惯,却还是张嘴接了过去,咀嚼了几下,眉头松开了。 Lyn{Uag  
      “好吃吧,哈哈。”我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好笑,我取过一个碗,直接用手从从翠婶舀骨头的汤盆里拿了一个大骨头放碗里递给小卫,自己也不用碗,直接用手拿着一大个就开啃,骨头上的筋已经炖软了,好吃得要命。 vSoG] :1  
      翠婶看我的样子,忙取了擦手的毛巾放在我的手边。 Z02EE-A  
小卫看到我的样子,也不用筷子和碗了,学我直接拿起骨头开啃。 Y$c7uA:4  
翠婶看到,笑着直摇头。  Z,O-P9jC  
      一人啃了两个大骨头又喝了碗汤才停了下来。我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用毛巾擦了擦手递给了小卫擦。 c'Ibgfx%m  
      “翠婶,晚上就不吃饭了,待会儿文叔回来你给他弄点儿你们吃就好,我和小卫就不吃了,小卫,你和我去池子里泡澡去。”小卫有些吃得撑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拉着跑了出去,我到了东厢房的门口才放开他。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44 发表于: 2018-10-24 13:45:10
打滚,又没宝宝关心我了、T-T w+*rbJ  
第15章
6|f8DX%3V  
      “你回去拿衣服,拿好了到池子门口等我。”他这才反应过来,低着头道:“我就不去了,我在房间里洗洗就好,少爷你自己泡吧。” I(7iD. ^:  
      “少废话,快去房间拿衣服,池子门口等我。”说完不等他再说话就进了自己房间,看了看衣柜里的衣服,真少,最后只拿了一套干净的亵衣,伸手扶过手腕,两个小瓷盒出现在了手中。拿着东西往池子走,小卫已经等在了门口,没有表情的脸上神情有些不自在,都不敢看我,这小子,居然会害羞。走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就走了进去,来到池子边我就开始脱衣服,脱得只剩下了一条亵裤,一个助跑嘣咚一声跳进了池子里,溅起好大一片水花。从水里冒出来连催促小卫道:“快点啊,快下来。”我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好笑,随后他仿佛下了好大决心一般的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始慢悠悠的脱衣服,先是外衣,然后是里衣,最后和我一样只穿了亵裤,我摸着下巴看,妈的,这小子还真是好看,就是太瘦了,胸前都是排骨的痕迹。 ocK4Nxs  
      他先试了试水温才慢慢悠悠的下了水,刚下水就被我都头一捧水浇了过去,我哈哈大笑道:“你小子,都不知道在别扭什么鬼,昨天的澡都是我给你洗的,让你扭捏。”说完继续泼他水。 hFr+K1  
      他被都头的一捧水弄得有些懵,随即才反应过来,迅速组织还击。我两泼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不知不觉中,两个人都在大笑着。看着他的笑,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种滋味却是很好的那种。 t1mG]  
      “小卫,你就该像现在这样多笑笑,明明才14岁的年纪,别老整得跟个小老头一样的板着脸,十几岁本就是该闹该笑的年纪懂么。”我游到了他的身边对他说道。他听我说的话,慢慢收起了笑容,随后又将笑容绽放了出来。“我知道了少爷,但是我以后只在你面前笑可以吗。”看到他的笑容,我心里别提多欣慰了。 Vjt7X"_/  
      “随你。”转过身坐在池边,让水沒过肩膀,头搁在池边上,仰头看天空,天边的云已经开始有了红色,太阳,快要下山了。 LA59O@r  
小卫看了看我,也学我的样子靠在池边仰头看着天空。 :{Z%dD  
      我扭过头看着他,突然就想说些什么:“你知道吗,每个人来这个世界上都有不同的意义,而我的意义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旭,太阳。太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消失的,他一直在那里,不管下雨还是夜晚,下雨的时候虽然会被云给遮住,但是只要云散,就能看见太阳,晚上虽然他会从西边落下去,但是月亮会升起来,月亮的光就是太阳分给他的,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离不开太阳,树木需要他的光成长,人需要他生活。”他也扭头看着我,眼神有些迷茫和哀伤:“那我呢,我来这个世界上有何意义呢?” Z]TQ+9t  
      “你?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吗?” *WJK&  
      “第一次?想的什么?”他的眼里迷茫更深。 9e>2kd  
      “对呀,在那个棚子里,你那时候只看了我一眼,我就记住了你,当时我就在想,这孩子肯定是掉落在人间的天使,有着那样一双漂亮的眼睛,所以说,我觉得你的意义应该就是为了遇见我吧,也只有我能识得你的美呀。”我半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 ry  
      他定定看着我,静静思索着,过了好一会儿,当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是,还好遇到了你,以后,我就只做你的天使可好?”他看着我,眼神是那么的认真,看得我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不自觉的也认真起来:“好啊,天使就是守护的意思,以后你可都要守护着我了。”说完又觉得有一丝怪异的感觉忍不住玩笑道:“不过现在可是我在守护你。”
[ 此帖被272901624在2018-10-28 15:36重新编辑 ]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45 发表于: 2018-10-31 17:25:36
唉,改了名字也没人心疼的孩子。知道么,每天能看到各位的,哪怕一条留言,我都能开心一天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离线 even1993
46 发表于: 2018-11-07 14:50:47
支持楼主  热烈比心心
47 发表于: 2018-11-14 18:26:28
      我本以为玩笑嘛,大家一笑而过才是小卫却就这样看着我,那眼神坚毅而认真,“少爷你是我的守护天使,也是我唯一的救赎,我一定会做好你的守护天使的”声音很轻,我却依旧听的清楚。被这样的氛围弄得有一些别扭,我手一用力,一捧水给他浇了过去,他没有防备,被泼了满脸,我指着他的脸大笑,他伸手抹了一把水,猛的就开始反击,这次玩得比刚开始更凶,一直泼到天边的云彩全变成了火烧一般才住了手,两个人都在笑着,停下手才发现池边全被我们泼的水打湿了,原本放在那里的干净衣服也全部湿了。 e t@:-}  
      “糟糕,我们要光着屁股回房间了。”我笑着道。他玩得有些累,正靠在池边喘着气。 0 _MtmmL.  
      我气沉丹田对着前院大声喊道:“翠婶~,翠婶~。” RtpV08s\  
过了一分钟就看到翠婶出现在了门口,人肯定是跑着来的,停下的时候还有些气喘。待看到池子里的我们和池边的狼藉瞬间知道怎么了笑着说道:“哎呀,我的小少爷,这是玩疯啦。” p3{Ff5FZ  
      “哈哈,翠婶,我可不要光着屁股回房间,翠婶帮我拿下衣服吧,我的就拿亵衣就好,他的不用拿,让他光着屁股回房间。”说完大笑着又泼了他一捧水。这下小卫急了忙说:“婶子,别听他的,我的也要。” '\xE56v)F  
      翠婶看着我们两个,笑着点点头:“好好好,两个都不会少。”说完赶紧帮我们拿衣服去了。 C"_ Roir?  
      我拿过了岸边的皂角,抹在了头发上,用完顺手甩给了他。他接过也往头发上抹了去,抹了抹又拿到手上看了看:“少爷,这皂角没昨天的沫多,也没昨天的香。” : T7(sf*!*  
      “那当然了,昨天那个可是本少爷自制的,这整个世界也只有我有。”我一脸傲娇的回答他。 57gt"f  
      他却把皂角递还给了我:“用那个。” |g!d[ct]  
      我又被他逗笑了,这小子:“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就做了一小瓶,昨天全给你用了。”东西我肯定还有很多,但是现在不方便拿出来了。 8UqH"^9.Q7  
      我拿过皂角,顺手拉住他的手腕把人给扯了过来,正对着我,把皂角呼在他的头顶上就是一阵狂抹,乱搓。 %9Z0\ a)[  
      “有得用就不错了,你小子还挑。”搓完就捂住他的口鼻将人整个按到了水里,我也顺势潜了下去,被按到水里,他原本有些慌乱的乱抓着,但感觉到我在,慢慢的冷静下来,由着我为他清理头发,洗完两个人同时从水里站了起来,头发都向身后甩去,这小子头发比我长,有几缕头发贴在两边脸颊上,异色的眼睛里满是水雾,身子雪白纤细,美丽妖艳如精灵,好一幅美人出浴图。妈的,这小子长大可怎么得了。 v}d)uPl} ;  
[ 此帖被272901624在2018-11-14 18:29重新编辑 ]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48 发表于: 2018-11-26 17:51:34
           留言呢?留言呢留言呢?二爷要耍脾气了,再不来留言我就一月一更了。伤心死了。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49 发表于: 2019-03-09 09:36:59
      “少爷,衣服拿来了,我给你们放这里,你们快起来吧,别泡太久了。”翠婶把衣服和毛巾都拿来了,放到了那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就退下了。 JhFn"(O  
      “哎,就起。”我对着翠婶答了一声,在水里把亵裤脱掉扔到岸上,光着屁股上了岸,拿过毛巾就开始擦身体,擦完了身体展开毛巾开始擦头发,最后将头发用毛巾裹了起来甩到脑后,就开始穿衣服裤子,最后拿起放到地上的小瓷盒打开,蘸了些在手上搓匀了抹在了脸上才算完事。 qhY+<S9  
      “我先回房间了,你也快上来,小瓷盒里的是雪花膏,把水擦干了抹到脸上,别抹到伤口,伤口等一下我去你房间帮你上药。”我指着地上另一个小瓷盒对着还在水里的小卫说了一声拿着自己的那盒就回房去了。 wL8j i>"  
      回到房间将头上的湿毛巾取了下来,重新换了块干的裹住头发,拿出雪花膏又往身上抹去。我承认,我骚包了,但这是前世养成的习惯,改不了,毕竟爷可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主儿。 |2l-s 1|y  
      擦完雪花膏,把头发擦到半干,我将头发随意披到脑后,穿着亵衣到书房拿了药膏直奔东耳房去,院子里的水井旁,翠婶正在洗我们刚刚打湿的衣服。 )oCL![^pXe  
      我来到耳房也没有敲门,直接开门就进去,小卫正光着上身坐在床边擦头发,见到我来连忙想把衣服穿上,又好像感觉不对,又把衣服放下有些局促的坐在床上。 |s! _;6  
      “你小子。”我打趣了一声,走到床边把他伤口边的头发撩了撩,泡了水的伤口没有被泡开,反而愈合得更好了,放了灵珠的水就是不一样。拿出药膏就开始给他涂,直到药膏呗全部吸收了才放下。 \B4H0f  
      “得了,头发擦干才能睡,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忙呢。”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房间,顺手帮他关上了门,出了他的房间,翠婶还在洗着衣服,我回到房间又从手腕处拿了一个小瓷盒,出门朝着翠婶走去。 h]s6)tI I  
      “翠婶,这是雪花膏,擦脸擦手都可以,每次洗完脸都用上一点对皮肤好。”我将小瓷盒递给了翠婶。她连忙起身在衣角擦了擦手上的水站起身接过我手里的小盒子:“谢谢少爷。”我对她点了点头笑着回了房间,关上房门来到床边,人才刚走到,就迫不及待的整个人扑到了床上,利落的扯过被子,蒙头便睡。 @~$d4K y<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就醒了,又闭眼养了10分钟的神才从床上坐起来,从手腕处拿出练功服套上,刚套上就发现,大了,像个大布袋子套身上,哎,想念我那快一米九的大个子,到20岁之前,我定做的那几万套衣服和特意买空各大商场的那几十万柜子的衣服和鞋子是穿不了了。脱掉练功服,伸手随意抓了抓头发用发带绑到头顶,下床开始洗漱,洗漱完就直接去到庭园里,找了个稍微空旷的地方闭着眼开始起势练功,太极在早上练是最好的,早上是万物开始复苏的时候,也是整个世界最为混沌的时候,是阴阳的交汇之时,从这个时候到太阳完全升时,刚好阴阳各半。 3l?|+sU >O  
      待整套太极练完收势睁开眼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小卫手里拿着毛巾在十米开外静静的站着,我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向他走了过去,脚步一动,原本在脚下轻微浮着由一些露珠,杂草,树叶形成的两仪图像轻轻的落了下去,一切都回归原位回归初始,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C 5:as  
      “早啊。”走到他面前拿过他手里的毛巾擦了擦什么都没有的额头,别人的心意当然不要拒绝。 o08g]a  
      “早,少爷,回房我为你束发吧。”小卫回了我一个浅笑。 /iO"4%v  
我点头先行回房,对这小子的笑,我的免疫还是有点低。小卫跟在后面。 DKt98;  
      坐在妆奁前,小卫解下我的发带,取过梳子细细的帮我整理头发,然后挽在头顶用一根木钗固定,手艺真好,又稳又牢固。 gttsxOgktH  
      “叫翠婶可以开饭了。”闻言小卫先退了下去。我打开衣橱,里面衣服太少,没什么可选,取出一套月白色的料子衣服穿上,把配套的腰带也给系上,在铜镜前照了照,还不错,翩翩小公子一枚,配上小卫挽的头发和木钗,很是雅致,就是腰间差块玉佩,或者扇子也行。一划手腕,一块小孩拳头大小系着淡蓝色流苏的玻璃种的翡翠平安扣就出现在了手里,把它系在腰间,才对着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Y|LL]@Lv  
      来到正厅,饭菜已经全部摆了出来,和我昨天吩咐的一样,文叔,翠婶,小卫都站在桌边等着我,见我来了全都眼睛一亮,全部对我行礼道:“少爷。” #$BFTlm|  
      我点示意了一下,走到主坐坐了下来,他们才分别落了坐,我看到文叔一脸的愁色,也没理,举筷开饭,喝着软糯的小肠绿豆汤,啃着白白的大馒头,就着酸辣的猪肝。这味道也是没谁了,只有一个字“爽”。 Cw(e7K7&  
      文叔,翠婶和我都是从南方来的吃辣都还行,小卫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除了蘸着甜酱就着饼子吃大葱,不是特别能吃辣,只吃了一点猪肝就有些受不了,小嘴辣得通红,正小声的吸着气喝绿豆汤。 <5E'`T  
      喝完碗里最后一点绿豆汤我才放下筷子,已经吃饱了,再吃就要撑。小卫它们也吃好了,翠婶见我放下了筷子知道我也已经吃好就开始收拾碗筷,小卫也起身帮忙,只有文叔一脸愁色的坐在位置上。 8s6[-F5  
      “现在太阳刚好能照到牛棚里,文叔你再去看看牛吧,去庭园打桶干净的泉水,草料也备上,但是别太多,先选一些嫩一点的。”文叔听完想说些什么,我制止了他:“先按照我说的做就好。” u9@B&  
      文叔点了点头,行了个礼,依旧满脸愁色的退了下去。 ooJxE\L  
      见他退了下去,我走到前院的行廊坐下,心里默算着时间,感觉差不多了,轻声自言道:“时间到。”果然,只一会儿,文叔一脸喜色的从后院跑回来,还没到我面前就开始喊道:“少爷,少爷,牛好啦,牛好啦。”话喊完人也到了我面前。 X6 BIZ  
      “可是拉了?” w317]-n  
      “哎,是,全是黑血,黑血完了就是正常的了,才拉完就进食了,把我备着的草都吃完了,我听您的没敢弄太多。” rtS cQ  
      “可有检查一下粪便?是什么东西卡住的肠子。” 3`reXms*{  
      “这个,这个还没。我现在去检查。”转身风风火火的跑了回去,没一会儿手里捧着个比小碗略大的黑色卵石样的东西走了过来,翠婶和小卫看到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bBs{PI2(p1  
      “少爷,只找到了这个东西。”我看着就要伸手过去拿,被文叔制止了。 68z#9}  
      “少爷,这东西虽洗过,但·······”我知道他是怕污了我的手。我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仔细一看,只一眼我就乐了。三个人见我乐了都有些不明就里。我把东西伸到它们面前解释道:“这东西一般人叫牛宝,是一种名贵的中药,牛宝里最名贵的又要数牛宝玉,而我们这个呢,是牛胎宝玉,为什么多了这个胎字,一般牛宝玉和牛宝不同,不会长那么大,我见过最大的也就鸡蛋那么大,而这个,应该是这牛在娘胎里就有的东西,原本长了这东西的牛在娘胎里都是活不长的,这牛不知怎么却活了下来,还长大了,这牛胎宝玉也跟着牛一起在长,却不知什么时候被这东西给掉到了肠子里卡住了肠子,看来我们以后得好好对待这头牛了,文叔,以后你东西全捡好的喂,这牛可让我们入了千两银子都不为过的大帐。” I4N7wnBp  
这几个帖子有点水,但是我不想水大家的...我错了..我只是想试一下能发表不能发表..嘿嘿...
快速回复
本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